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来,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被诉抄袭事件,引发大众关注。从原告的律师主动向媒体爆料,到周梅森发布公开声明否认抄袭、指责对方炒作,一场官司一触即发。就此,记者采访了业内人士以及法律专业人士,表述观点,解读概念。

  作家刘三田状告编剧周梅森

  据澎湃新闻、北京青年报等媒体报道,北京京衡律师所主任陈有西向媒体透露,上海浦东法院已正式受理作家刘三田(笔名南嫫)起诉《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及制片单位等8被告,侵犯其原创作品长篇小说《暗箱》著作权侵权案。陈有西介绍,他从今年5月受理这个案件,对小说仔细研究比对,做了一些相关的调查公证工作。此案于11月1日在上海浦东新区人们法院立案。

  刘三田本人在接受采访时认为,《人民的名义》和自己的小说《暗箱》除了“国企改制、收购”“政府内部反腐”“腐败集团反击”等情节高度近似、实质主线完全雷同外,两书还有多处故事桥段相似,人物关系设计相似,人名相似等。在要求法院判决确认八被告(周梅森及其他7家制作公司)侵权外,还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800万元。

  周梅森强烈否认抄袭

  获知自己被告,周梅森非常气愤。他第一时间发表公开声明,否认存在任何抄袭行为。周梅森在声明中说:“从新闻中得知,这位作者所诉内容极为荒唐。中国的国企改革三十年了,因为体制的原因,历史的原因,特有国情的原因,全国各地的国企改革所遇到的问题、困境、处理的方法及官场上的官商勾结产生的腐败,都具有极大的相似性,这位作者不能因为自己写过一部这样的文字就不让其他作家再写。”周梅森表示,自己在《人民的名义》前创作的多部长篇小说中,有几部就是以国企改革官商勾结为核心事件,比如《人间正道》《中国制造》《绝对权力》《国家公诉》《至高利益》《我主沉浮》《我本英雄》《梦想与疯狂》等,这些小说和电视剧问世时间在1996年至2008年之间,其中四部剧在央视一套播出。因此,周梅森表示要反诉刘三田的《暗箱》抄袭自己的多部作品。

  业内人士力挺

  记者昨日联系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导演李路,请他谈谈对于此事的看法。因为李路导演一直在新剧《天衣无缝》拍摄现场,不方便接电话。他通过助手向记者转达:“我对周梅森的人品和文品始终坚信不疑,从最初看到三集剧本到最终成形,整个《人民的名义》创作过程中,我和周梅森一起推敲每一个人物每一集情节,亲历全程知其不易,一定力挺到底!”

  著名编剧张永琛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力挺周梅森。他认为在多年的创作过程中,周梅森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创作风格,是一位成熟的、优秀的编剧,以他的能力,完全没有抄袭的必要。而从创作角度看,同类题材的创作其实都是有套路的。“比如《人民的名义》中引发并推进剧情发展的‘大风厂事件’,有关股权的问题等,这些问题在当年企业改制过程中,出现过很多。不能说你写了,别人就不能写、就是抄袭。现在这件事已经在法院走程序,我相信法院会给出公正公平的论断。”

  法律角度解读

  针对抄袭行为的认定、知识产权保护等法律方面的问题,记者致电咨询天津张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一级律师丁立莹。他解释,抄袭的概念就是剽窃,著作权法规定的剽窃,就是将他人已经发表或尚未发表的作品复制,作为自己的作品发表或利用。但法律上认定原创作品和争议作品是否存在抄袭,也比较复杂。就本案来讲,目前从媒体报道中了解到的素材,两部作品在剧情、结构、脉络、人物关系上有极高的相似。这种情况的认定,就要用著作权核心的理论知识来考证。

  著作权从根本上保护的是一种表达方式,而不是思想本身。此案涉及到官场腐败现象,官场腐败现象内在的逻辑结构,必定存在权钱交易,最后被腐蚀,导致权利滥用、人员生活腐败等。这实际上是官场小说中反对腐败、打击腐败比较常见的一种构思。所以原告在有一定的主题、构思之后创作了小说,这个结构可能别人利用起来,也被视为一种通常的内在逻辑。表达这类作品的内部脉络,可能会跟在先的作品发生巧合。但著作权保护的并不是思想,而是表达方式。

  他表示,知识产权保护这类案件认定的方法,司法实践中不管是律师判断,还是法官裁判,都有这样一个内在的认定方法:第一,著作权保护的是表达方式,不是思想。思想不能被垄断,而表达方式、文字排列是可以被垄断的。第二,著作权保护的是独创,而不是首创。这种独创,是指在同样的历史结构、历史背景下,用各自独特的方式表达出来,两人各有所长,这就不能算作抄袭。

  问津编辑 肖磊 问津记者 刘桂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