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每天,只要我们稍微留心观察,便会发现身边有很多背着重重冰包的女人。迫于现实的无奈,她们左手拎起电脑包的同时,右手拎起了背奶包,义无反顾地行走在职场和母爱的路上,她们就是背奶妈妈。背奶妈妈的处境究竟有多难?阿德迎来了新的客人。

  主持人: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诉:桃子 33岁 经理

  摄影 杨扬

  前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和闺蜜计划利用清明小长假去哪里玩耍,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和老公刚从蜜月游回国,还沉浸在甜蜜里无法自拔。如今我生了孩子,身材走样,还成了一个“背奶妈妈”。我其实挺佩服这个名号的——贴切、有画面感,听起来也没有那么刺耳。你要知道,如果别人问我现在的角色,我脱口而出的一定是——“行走的奶牛”。

  问

  我一直挺喜欢会自嘲的人。

  更多是无奈和焦虑。这是两种错综复杂的感情。前者是认命,后者是不甘心。我原来以为这两种感情怎么可能同时拥有——当了妈妈之后,我现在时时刻刻都在处于这种矛盾之中。    

  天底下没有一个女孩不爱美。怀孕生孩子,其实就是对美的一次重新建构。你当然可以说妈妈身上的光辉是多么耀眼啊,可是拜托,不是多少女孩当了妈妈之后,还能套上原来衣柜里的窄裙。尤其是镜子里的你,手臂上的肉都颤颤巍巍地抖动着了,肚皮上的橘皮组织还那么刺眼,再朝大腿根望去——那才是值得你惊呼的地方。

  身材走样、发质粗糙、眼袋下垂、皮肤黯淡……你找不到原先身上一丁点少女气息了。更要命的是,这时候你的身边人都在各种夸你。婆婆说你贤良淑德、朋友说你温柔大方、老公说你更胜从前。这些话就像刀子似的刮过我的心——怎么就没人注意到我的颜值呢?

  问

  给我感觉,女人从备孕到生,会变得格外敏感。

  各种烦。比如自己离少女越来越远了,恢复身材不知猴年马月,与婆婆和老公的关系更加复杂,还有就是我的工作怎么办?有些女孩选择了当全职太太,我没那么好命,也不想这么干——我很早就闯社会了,结婚前是公司大力培养的对象,要不是歇产假这段时间,也许我早就成为公司中层了。

  我当然不能说是孩子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活。可无法否认的是,我不能放弃我的工作。紧接着一个问题就迎面而来,我必须成为一个“背奶妈妈”。

  问

  我就看到过有同事开着半截会出去的,后来才知道她是去挤奶了。

  我结婚满打满算才两年,可我悟出来一个道理:与其指望别人给你带孩子,不如靠你自己。生孩子前我买了一个进口吸奶器,婆婆知道后说她当年就那么喂养大了三个孩子,干吗花好几千块买这东西。老公也指望不了——我发现男人对待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就像在动物园隔着玻璃看小动物一样,胖乎乎的真可爱,可是别让我上手帮忙,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做。原来几个闺蜜还经常来我家聚会,自从有了孩子,玩具车和纸尿裤占领了大部分空间,人家也识趣,改为了网络问候。唯一让我感觉和外界还没有脱钩的,就是去工作了。想来想去,我不能丢下我的事业,所以我把吸奶器装进书包,杀回职场。

  其实只要决定喂母乳,吸奶就会成为标配。不同的是,在职场中你不可能像在家里一样穿得这么随便,后者随时撩起上衣就吸奶。但问题是,奶水是定期分泌的,如果你不挤出来,一是浪费了孩子的口粮,二是影响身体健康,可能还会造成乳腺增生。

