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施女士在央视《律师来了》节目中痛诉丈夫婚内出轨,与她人结婚生子。当事人施女士在央视《律师来了》节目中痛诉丈夫婚内出轨,与她人结婚生子。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恩杰 )11月5日晚,央视社会与法频道播出《律师来了》节目,一名女子因丈夫出轨并与人结婚生子求助律师。

  来自上海崇明县农村的施女士患宫颈癌,手术化疗后不到一年,其丈夫外出打工,很快有了外遇,背着其与一名贵州女子结婚。直到有一天,施女士接到这名女子的电话,称其丈夫与她生的孩子都已经3岁了。对此,施女士向丈夫核实,他却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感情出轨,只是多次提出与施女士离婚。

  施女士通过《律师来了》节目最终选定了上海理研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栋为其代理此案。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从王常栋律师处了解到,他以施女士丈夫俞某涉嫌重婚罪为突破口,最终在节目播出后第三天促成两人协议离婚。按协定,俞某补偿施女士35万元,用五年时间分期付清,且俞某承担他与施女士所生的女儿大学学费和生活费。另外俞某还承诺对于崇明县户口所在地宅基地的屋子不再享受任何处分权利,适时迁出户口。

当事人施女士在央视《律师来了》节目中痛诉丈夫婚内出轨,与她人结婚生子。当事人施女士在央视《律师来了》节目中痛诉丈夫婚内出轨,与她人结婚生子。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恩杰 )11月5日晚,央视社会与法频道播出《律师来了》节目,一名女子因丈夫出轨并与人结婚生子求助律师。

  来自上海崇明县农村的施女士患宫颈癌,手术化疗后不到一年,其丈夫外出打工,很快有了外遇,背着其与一名贵州女子结婚。直到有一天,施女士接到这名女子的电话,称其丈夫与她生的孩子都已经3岁了。对此,施女士向丈夫核实,他却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感情出轨,只是多次提出与施女士离婚。

  施女士通过《律师来了》节目最终选定了上海理研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栋为其代理此案。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从王常栋律师处了解到,他以施女士丈夫俞某涉嫌重婚罪为突破口,最终在节目播出后第三天促成两人协议离婚。按协定,俞某补偿施女士35万元,用五年时间分期付清,且俞某承担他与施女士所生的女儿大学学费和生活费。另外俞某还承诺对于崇明县户口所在地宅基地的屋子不再享受任何处分权利,适时迁出户口。

上海理研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栋被施女士选定为其代理律师。上海理研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栋被施女士选定为其代理律师。

  陌生女子来电与她抢丈夫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当天的《律师来了》节目一开始,屏幕上便出现了这样一张照片:一名中年男子呈半蹲姿势,扶着一名小女孩。施女士说,照片中的中年男子是她的丈夫俞某,但这小女孩并非她生的孩子。她怀疑是丈夫与其他女人生的孩子。

  另外,让施女士比较确信这层关系的理由是,就在2016年10月份,其接到一个陌生女子打来的电话,称其丈夫俞某2013年就和她结婚了,现在孩子都3岁了。最近她联系不上俞某,于是打电话给施女士,让其转告俞某再不跟她联系的话,她要将孩子送到崇明来。

  直到此时,施女士才恍然大悟。原来丈夫一直瞒着她在外边找了女人,还生了孩子。这也让她想起2015年4月份,她在崇明县的婆家时听街坊邻居讲起,有两名二三十岁的女子,带着一名1岁多的小孩,在村口便利店买了100多元钱的礼品,来看望她公公婆婆。事后,她向婆婆核实“那两名女子上门来干什么?”婆婆只是说她儿子那边的朋友来看看她。对此,施女士又问她丈夫俞某,俞某称不清楚。

  “我丈夫始终不肯承认自己在外边有了别的女人。但他从2013年开始,就给我发短信,提出离婚,我非常惊讶。我追问他为啥要离婚,他说我们家太穷了,他在外面打工太累了,还是离了吧!就这样,一直到现在,他向我张口提出离婚多达五六次,但他始终不肯说明原因。”节目里,施女士如此陈述说。

施女士的丈夫俞某与另外一名女子所生的孩子。施女士的丈夫俞某与另外一名女子所生的孩子。

  她曾打扫猪舍过度劳累而流产

  回忆起与丈夫的20年婚姻生活,施女士潸然泪下。“我们最痛苦最艰难的时候一起熬过来了,为啥到现在日子好过了,女儿考上大学了,却不能一起享福呢?”

