主持: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诉:

  糖糖 35岁 教师

  这段时间我有点焦头烂额——班上两个孩子嬉闹,一个孩子被推倒,脚踝软组织损伤。缺了课已经让我够担心的了,没想到家长们又打起来了。受伤孩子家长不依不饶,除了医药费还有列了一大堆补偿费用。这当然激怒了对方,本来处理问题的态度还挺积极,这下直接降到了冰点。

  其实小孩子磕磕碰碰都常见,可最难过的就是家长这一关。尤其是作为班主任,夹在这种纷争的中间,里外不是人。这些天,我的精力几乎都用在处理这件事上了,白天轮番接待两拨家长,下了班还要电话沟通动态。你看下我的电话记录,昨天和家长通过到晚上11点钟。实在是没有办法。

  班主任的工作压力可以想象,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情绪底线。

  我连续做了十几年班主任,这几年我每年都提交申请不想做了,临到宣布之前学校领导也都找我谈话,说学校现在人员比较紧张,你还得承担这个责任。

  说实话,我也知道领导说的是实情——我们这所学校,老师的平均年龄本来就偏大。这几年来到新老师比较少,还有一些老师因为生育或者生病等原因,退到了二线。一个锅的粮食就这么几口,你让厨师怎么办?

  我不是没有大局意识。相反,我相信大部分老师,在某种程度上都特别单纯——就像我的一位大学同学跟我说的那样,她从小就把老师当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所以觉得这份工作特别神圣。因为这份情怀和信仰,很多老师都不会在某些事情上过于计较——只要能教好学生,我自己吃点苦也没什么。

  我很欣赏这种胸怀。尤其是创业初期,其实每个人都在帮别人补位。问题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现在有个名词,叫做职业倦怠。工作时间长了,这种感受越发明显,体会得也越来越深刻——不是说我不想做好自己的工作,而是总会有一点付出和回报不怎么成正比的困惑。其实这还不是最后一根稻草——为啥每天都是紧巴巴的,让我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了呢?

  凡是当过班主任的老师,几乎都有这样的感觉:忙、烦、累。你看我每天都要跟早操、看自习、查纪律,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关注学生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从日出前到日落后,班主任总是忙忙碌碌的,难得有停下来的时候,更别说静下来思考的机会了。

  特别是赶上班上同学发生了违纪,惊动了家长和学校之后,班主任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往往是:你这个班主任是怎么当的?其实学校领导往往是理解我们的,更多的是家长们的责难。换个角度讲,你站在我这个位置上,夹在家长们中间,又能做什么呢?刚工作那几年,受到家长非议,我还介意的,甚至影响了睡眠。我找人倾诉过,核心问题就是家长为什么不理解我呢?

  这个问题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我现在会给自己放宽心:就算你做到了日臻完美,这个世上还会有人不理解你。或者说,如果你不允许任何的瑕疵,其实是给自己绑住了手脚,让自己的心灵蒙尘。班主任作为班级教学工作的牵头人,负责方方面面的大事小情,如果做工作之前就畏首畏尾,害怕家长们的不同声音,工作就不要做好了,最后吃亏的还是每个学生。所以我现在就给自己心理建设——只要我问心无愧就好。

  可是事务性工作还有很多很多。比如说每学期要组织参加的各类比赛和活动、安全卫生的各种检查和督促,甚至家庭矛盾都会影响孩子的在校学情……怎么说呢,当你想在每件事上都要做到问心无愧,势必会让自己非常疲惫。

  尤其是这种疲惫成为了惯性,你很难再找一个非常坚强的理由能够顽强坚持下去。老师也是人,班主任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为了做好班主任工作,刚工作那几年我真是全副以待,根本没有任何闲心去谈朋友,以至于成为了所谓的剩女,天天被父母逼婚。几年前,我终于找到了对象,可是人家经常向我抱怨,我的态度没有想象中那么友好,时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充裕,甚至身体状态也在逐渐下滑——他开玩笑说,你总在我面前打哈欠,我是长得有多无聊呢?

  给我感觉,你是带着心去工作了。修炼的是本事,其实也是这颗心。

  现在心有点累了。这几年同学聚会,看到班上同学有的自己做了生意,有的还在读书,甚至早早结婚,回归家庭养儿育女。听她们诉说,看起来各有难处,可我还是挺羡慕的。

  我当然清楚这种羡慕挺虚伪的,也许我身处其中,会更怀念当老师、当班主任的成就感吧。只是人都有一个低潮期,我特别期望学校能给我们这些有点疲倦的老师,一个稍微放松的机会。

  不知道这是不是奢望。

  [阿德说] 你的工作性格是什么?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说到人的性格,内向还是外向是我们最简单的衡量标准。那么工作性格呢?心理咨询过程中,我喜欢归纳为激情思维类型和工匠思维类型。从字面上你就能感受到它们的不同——激情思维类型的人迫切想要在工作中体验激情、兴奋等良好状态,而工匠思维类型的人,欣赏的则是静水深流之美。换个角度说,前者更看重当下的状态,而后者把心态放平、眼光放长,以时间的累计换来最后的价值。也许听起来都没什么不好,但颇具讽刺的是,激情思维类型的人迫切实现心理预期,最终往往落得倦怠无聊、愤懑不满;而那些贯彻工匠精神理念,经历身心磨砺的人,在持续的工作付出中,反而越来越能体会到专业深耕与持续精进带来的独特兴味与丰富乐趣。

  在我看来,真正的职业倦怠其实是指能力上胜任,不想换工作情况下出现的身心疲惫与耗竭。当我们拥有了业务能力,接下来要做的事,其实就是修炼内心。烟花虽美却易逝,想留下的痕迹愈深,唯有埋首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