  问

  但对一个强调少女气息的人而言,当众吸奶是一件壮举。

  你脑海中必须只有一个念头:这是孩子的口粮。这是一种特别重要的心理建设,即便是单位里曾经让你心仪的同事从你身边擦肩而过,你都无法产生任何兴趣,而是快步跑到卫生间,撩开上衣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挤奶活动。你知道什么最有成就感吗?就是看着白花花的乳汁一股一股钻进了奶瓶里边,然后我套上袋子,装进单位冰箱的那一刻——此时精神上的愉悦,仿佛心中开满了鲜花——我的宝宝不会饿肚子了。

  但往往事情没有想象得那么顺利。要么挤奶时间碰上了开会或者研讨这些事务,要么孩子越来越大,奶水越来越少,眼看口粮岌岌可危……特别是后者,这几乎成了所有“背奶妈妈”共同有过的噩梦。后来我想,主要是决定母乳喂养后,几乎所有妈妈都会走进一种完美主义的唤醒——孩子能够喝到最新鲜最营养的奶水,并且管够。

  问题是,母乳是有存放条件和保质期的。常温下,很快就不再新鲜了。冷藏情况下,会增加几个小时,如果想保存一段时间,必须第一时间进行冷冻。在单位有冰箱还好,可以挤出来下班回去给孩子喝,可是赶上了出差,就必须得想方设法把母乳尽快冻住了。

  问

  感觉就是跟时间在作战。感觉妈妈既是孩子口粮的提供方,又是保存方。

  前段时间,我被单位派到上海开会几天。这是我没法推辞的事,只能硬着头皮去。之前我就准备好了冰袋,就是为了半路上挤出来奶,好第一时间进行冷藏,然后通过快递寄回家。当时丈夫也劝我,家里不是还有一些冷冻母乳吗?要不就给孩子凑合凑合。我一下子就急了——冷冻奶能跟鲜奶比吗?我都不嫌麻烦,你怎么还挑三拣四的呢?

  其实这种情绪一直在左右着我——我既想回归到少女时代,觉得当了妈妈牺牲了几乎所有,一方面又恨不得给孩子提供尽可能多的便利,甚至把自己当作一头行走的奶牛。可当奶水被吸进奶瓶之后,情绪又会再次苦恼起来——孩子有了口粮,可你的价值似乎就只剩下这么多。

  问

  还想为“背奶妈妈”仗义执言些什么?

  我希望大家能够充分体谅我们的难处,不要戴着有色眼镜,或者开我们的玩笑。谁也不想开会迟到或者半路出来,谁也不想每天浑身的母乳味道,但是没有办法,我是一个妈,还是一个希望孩子喝到新鲜母乳的妈妈。

  [阿德说]

  无关紧要的背后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背奶妈妈”很不容易,但我更关心的是,有多少女性在生产之后,会被自己的完美主义倾向压断最后一根稻草。这些年的心理咨询,我接触过不少有产后抑郁情绪的女性,她们的核心问题也许能够归为一点:别人这么强,我无关紧要。其实世界没变,你还是你。不会因为你生了孩子,世界就对你不友好了。

  那么问题出在哪呢?在我看来,一个是只谈母爱,不够自爱。正如我们老是说,要给孩子最好的东西。但我们思考过没有,什么才是最好的东西?你给孩子最好的东西里包不包括你自己?物质上的给予是限度的,你给好的别人就能给更好的。但你的学识、工作、眼界,哪怕你多认识几种植物,精通某一项运动,其实都是独特的存在。如果你是这样的妈妈,你的孩子一定会觉得你是最厉害的妈妈,是不是?

  另外一个原因,也许在于拒绝父爱的加入。很多女性都在抱怨丈夫在产后参与度很低。特别是因为父亲无法分娩、哺乳,就本能似的贬低了父亲在育儿过程中的不可替代性,这无疑是无理且狭隘的。爸爸对孩子的爱,跟妈妈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他们的方式不同。妈妈是否必须要参与到孩子的每一件事情中呢?如果一个妈妈不这么做,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吗?这种人为的道德捆绑,又换来了别人既无法参与其中,自我又无法消解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