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湖南电视台经视频道的《经视大调查》报道称湖南湘潭市民文先生爆料称其老父亲因突发脑溢血在湘潭市中心医院住院,事后医院开出高达60多万元的医疗收费单据。虽然住院老人是离休老干部,60多万均为医保承担,个人自费只出了2万多元,但“较真”的文先生觉得医院可能存在乱收费、骗医保的行为,他发现住院收费明细单上记载着病人使用过卫生护垫,但患者用的卫生护垫全部是从家里自带的。从医院复印到了部分病历资料,还发现病人住院一天84包棉签纱布!文先生表示,病历本收费中记录,在80天内冰敷1100次,收费5500元,而实际上,文先生只查到了18次冰敷。

  医院态度令人震惊

  面对记者的质疑,医院却认为并不存在乱收费,只是与家属没有沟通好。在文先生多次投诉后,医院物价办表示,在治疗费用里纱布和棉签不能收费,医院已经把费用退还了。但医院物价办却还说出了以下让人震惊的话:

  湘潭市中心医院物价办这位工作人员的意思其实是“就算骗了医保,也只能由医保局来管,轮不到患者来说三道四”。

  最后多部门联合调查发现涉事医院确实存在违规收费的情况,对医院进行了三倍处罚,湘潭市中心医院则对涉事的护士以及护士长进行处分。

  网友观点:

  @IStill5:好一个“只是没有跟家属沟通好”!

  @嗡嗡爆:乱收费太多了,要有人管管了。

  @后宫梨花:希望有更多像文先生这样“较真”的人,才能将更多骗医保的医院曝光。

  @医学研究僧:湘潭市中心医院对涉事的护士以及护士长进行处分,这就完事了吗?

  @咸蛋超人:这种医保诈骗真是可怕,必须严惩才行。

  医院骗取医保的套路很多

  医院骗取医保的行为并不鲜见,所使用的方法也有所不同。

  1。 儿科住院部住满五保户老人

  今年5月份,钟祥市某医院被曝光骗取医保资金。医院中的儿科住院部病房里没有一个儿童,却是住满了五保户老人。其“方法”就是通过“不花钱”、“免费吃喝”、“出院还能零钱”的条件吸引五保户老人前往医院住院,医院这样做的“门道”在于,根据国家规定,五保户住院治疗的费用由民政资金给予报销,医院看准了资金有保障,想方设法接五保户来住院。来回接送,又要管吃喝,走时还给钱,医院是在做亏本生意吗?当然不是,医院给五保户老人做完检查后,往往会给他们打些便宜的吊针,一般是生理盐水,然后制作高费用的假病历,到新农合报销,赚取中间的差价,套取国家医保的钱。

  2。“阴阳”处方

  湖南省长沙普济医院是长沙城区基本医疗保险和全省异地转诊参保患者的定点民营医院,医院总经理林某要求临床医生针对具体病人制作两套处方,一套是用来报销医保的,另一套则是用于实际治疗。医保报销的处方用药量远远大于实际治疗处方用药。经审计发现,从2013年至2015年,该医院通过虚开药品骗取医疗保险基金898万余元。

  3。 “挂床住院”套钱

  海南安宁医院作为省级公立医院,从2009年至2012年间,共虚列住院病人2962人次,套取医保资金2414万余元。审计发现,该医院某科室实有病床86张,而2011年登记住院病人却高达225人!这里面的猫腻在于这里面有些“患者”是办理了住院手续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入住病房接受治疗,但仍然由国家医疗保险金支付相关费用。

  短评:侵吞百姓“救命钱”的行为必须严打

  有些患者觉得看病有医保报销,医院骗取医保那也是骗国家的钱,反正对患者自己来说无所谓。这种看法实际上是大大错误的。医保基金是广大参保人的“救命钱”,无论从医保体系还是道德层面上讲都是不容任何人通过任何方式侵吞的。按照法律规定,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等社会保险金或者其他社会保险待遇的,属于刑法第266条规定的诈骗公私财物的行为,以诈骗罪论处,然而医院骗取医保的现象却仍然时有出现。笔者认为,这说明“打击骗保”的机制仍存在漏洞,让不法分子有胆子去“搏一搏”。

  人社部已于今年6月全面部署“互联网+人社”2020行动计划,互联网大数据应该在医保流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包括从参保人员的人身识别、费用信息等方面提供更准确的支持。另外也应该加大对于医院骗取医保行为的惩处力度,提高违法成本。国家出台医保报销、大病补偿等一些惠民、利民的相关政策,解决了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一些问题,国家的本意是好的,绝不能成了某些医院“赚快钱”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