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1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十二法庭里,加了两张长椅,挤坐着20多位水岸银座楼盘的购房者。他们早已收到了要求退房的通知,但对于开发商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高盛地产”)在法庭上给出的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交房的说法并不接受;对于高盛地产给出的退房退款方案也不满意。

  水岸银座楼盘位于天津市区黄金地段,颇具传奇色彩。传奇之一是因为该楼盘原规划31层高的两栋楼,最终盖出了41层,原规划35层的一栋楼更是盖成了65层,达到208米;传奇之二是,上百米的3栋高楼,密集地挤在一起,楼间距极为狭窄;传奇之三是,开发商高盛地产的老板是赵晋——原江苏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赵少麟之子。

  随着赵少麟落马、赵晋被查,水岸银座楼盘一度存在烂尾风险。根据《华夏时报》记者拿到的天津市政府内部文件,水岸银座因楼盘存在安全隐患且无法改建,必须拆除。对原购房者的退房退款行动,似乎合情合理又势在必行。

  但另一份文件则显示,水岸银座或被转交给其他公司继续销售,回款用于偿还楼盘建设过程中所欠债务。这一传奇楼盘究竟何去何从?

  退房退款

  早在2011年,水岸银座楼盘就开始预售。购房者张先生的购房合同显示,他在2012年6月,以80多万的价格购买了31楼的一套公寓。张先生称,当时楼盘“五证齐全”,手续上没有任何问题。

  按照购房者的说法,2014年6月,开发商赵晋被抓,楼盘建设停滞。当年9月,在市政府信访办的牵头下,市建设、规划和房管等各部门组成工作组,每月与业主代表对话。

  其中过程颇为曲折。一开始,工作组确定了修改建筑设计、增加电梯等安全保障工程,指定了代建公司进行开工建设,计划于2016年8月竣工。但仅1个月后,售楼处大门上突然贴出公告,称2号楼不能按期交付,对购房者的赔偿按合同约定执行。

  2015年4月,三栋大楼主体结构都已经完成,2号楼的装修也接近完成。2015年9月的见面会上,政府表示资金出现问题,工程停滞。接下来的10月政府工作组明确表示,高盛地产和赵晋涉嫌犯罪,资金链断裂,水岸银座将不再继续建设。

  之后,高盛地产发表了要求业主退房退款的公开信,并拿出一份方案。《华夏时报》记者拿到了这份没有盖章的方案,称将对购房者所交购房款本金、房屋维修基金和契税等税费,偿还本金及银行利息。

  随后水岸银座将被拆除的消息,为退房工作的推进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5年12月,《北京青年报》刊发《65层高楼为何成为国内第一拆》,称水岸银座3栋高楼将被拆除。随后有多家媒体对此事进行了跟踪报道。

  同时,政府组织的清退工作组展开了行动,体制内人员成了此次退房工作的重点对象。今年12月15日一份退房工作的红头简报称,“市卫计委、公交集团、中环电子各完成1户退房任务”,“人民医院未退房员工于12月14日办理了退房手续,系统其他单位未退房人也有了退房意愿。”

  今年12月18日的红头简报称,“继市公安局、交通集团、天房集团之后,市林业局、城建集团已完成退房工作任务”,“目前,体制内149户未退房人中,已有16户办理退房”。

  如今大部分购房者已经退房。根据购房者今年6月收到的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告知书,水岸银座供应房源总套数10582套,已销售(网签)7190套,退房6242套。

  仍有很多购房者无法接受高盛地产单方面退房退款的决定。多位购房者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几年天津房价有较大涨幅,如此退房退款,没有对他们的损失进行合理赔偿。他们将高盛地产告上法庭,要求其继续建设楼盘,履行购房合同。

  一审遭遇败诉后,此次法院以召集购房者进行谈话的形式进行了非正式开庭。法庭上,购房者们坚持“要房”的诉求不变。而高盛地产代理律师则表示无力进行项目建设,对于购房者要求的公示公司账目和监管账户资金等要求,他未作回应。

  是拆还是卖

  赵晋被逮捕,与水岸银座的清退,似乎并没有决定性关系。根据一份天津市政府会议文件截图,赵晋于2014年6月9日被公安部逮捕后,有关部门研究决定,其地产项目不作为涉案财产,由天津市自行处理。

  也就是说,清退购房者是天津市政府所做的决定。这也解释了退房工作进展为何会以红头简报形式通报各机关单位。

  退房后,水岸银座项目是拆还是卖呢?

  《华夏时报》记者拿到了一页没有日期和签章的政府文件,文件载明:住宅(集团)负责接手水岸银座项目,且水岸项目后续将批准14万平米的居住性公寓,预计按照2万一平米销售。据此计算,水岸银座可回款28亿,用于偿还水岸银座建设过程中的欠款。文件另载明,住宅集团委派公司整理后,将地块出让,用于归还银行贷款。根据文件里给出的时间内容推断,这份文件应该形成于2015年10月之前。

  上述文件中的“住宅集团”或许指的是天津住宅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住建集团”)。在其《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中,“长期借款”一项写明:“2015年发行人履行社会责任,收购了天津水岸银座项目,因此增加长期借款31亿元。”

  上述文件中亦写明,集团下属子公司承接了“水岸银座土地整理项目”,对该地块累计投资已达25.6亿元。

  就此看来,水岸银座的房屋或将被继续出售。

  但2016年11月,天津市政府一份涉及水岸银座项目处置协调工作组会议的文件中明确指出,水岸银座属于超标准建设住房,此建筑人员密集、消防通道不能改造、停车场和交通达不到要求,如火灾发生,人员无法逃生。因此“必须拆除”。

  天津住建集团的上述募集说明书,落款日期为2017年3月,晚于天津市政府文件,是否意味着“必须拆除”的结论已经被推翻?且在12月21日的庭审中,高盛地产的代理律师只是提到资金链断裂无法完成项目建设,却始终未提项目将被拆除一事。

  记者就此联系了天津住建集团和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部门。

  天津住建集团的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她刚来单位不久,对该楼盘情况不了解,也不清楚哪个部门负责该楼盘。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的热点电话已经和便民热线合并,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楼盘情况。楼盘所在河东区房管局工作人员表示,水岸银座楼盘下一步是否要拆,他们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