  据其讲述,1996年,她通过媒人介绍,与俞某认识。当年底,两人在登记结婚。“刚结婚那时,也是我人生最苦的时候。家里养了三圈猪,我要起早贪黑,每天定时打扫猪舍两遍。还要给猪搅拌饲料,如米糠、麦子等。就这样过度劳累,我在腹中的第一胎不幸流产。丈夫给我做蛋花汤,为我补身体。”镜头中,施女士如是说。

施女士的丈夫背着她,与别人结婚。施女士的丈夫背着她,与别人结婚。

  再到后来,施女士与丈夫终于生下了一个女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生活着。施女士平时爱看书,也喜欢唱歌,日子过得倒也很滋润。直到2012年,她被查出患有宫颈癌,这种局面被打破。她手术化疗花光了家里的存款,还欠了亲戚1万元钱。于是术后在家休养半年,她就拖着虚弱的身子到饭店打工,丈夫则去了绍兴当小包工头。

  “自此我们分居两地,我发现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他只在2013年底,给家里寄了5000元钱。以后再也没有管过我和女儿。为此,我一直默默忍受着,我想为了孩子,我尽我的所能,供她学习生活,所以我咬紧牙关,挺了过来,不能将自己软弱的一面留给孩子!”施女士边说,边擦去脸上的泪水。

  对于母亲的这份隐忍坚守,女儿也看在心里。在接受《律师来了》节目组电话采访时,她说道,“我和我爸之间不大说话。我之前不清楚他在外面的那些事情。后来我妈跟我讲了之后,我才觉得他不负责任。我妈太辛苦,她很担心我,怕告诉我后,影响我学习。所以一直瞒着我,直到我考上了大学后才告诉我。”

图为第三者身穿婚纱。图为第三者身穿婚纱。

  节目播出后三天 事情得到解决

  施女士另在节目中透露,2015年4月份,远在绍兴的丈夫称其承揽的工程需要资金周转,但他手里没钱。于是开口向她娘家妹妹借钱。“当年5月份,我妹妹给他银行账户上打了5万元钱。借条落款写成了我的名字。过了一个月,他还需要钱,我妹妹又给他打了两万元。一直到现在,他欠我妹妹的这7万元钱都还没有还上。”

  对此,现场有律师称,这是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是真实存在的债权关系。且此款项用于其丈夫的工程资金周转,所以此款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追讨回来。

  最终,施女士选定了上海理研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栋为其代理此案。王常栋律师介入后,通过调查取证,发现了俞某在2013年与这名贵州女子在她老家办酒席的婚庆照片。另有两人在绍兴共同租住一间屋子的暂住证,还有他们与孩子的合影照片等资料。

两人经王常栋律师调解后,达成的离婚协议。两人经王常栋律师调解后,达成的离婚协议。

  王常栋指出,俞某违反了《婚姻法》所规定的夫妻之间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的原则,他婚内感情出轨,与他人同居结婚生子,涉嫌重婚罪。由此,王常栋以重婚罪为突破口,最终在11月8日促成两人协议离婚。按协定,俞某自愿补偿施女士35万元,分五年付清。每年年底之前支付7万元,有一期不付的,女方可以全额主张。

  “另外协议还约定,前夫俞某承担我女儿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而我在婆家的婚房有永久居住权。我俩都放弃房屋产权,交由女儿。俞某户口虽然还在我娘家,但他对该房屋宅基地无任何处分权利,适时需迁出户口。”施女士电话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如此补充道。

  对于前夫俞某欠她娘家妹妹的7万元钱,施女士称俞某承诺由他一人来还款。“这借款虽然是以我名义借的,但没有用到我们家庭里,而是均用到了他的工程资金周转上。所以由他来偿还。”施女士如此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