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满足老年人在精神养老方面的需求,本市从今年起将加速推进老年教育,老年文化建设和老年人精神关爱服务体系。其中,老年教育示范工程将依托社区学校、社区活动中心等社区教育机构,在市民身边试点建设100个社区老年学习中心,满足老年人就近便利的学习需求。

  根据《天津市“十三五”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本市将加速建设老年教育“市—区—街道—社区”四级办学体系。推广天津市老年人大学校外办学模式,增设校外教学实践基地35个,使总数达到150个。到2020年底,以各种形式经常性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达到老年人口总数的20%以上。

  同时,推进老年文化建设,支持和鼓励社会组织积极开展老年文化赛事,推动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向老年人免费或优惠开放,积极推进基层社区老年文化建设,培育老年文化活动品牌,鼓励创作发行老年人喜闻乐见的图书、报刊以及影视剧、戏剧、广播剧等文艺作品等。

  在此基础上,还将建立老年人精神关爱服务体系,推动养老服务从基本生活照顾向精神慰藉、心理支持、康复护理等领域延伸,为有需要的老年人提供心理评估、知识普及和咨询等精神关爱服务。鼓励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和社会组织创建老年人精神关爱中心,有条件的区建设老年人精神关爱服务站,积极推进老年人精神关爱服务进社区、进家庭、进机构。

  让津城老人老有所保

  根据《天津市“十三五”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本市将进一步为津城老人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在社会保险、社会福利、社会救助和公益慈善四个维度,不断扩大津城老年人保险保障受益面,让津城老人“老有所保”安享晚年。

  据悉,在社会保险方面,本市完善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完善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缴费和待遇调整机制,健全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推广多种保险保障制度,继续推进“三重保险保老人平安”保险保障体系。

  在社会福利方面,制定实施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统筹发展扶老、济困等福利事业,推进社会福利由兜底保障向适度普惠转变。鼓励有条件的区建立高龄津贴制度。适时调整百岁老人营养补助费标准。

  在社会救助方面,健全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等社会救助体系,实现城乡社会救助标准统筹。对符合低保、特困供养条件的困难老年人,按政策规定享受相关待遇。完善临时救助制度,加强对老年人“救急难”。

  在此基础上,鼓励面向老年人开展募捐捐赠、志愿服务、慈善信托、安全知识教育、急救技能培训、突发事故防范等形式多样的公益慈善活动。加强民政部门与公益慈善组织、社会服务机构之间的信息对接和工作衔接,实现政府救助与社会帮扶有机结合。

  让津城老人老有所养

  从今年起至2020年,本市还将持续扩大养老服务有效供给,通过机构养老和居家社区养老的无缝衔接,为津城老人提供更多、更舒心的服务,让津城老人“老有所养”。

  根据《天津市“十三五”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本市将大力夯实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基础。一方面,大力发展居家社区养老服务,引导照料中心、托老所等社区养老服务机构创新服务模式、提升质量效率,为老年人提供精准化、个性化和专业化服务,鼓励老年人参加社区邻里互助养老。另一方面,加强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建设,加强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与社区综合服务设施的整合利用。推进照料中心运营机制改革,延伸照料中心服务功能,向居家的行动不便、空巢和失能老年人延伸服务,将有条件的照料中心升级为社区老年服务中心,打造嵌入式社区养老服务机构。

  同时,推进京津冀养老服务协同规划、资源共享、服务对接、平衡发展,大力推动养老机构提质增效。推进公办养老机构改革,在保障特困老年人自愿入住的基础上,转向以收住失能老年人为主。支持社会力量兴办养老机构,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放管服”改革,鼓励采取特许经营、政府购买服务、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方式支持社会力量举办养老机构,鼓励社会办养老机构多收住失能老年人,加强农村养老服务,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养老服务行业自律和信用体系建设。依法依规从严惩处欺老、虐老行为。

  让津城老人病有所医

  上了年岁,难免身体抱恙。为了让津城老年人享受到病有所医的健康支持体系,本市还将加速推进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的合作,加强老年人健康促进和疾病预防,发展老年医疗与康复护理服务。其中,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将在2020年基本实现制度全覆盖。

  根据《天津市“十三五”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本市一方面将完善完善医养结合机制,鼓励开通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的预约就诊绿色通道,支持养老机构开展医疗服务,支持养老机构举办和联办医疗机构,鼓励基层机构开设老年护理病区,统筹医疗服务与养老服务资源;另一方面,开展社区老年人健康教育,提高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为老年人提供日常护理、慢性病管理、康复、健康教育和咨询、中医养生保健等服务的能力;在此基础上,加快发展康复医院、护理院等专科医院,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并广泛开展老年人康复健身体育活动。

  到2020年,在居家、社区和机构三个层面,基本实现家庭医生为有需求的老年人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城乡社区医养结合网络服务功能全面覆盖,35%以上的二级以上综合医院设立老年病科,城乡社区普遍建立适合老年人参与的健身活动站点和体育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