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9日本版头条刊发的《“黑整形”把我“整”丑了》一文,报道了“外地来津务工女孩小芳(化名)误入‘黑整形’,花4万元整容反倒整丑了”的事情。报道刊登后,本市相关区多个职能部门联动,对报道中涉及的部分“黑整形”进行联合执法,规范微整形市场。

  “海燕微整形”跑了

  给小芳做整形手术的“海燕微整形工作室”,位于南开区王顶堤。11月7日,记者就通过8890便民服务热线,向南开区卫计委举报,但截至9日,本报一直没有接到任何部门的反馈。9日上午9点,记者获悉该“海燕微整形”仍在“执业”,联系南开区卫计委相关部门负责人,通报了该报道情况,希望对方能迅速采取行动,积极查处,避免“黑整形”人走楼空。该负责人看完报纸后称:“我们已经执法下沉到街道,现在不归卫生部门管……你们的报道失实。”记者一再要求下,该负责人说可以联系街道试试看。

  9日中午,南开区卫计委下属卫生监督五队段队长联系记者称,8日下午刚接到8890的转办单,经研究,现在可以对“海燕微整形工作室”进行执法检查了。记者提醒说,“‘黑诊所’的反侦察意识很强,建议明察暗访,避免打草惊蛇,无功而返。”段队长称,“对不起,我们有执法规范,不能搞‘钓鱼执法’。”当天下午,南开区卫计委向本报反馈称,该委联合多个执法部门赶去执法,反复敲门,均无人应答。“我们分析,他们应该是跑了。即使人就在里面,但不开门,我们也不能强行破门。”10日下午,区联合执法人员再次来到“海燕微整形工作室”,仍无人开门。“对方不开门,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跟居委会商量好,组成联防组,在小区内巡逻,一旦发现有人营业,我们会采取行动。”段队长说,他们准备在楼道内张贴告示,提醒人们远离“黑整形”。

  得知该消息后,被骗少女小芳欲哭无泪。“‘黑医生’把设备转走,再租个房子,肯定还会继续干。”她说,本希望能处置“黑医生”,查清事实,追回被骗的钱,现在看来希望渺茫。“这种‘赶跑式’的执法,打击不到‘黑整形’,只会对被骗者产生伤害。”

  “海燕微整形工作室”执法受阻,那么,本报报道的其他“黑整形”情况呢?近日,记者多次来到奥城,发现这里的“黑整形”情况依旧,在现场记者也没有发现相关执法人员。

  “伊蓓诺”负责人“堵”着了

  与“海燕微整形工作室”被“轰走”不同,津南区、和平区卫计委等部门则明察暗访、举一反三,依法查处了“上海伊蓓诺工作室”等“黑整形”。

  津南区卫计委卫生监督所第一时间采取行动。9日中午,该所四名工作人员就赶到报道中提到的双港镇上海伊蓓诺工作室。一人便装上前敲开门,其他几人紧随其后将“伊蓓诺”负责人堵在室内。该负责人交代,其确实介绍过“海燕微整形”的“女医生”来为小芳进行微整形,并为其提供了非法行医场所,后来又带小芳去了位于南开区的“海燕微整形”,进行双眼皮全切和开眼角手术。该负责人还称,其与“海燕微整形”的“女医生”经介绍相识,对方自称经验丰富,但一直未见持有任何证照。经现场调查,该“伊蓓诺”未办理相关证照,不要说医疗整形,连生活美容都不允许,违反了《天津市社会办医机构管理条例》《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执法部门已对其立案处理,并启动处罚告知程序。

  和平区相关部门也积极行动。诚基中心综合治理指挥部联合属地公安、城管、卫生监督、市场监管等部门,一起对城基中心及周边地区进行了明察暗访。11月11日,记者随同联合执法组来到其中一家美容店。卫生监督所一名女执法人员便装进去调查,发现店里养的宠物狗还在,且不停狂吠。店主称,“可在店内打玻尿酸,每支4000多元。”其后,执法组对该美容店进行依法查处。目前,相关案件在处理中。执法人员称,近期将集中力量,对城基中心和周边地区的“黑整形”开展专项整治,进行彻底规范。

  事件回顾:

  ▼读者来信

  我是一名外地来津务工的“90后”女孩。2016年,我在津南双港租房住,常到楼下一个小美容店──“上海伊蓓诺工作室”买护肤品,跟店主混熟。店主称可割双眼皮。2016年12月27日,一个女“医生”背个包来到店里,店主说这是她请来的大专家。“医生”让我躺美容床上,给我眼部画了两道印就开始手术,事先没做检查和皮试。手术做完,我给了她3660元。半个月后,埋线处红痒。“医生”让我抹百多邦,抹完没几天又过敏,眼皮又红又肿。“医生”说:“那你加点儿钱,到我自己的诊室来。”

  2017年2月24日,美容店主带我坐公交车,到了南开区红旗南路上的御湖花园小区,进入一栋居民楼21层的“海燕微整形工作室”。术前,“医生”说:“开眼角吧,你眼角小,开一点儿就漂亮了。”我被说蒙,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医生”没怎么消毒,就给我做手术,全切加开眼角,又收了我将近6000元钱。

  当晚我的眼角流了好多血。第二天,我按“医嘱”拿生理盐水擦,又抹红霉素。七天后,双眼角各出现一个伤疤。我拍照片发给“医生”问怎么回事。她说:“你买点儿疤克。”我买来抹上不管用,她让我再拍个远照看看。我拍完发给她,她说:“没事,过过就好了。”又过了五个月,伤疤不但没消,反而越来越大,两个眼角豁开长口子还带着疤,外出时常有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我。美容没成,反成丑八怪了,我很郁闷,又问“医生”怎么办。她说:“给你打点儿生长的药。”

