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小学生已经在地铁内摊开折叠桌写作业了?

  11月6日傍晚,有网友发文称,在上海地铁8号线曲阜路站看到一名小男生和一名中年女子自备折叠桌子,在地铁车厢里展开并埋头写作业。视频显示,当时车厢里乘客不少,女子与男孩坐在位置上,一张黄色桌板摊开在前,孩子正在奋笔疾书。

  11月6日,上海地铁8号线,在家长陪同下,孩子在车厢内摊开折叠桌写作业。 网友供图

  当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地铁运营中心有关负责人处获悉,在运动的车厢里写作业是不正确、不可取的。首先,在运动的车厢内支桌子不安全,折叠桌子本身不固定,启动加速刹车时,稳定性更差,会有安全隐患。其次,桌子占空间,有碍其他乘客会对乘客通行造成阻碍。另外,孩子在地铁上写作业,也会损伤视力。

  11月6日,上海地铁8号线曲阜路站,家长带孩子乘地铁,手提一张折叠桌。 网友供图

  无独有偶,另一名学生在边输液边写作业时被一名新民晚报记者拍摄到。

  11月6日,普陀区人民医院输液区内,一名家长也在陪同孩子写作业,当时输液工作还在进行,孩子低着头、弯着腰在小桌板上写字。据拍摄记者透露,拍摄时间为晚上六七点左右。

  7日,该院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可能是门诊病人,医生开了医嘱后来补液的,并非住院病人,事发时的具体情况很难得知,但医院护士长平时也看到过这类情况的发生,边输液边做作业,或许是因为学业负担重,不愿浪费时间。

  11月6日傍晚,普陀区人民医院内,一名学生边输液边写作业。 新民晚报记者 孙中钦 图

  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天,或许并不是巧合。

  真的是因为作业多吗?事实上,早在2008年,上海市教委就出台规定:“小学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小学其它年级的课外作业,应保证绝大多数同学能在1小时内完成。”此后,市教委又出台过多次与学生减负相关的文件。

  地铁车厢里和医院输液处的孩子们写的作业,是老师布置、家长布置、还是课外培训班布置,外人不得而知。

  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孩子在坐地铁和挂盐水的时候写作业,是一种无奈,这种无奈实际上显示出孩子的时间安排存在问题,也就是无法安排足够的时间来做作业。具体到在地铁里做作业,孩子的精力不会太集中,学习效果也不会太好。这样一来,不如把这个时间干脆让孩子休息休息,让他头脑变换一下,不要高度紧张。

  储朝晖还表示,教育评价要求所有孩子都排队排在前面,家长希望自己孩子排在前面,老师希望用学生的考试分数来评定自己的业绩。在这种情况下,光是靠地方政府发文件要减少作业,是不能治本的。学生做更多的作业就是想考更高的分数,如果没有这样的想法,就没有必要做这么多作业。作业量的多少只是一个具体的表现,深层次的问题不在于作业量的多少。而是每个孩子都想在考试中领先,都是为了考更高的分数,所以根本问题还是在于教育评价。评价机制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学生的压力和时间被挤压的状况就不可能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