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信

  天津日报: 

  我是红桥区千禧东园居民,有人在我们楼侧租了一块场地开足球场,搭建了很多附属设施,这些都没有规划等部门的手续,是典型的违章建筑。违建刚开始盖的时候,我和邻居就去规划和执法部门了解过,这些部门说足球场是违章,但归街道办管。我多次反映到街道办和区执法局,但工程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我们只能看着这些违建一天天地盖成了。

  每到夜晚,足球场的灯光点亮,晃得人睡不好觉。踢球造成的噪音,更是导致家里有准备高考的学生,不能静下心来学习。该足球场严重影响我们千禧园居民的正常生活。这样的一个违章建筑,怎么能顶风建起来并长期存在?谁能管一管?读者 杨先生

  ▼调查附记 

  接到读者反映,记者来到现场看到,这个露天足球场位于咸阳路边,紧邻千禧园31号楼,面向咸阳路一侧开了一个门。院内用金属网分隔出两个足球场地,其中一个较大的场地四周立有10余个路灯杆,灯头高度几乎与居民楼三楼持平。场地旁有几座活动房,里面有工作人员在值守。记者询问得知,这里招收青少年足球学员,每天晚间训练,还可办卡,在这里踢足球。

  记者分别于9月初、10月中旬和11月初,先后三次来到现场。9月初时天气较热,晚间10点,记者看到,这里灯火通明,人们活动正酣,大呼小叫地踢着球。在邻近的千禧园31号楼内,球场上的灯光照进来晃眼,球员们的喧哗声不绝于耳。窗户即使关得严实,但在室内还是可以听到球场上传来的声音。杨先生称:“经常闹到夜里十一二点,我们没办法正常休息。”

  杨先生说,正是邵公庄街道办事处和区执法局等部门的不作为,足球场和附属的违章建筑才得以一天天地建起来,从而导致现在的灯光和噪音扰民。“我们从铺路面时就不停地反映,可一直不见施工停止,一直见不到执法人员过来制止。现在,足球场都建成营业了,这些执法部门还在踢皮球,我的生活却每天都处在煎熬之中。”

  记者在9月初将读者杨先生的反映通报给红桥区政府,几天后,属地红桥区邵公庄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回复称,该点位是万隆集团的建筑预留地,万隆集团将该预留地租赁给王某,王某又将此地转租给足球场经营方,经营方有营业执照,并对场地有使用权。邵公庄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称,街道办已向区规划局咨询,规划局答复称该处不是违章建筑。“违章建筑的认定权在规划部门,现在规划部门不给出具该足球场是违章建筑的手续,街道综合执法部门也没办法。”

  对于“噪音、灯光严重影响居民休息”问题,邵公庄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称,街道办已经与足球场经营方共同制定整改方案:每场控制在20人以内,晚10点前熄灯清场。

  不过,邵公庄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的上述说法,却没有得到区规划部门的印证。记者在向红桥区规划局求证时,该局工作人员明确表态:规划部门不负责界定违章建筑,邵公庄街道办的上述说法不属实。

  邵公庄街道办和红桥区规划局的说法出现不一致,到底谁说的对?这个足球场和附属设施到底是不是违章建筑?记者又向红桥区城管综合执法局进行了了解。该局相关负责人称,自今年3月14日起,该局曾先后四次接到关于该足球场的反映,均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处理,并两次给邵公庄街道办发了督办函。该街道办书面回复,已责成执法人员现场勘查,没有搭建违章建筑。后该局又在接到转办单后,电话通知街道办相关领导,要求街道办事处加强管理,对方也表示同意。

  “没想到,我们几次督办,违章建筑还是建成了。”红桥区执法局该负责人说,该足球场的灯柱、大型金属网等地上构筑物、建筑物未经规划等部门许可审批,都属于违章建筑。“但是,拆除违建的行政执法权,现在下沉到街道,要想拆还是得找属地街道办事处。”

  11月15日,读者杨先生再次给本报打来电话称,该足球场仍在营业,灯火通明,吵吵闹闹,每晚都令居民烦心。“没有手续,私搭乱建,这么明显的违章建筑,区执法局都已经认定了,邵公庄街道办为啥就不承认?为啥就不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