  8月份,我又去“工作室”,“医生”从我胳膊上取了管血,用机器搅了搅,弄出“血清”,给我注射进眼角伤疤处,让我回去等,说慢慢会长好。当时我看伤疤的硬结确实摸不到了,但隔了一天,又有硬结了。

  折腾了好多次之后,我终于意识到“被骗了,这个‘专家’不靠谱”。我多次去美容店交涉,但没人理我,后来店主和“医生”都把我的微信拉黑了,电话也不接。

  无奈之下,我在两个月前花了32000元去北京的一家大医院做了修复手术。我把手里的全部积蓄都掏了出来,付了1万元首付,在网上贷款2万多元,月供1330多元。现在我又找了份工作,每天努力上班挣钱还贷。我知道我遭遇了黑整形,呼吁相关部门管一管,别让他们再害人了。读者 小芳(化名)

  ▼记者暗访

  无证无照黑医生啥都敢做

  记者在西青经济开发区采访了小芳。她在附近一家电子厂当操作工,一个月挣两三千元。见面的时候,她已经做完整形修复,但依然可看出手术痕迹。她说:“比我原来强多了,修复之前难看得厉害。”记者从她提供的照片上看到,修复之前她的双眼眼角特别大,成豁口状,还有疤痕,整体特别难看。记者又查看了小芳手术之前的照片,发现原先的样子更显俊秀可爱。花了4万元做了手术、修复术,现在的样子反倒不如原来更自然美观。

  记者以患者名义,添加给小芳做手术的“医生”为微信好友。在她的朋友圈,记者看到她罗列着不少微整形手术“实例”,包括割双眼皮、开眼角、玻尿酸隆鼻、溶脂等,手术对象有“警察”“医生”“空姐”等,都很“完美”。小芳这一例,也被用以“完美”“效果立显”字样。

  记者首先来到小芳原居住地附近的津南区“上海伊蓓诺工作室”。这是一个位于一楼的单元房,设备设施简陋,室内两名顾客在接受服务,一个按摩,一个纹眉。店员称,店里什么项目都可以做。记者并未在室内见到任何证照。

  10月26日,记者来到位于南开区御湖花园的“海燕微整形工作室”。所谓的“工作室”,门口连一个招牌都没有,只是高层小区内的一个单元房。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应声。打电话询问,“医生”称正在宝坻给人做手术。

  10月31日,记者以患者名义再次来到该“工作室”,“医生”身穿白大褂开门,几经盘问,才让记者进屋。这套一居室内,客厅墙上有几张整形海报。卧室内有张小床,一名女士躺在上面,身上盖着块布,正在做双眼皮手术。“医生”让记者在外面等着,她拿把剪刀,接着给该女士做手术。记者看到床边有片片血迹,环顾四周,未见消毒、无影灯等设备。记者问:“你们这儿有许可证和工商执照吗?”“医生”不耐烦地说:“看什么看,外面等着。”等忙完手术,“医生”出来给记者“面诊”。她拿根牙签在记者的脸上反复比划着说:“你得做隆鼻和纹眉,再打点玻尿酸,把脸雕一雕……”记者问:“你还能做什么?”“医生”说:“我什么都能做。”记者询问过程中,多人来电咨询,又来了两位顾客做整形手术。记者说考虑一下,借故离开。

  ▼专家建议

  做微整形一定选择正规机构

  连日来,记者在多家小美容店采访中了解到,尽管店内没有任何执照,设备简陋,但都打出“微整”“微雕”“吸脂”等宣传口号,报出的价格比正规医院低四至六成,并“保证不出问题”。

  诚基中心内一家整形机构内甚至养了只狗,店主称可联系大医院的医生带着医疗器械来这做整形手术。在诚基中心旁一居民小区内,记者找到一家专做微整形的工作室,集厨房、卫生间、整形室于一体,各种医疗器械、药物堆放在一起。女店主称可为顾客注射美白针、玻尿酸,没有风险。在时代奥城,记者看到天已经黑了,一家店还在营业,工作人员称他们什么都能做,“包你变漂亮”,记者在室内未见任何证照。

  记者从市卫计委了解到,纹眉、割双眼皮等在内的微整形,属医疗美容,需要取得卫生行政部门颁发的执业许可证及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才能营业,相关从业人员要具备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

  资料显示,中国整形协会人士预计,2017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规模将达到176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40%。而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一项统计显示,整形美容领域已经成为消费者投诉的热点,2012年因整形美容导致毁容毁形的投诉达近2万起。而随着美容市场的迅速升温,这个数字也在不断扩大。

  天津伊美尔美容整形医院院长刘剑如介绍,选择整形机构一定要慎重,否则很容易在术后出现各种不良反应,严重的甚至造成休克、死亡。据介绍,非法整形机构一是注射产品不正规,存在以次充好、假冒伪劣等现象,有的甚至违规使用肉毒素、玻尿酸等。二是从业人员不正规,整形外科医生必须经过高等医学院校的专业学习和上岗前的培训。非法机构所谓的“专家”,有的昨天还是理发师,有的是经过短短几天的培训速成,或是“自学成才”。三是美容场所不符合规定,整形手术要有全套手术器械,由有资质从业人员在无菌环境下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