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对象:昕昕

  年龄:27岁

  职业:公司职员

  蜜月的时候就生了一肚子的气

  上周末和几个朋友出去吃饭,我平常是滴酒不沾的,结果因为心情不好,就喝了几杯,到后面我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是朋友把我送回家的,这事让我妈说了我好几天。

  其实我对酒挺排斥的,要不是因为心情不好,我是绝对不会喝酒的。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头笼子里的困兽,出也出不去,呆在里面又难受。总听人说借酒消愁,我试了,愁一点没消,还让我身体难受了好几天。

  我的婚姻出问题了。我们结婚还不到两年,却断断续续一直在分居,最长的一次分了半年。我们总吵架,一吵架他就回他父母家,别的小两口都是女方往娘家跑,我们家正好翻了个个儿。

  我们从结婚开始就吵,还动过手,不过是我先动的手,我打了他。要说他对我也挺好的,可就是过不到一起,总吵,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我觉得他不让着我,他觉得我无理取闹。我们俩蜜月的时候就闹翻过一次,当时去的一个海岛,报的豪华团,就为了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结果却生了一肚子的气。

  我们去的第三天晚上,他就说肚子不舒服,可能是前两天玩得有点儿累,他是那种不太爱活动的人,总恨不得在酒店里呆着。我就很生气,这可是蜜月啊,你要不想出来,早说啊。我就没给他好脸色。那天晚上我要出去吃饭,他让我一个人去,我一听就火了,这是在国外,我一个人出去,他不怕我出事儿啊?后来虽然跟我出去了,可拉着个脸,反正最后是他提前回酒店了,我自己在附近吃了点饭也回去了,他一看我没有给他买饭就生气了,说我自私,光想着自己,不管他的死活,我还一肚子的气呢,就和他吵了起来,吵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后几天的活动他都不去了,可那些活动的钱我都是预付的,因为他不去了,我预付的钱只能是全浪费了。蜜月过得特别堵心,一下飞机,他直接回了他家,我回了我们自己的家。

  他嫌我乱花钱不让我管钱

  以前我们住的是租的房子,因为新买的房子还没有下来。那个时候虽然也吵架,但他心里还是有我的,对我也很好,时不时地给我发微信,工资卡也交给我管,上下班接送,家务活也都是他干。后来房子到期了,我忘了我们因为什么又吵架了,他就搬回他父母家住了,我回了娘家。后来我去找他,他要求我也搬到他父母家去住,我同意了。可是我搬进去没多久,就后悔了,跟老人住太不方便了,以前都是他干家务活,现在他一干,他父母就不高兴,我出去旅游网上购物,他父母嫌我乱花钱。晚上出去和朋友吃个饭,也吃不尽兴,总是得早点儿回去,怕回去晚了他父母不高兴,搞得我特别郁闷。

  我们结婚后,他的工资卡就是我拿着,后来闹过几次,他就不给了,嫌我不会管钱。我承认我花钱没有计划,大手大脚,可我就是接受不了他的钱不在我手里。我一定要管钱,他就是不同意,因为这个我们吵得很凶。有一次还动了手,我很伤心,就回了娘家,一分就是半年。这中间我们几乎没有联系。

  年前,他们单位发了年终奖,挺多的,我觉得他应该把钱交给我,丈夫挣钱不就应该交给妻子吗?可他却不交。上次我们就是因为这个分居的,这次他还这样,说明他一点儿都不在乎我,我就和他吵,吵到最后,又动起了手,我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一怒之下,我回了娘家。今年过年我们是在各自的父母家过的。我们又像以前那样,分居冷战,一直到现在。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我们的事儿,上次分居的时候,我就有过离婚的念头,这次又是这样,我觉得与其这样过下去,还不如早点儿分开。我主动约他出来见面谈,说我想离婚,他不置可否,说这样他也很痛苦。后来说起以前的事儿,我们又吵了起来,见面不欢而散。

  既然见面无法沟通,那我就在微信里和他谈离婚的事儿,但他从来没有回复过我。这让我很生气,我就骂他,他还是不理。我觉得我快要疯了。

  我现在很迷茫,难道我就这样跟他耗下去吗?我好话也说了,狠话也说了,可他就是不理我。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穆琼:还在给他发微信?

  昕昕:对。

  穆琼:他会看吗?

  昕昕:会看,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说他都看了,很痛苦。

  穆琼:感觉他不想离婚。

  昕昕:那为什么不和我说呢?

  穆琼:估计是没信心吧。

  昕昕:这倒是,我对我们的婚姻也挺没信心的。

  穆琼:你是怎么想的,真想要离婚吗?

  昕昕:我是没办法才想离婚的,如果我们能过好的话,我还是愿意和他过下去的。

  穆琼:那你就去找他谈,说明你的想法。

  昕昕:那不成我求他了?他是男人,为什么不能主动?

  穆琼:你想过你自己的问题吗?

  昕昕:想过,我承认我比较作,乱花钱,但他小心眼。

  穆琼:除了吵架,他对你怎么样?

  昕昕:挺好的,很关心我。这也是我纠结的地方,一想到他的好,又舍不得离婚了。

  穆琼:不想离婚,就多想想自己的问题以及他的好。

  [穆琼说]

  虽然昕昕一直在控诉老公的各种问题,但在我看来,他们俩都不成熟,她的问题更大。她承认自己作,却说丈夫小心眼、玻璃心,试问哪个男人能在一个作的女人面前表现得若无其事,还要用宠溺的眼神看着你,包容你。自己乱花钱,还要管钱,丈夫不同意,她就闹到分居,本来是两个人坐下来商量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却非要以自己的意愿为主,这样的日子就只剩下吵架了。建议昕昕不要盲目的离婚,离婚不解决任何问题,带着这样的心态走入下一段婚姻,问题一样少不了,到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新报记者  穆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