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0日,北京CBD地区停放的EZZY分时租赁奥迪A3轿车。视觉中国 资料2017年6月10日,北京CBD地区停放的EZZY分时租赁奥迪A3轿车。视觉中国 资料

  “死亡,是所有分时租赁公司的最终命运”,2016年8月,共享汽车服务商EZZY创始人付强曾在公开演讲中如是说。

  一语成谶。今年10月23日晚间,在北京地区运营的共享汽车品牌EZZY突然对公司员工宣布公司解散。

  一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称,公司目前已经成立清算委员会,在走法律程序,包括押金处置在内的各种问题的解决办法,将在近日发布。

  公开资料显示,EZZY是由北京大梦科技科技有限公司打造的一款汽车智能共享平台APP,于2016年3月在北京正式上线。用户可以通过EZZY手机软件预定到宝马、奥迪等豪华品牌汽车,租用车辆按分钟计费。公司创始人曾公开称,EZZY注册用户已达10万人。

  员工深夜收到微信“明天不用上班”

  10月24日,一位不愿具名的EZZY员工对澎湃新闻称,昨天晚上,公司突然开了个高层会,然后就通过微信群通知我们:全体解散,明天不用上班,并未解释具体原因。

  上述员工称,自己10月份工资未发,公司口头承诺会给补偿:“不会亏待我们的”,同时要求三缄其口,对公司各类事项保密。

  在新浪微博上,有用户称:自9月24日开始向EZZY申请退还押金,但公司以财务走账为由一直拖延至今。也有用户称,地方工商局已经介入,不过预计调解无效,可能得走法律程序。

  EZZY会员缴纳的押金在1200-2000元不等。

  10月24日,澎湃新闻电联EZZY公司400客服电话,均处于无人应答状态。

  据了解,事件发生后,EZZY公司创始人付强大量删除了微信中的媒体好友,并屏蔽了联系方式,对外处于失联状态。10月24日,澎湃新闻尝试与付强取得联系,未果。

  接近付强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公司大事小事,都是付强一个人说了算,其他高管都是聘任,没什么话语权。”平常布置任务时,高管仅仅是是执行者。此外,付强处理逆境的能力不高,现在“失联”让公司变得很被动。

  有EZZY员工称,公司目前已经成立由工商、法务、资方、员工等组成的清算委员会,正在走法律程序,包括押金处置在内的各种问题的解决办法,将在近日发布。

  运营成本高,无规模难盈利

  在一位共享汽车从业者看来,EZZY的关停是情理之中,“他们家汽车数量实在太少,这个行业不上量、没规模就不能盈利。”

  首先,EZZY的铺货量严重不足。

  有EZZY员工表示,截至公司停止运营前,在北京地区实际运营车辆不足百辆。

  EZZY昔日的一位用户对澎湃新闻称,自己年初注册了EZZY,虽然车的品质很好,但自己总是叫不到车,最后卸载了APP,并拿到了押金。

  供需失衡,这加剧了EZZY的合规风险:今年6月,据北京商报报道称,EZZY提供的共享汽车缺乏机动车行驶证,会导致用户用车触犯《道路交通安全法》。对此,付强曾回应称,因新车数量不足,平台不得已地将部分展示用车投入市场。

  其次,调度能力不强。

  目前,主流共享汽车企业采取“指定地点借取、归还”的模式,使得不少用户刚下共享汽车,又得踏上共享单车。

  因此,EZZY以随借随还,还车后产生的停车费,由平台报销的方式,解决了“最后一公里”难题,极大优化了消费者使用体验,但也为调度运营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

  有知情人士称,EZZY车辆调配严重依赖线下人工,调度员调度车辆时,往往是“11路步行”混杂其他交通工具,加上后台调度、数据整合能力智能程度不足;此外,不少用户将车辆停在地下车库、小区等地区,都降低了线下调度的效率。

  业内人士表示,共享汽车最重要是调度,调度效率不高,会提供运营成本,也会影响体验,造成用户流失。

  第三,过于强调用户体验。

  今年5月,付强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公司为让客户满意,曾在“小问题”上投入巨大资金:我们可以远程关窗、锁门。付强认为,用户可以充分享受“忘却的权利”,而只需专注于驾驶这一件事。

  该业内人士还称:说到底,共享汽车的靠山很重要,不同于共享单车每辆自行车几百元到上千元,一辆汽车成本动辄几万元起步,这是重资产生意,烧钱很快。没有巨大的资方背景、没有整车厂支持,很难和汽车制造商议价。小而美的模式,在这行很难生存。

  据IT行业的公司数据库服务商IT桔子显示,2015年4月,EZZY从策源创投融资4000万元,并于2017年3月完成A轮融资,具体金额不明。

  “突然停止VIP续费”

  至今,在招聘网站上仍刷新着EZZY征求硬件工程师的用工需求,似乎解散来得太快。

  但有员工表示,此前公司有曾出现过工资迟发,突然平台上线车辆锐减等情况。

  据了解,今年10月11日,EZZY的APP一度在全市范围内上线车辆为零,不少消费者对平台产生了疑虑,并致电客服投诉。“不过老板并未解释过原因。”该员工表示。

  此外,工商资料显示了一些端倪:7月14日,付英安进入公司管理层,担任经理并身兼公司法定代表人,付强仍任董事长。

  在此不久前,EZZY或已经隐现出现金流的压力。

  据了解,起初EZZY提供两种差异化服务,标准会员缴纳2000元押金,租车每分钟收费1.5元;VIP会员每月缴纳会费1200元,租车每分钟0.5元。

  然而,面对市场竞争,EZZY设定了更为激进的商业推广政策,将原本VIP每月缴纳的1200元会费,转换为预付款,可以直接抵扣车费。

  不过,今年6月,这项优惠戛然而止。EZZY突然停止VIP续费功能,并对原本无需支付押金的VIP也开始要求缴纳押金。

  这使得EZZY的押金池进一步扩大,至今尚不清楚所涉款项的具体金额。

  公司解散另有原因?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老板,付强并不讳言“死亡”。

  “死亡,是所有分时租赁公司的最终命运。”2016年8月,付强曾在北京的一场发布会上指出,自己的公司就是向死而生。

  今年5月,在接受行业媒体采访时,他曾称:希望公司每一个人都做好心理准备,公司可能明天就会倒闭。在他看来,共享汽车领域的众多玩家中,EZZY最为用户体验考虑,因此会是幸存到最后的玩家。

  在今年早些时候,EZZY曾捷报频传。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今年5月底的新闻发布会上,付强曾表示,今年将在北京投放车辆达1500-2000台,并进一步扩张到北上广深,最终全国布局5000辆车,为此将在今年9月份进行B轮融资。公司预计今年7月北京地区投放的车辆就可以实现盈利。

  对此,接近付强的人士对澎湃新闻称,“从营运数据来看,公司很有前景,各方也都看好这个项目。造成这个结果 公司解散 另有原因,但现在并不是公布的时候。”

  该人士还表示:共享汽车行业的前景依然光明,消费者的使用需求是真实存在的,希望媒体和公众不要因为EZZY倒闭而看空整个行业。

  该员工还称,我们也希望付强能够站出来,和大家一起解决问题。一方面对用户负责,也对员工负责“找工作的时候,我不希望对方一看到EZZY出身的人,就觉得我们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