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的不容易我怎能告诉你,有过多少次叹息也有多少挺立,长夜的那串泪滴……”这是军旅歌曲《军人的妻子》的歌词,字里行间处处体现着军嫂们支持丈夫们保家卫国,坚守一线所作出的牺牲和奉献,折射出革命军人为了那份神圣的使命而与妻子难以相聚的伟大惜怀。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走近全运会一线执勤官兵,探访他们的恋爱故事。

  一个军礼,敬给近在咫尺的亲人

  在全运会安保一线,一对十指紧扣的军人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原来,这是一对双军夫妻。丈夫腾云川是武警天津总队滨海新区支队二十三中队中队长,妻子李婕是天津消防总队干部处干事。虽然同样担负全运会安保任务,但同为军人的他们,已经有三十多天没有见面了,每天陪伴彼此的只有微信上关切的话语。

  
腾云川与妻子互敬军礼

  8月25日下午,正在全运会执勤一线备勤的腾云川,看到面前熟悉的面孔,不觉地停下了脚步,昨天还只能在微信里互道晚安的人,竟然就在不远处,他不禁快步走向朝思暮想的妻子。上前匆匆询问一番,原来妻子一行要去天津水滴体育场进行例行检查。“注意安全,多喝水,照顾好自己。”腾云川叮嘱妻子要多注意身体后,夫妻俩依依不舍地告了别,腾云川走了几步,回头看见妻子正在目送他离去,突然回过身,向妻子敬了一个满含不舍的军礼,尔后再次奔赴一线。

  一个军礼,敬给近在咫尺的亲人。“难得在驻地迎来这么大的盛会,我们作为军人,当然要以任务为重,虽然不在同的地方,但是我们在为同一件事而共同努力,我觉得很幸福,心里始终有动力。”妻子离开后,望着妻子离去的背影,腾云川这样说道。

  问起小两口准备怎么过“七夕”时,一向比较内向的腾云川害羞地说道:“我想的是在网上订束花,订个好点的,寄给她,然后如果条件允许的话,给她发个视频,看看当时她兴奋的样子,她一定很开心。其实我很想在她身边,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等任务结束以后尽力弥补吧!”

  一边说着,腾云川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五年异地,她替丈夫一个人撑起整个家庭

  每到深夜,忙了一天的武警天津总队滨海新区支队十七中队指导员胡杰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手机时,都会收到妻子李丽娟的留言。

  “老公,我该吃饭了,今天我买了些苹果,医生说多吃水果对宝宝好。”

  “老公,今天宝宝又在肚子里调皮了,他这么蹦蹦跳跳肯定随你”。

  “刚才有点妊娠反映,吐了两次,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你不在家,我会把自己和宝宝照顾好,今天我又学会了一道菜,味道还不错,等你回来我一定给你露一手”。

  
胡杰与妻子李丽娟合影

  结婚五年,身处异地的胡杰和李丽娟只能通过电话、微信联系。去年,胡杰的母亲胆结石在安徽老家做手术,部队有任务,休假只能一次次推迟,一直到最后母亲做完手术,胡杰都没能休上假。老人手术期间,李丽娟白天在银行上班,下班后独自一人去菜市场买菜、做饭,夜里去医院陪老人,短短半个月她就瘦了十几斤。当同病房的病人对他母亲说:“你这女儿真孝顺呀!”他的母亲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是我儿媳妇,儿子忙,没法回来!”说完病房里一片沉寂。

  然而,李丽娟总是保持着微笑:“他工作忙,没事,我一个人能行。”劳累一天的她,夜里不由得思念起远在天津的胡杰。但是每次在电话中,面对丈夫的担心,作为妻子的她都会坚强地告诉丈夫:“家里有我,你在部队好好工作,不要牵挂,照顾好身体。”

  没有一个妻子不希望能与丈夫朝夕相处,结婚以来,他们一直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每当想到别人的妻子都有丈夫在身边嘘寒问暖,自己却连一个拥抱都是奢望,她也没有埋怨过丈夫。“他跟我说过转业的想法,但是我不支持,我去过他的中队,每次战士们叫我嫂子时,我的心里就热热的,我觉得他丢不下他带的兵,他的兵更需要他,我会在这里,替他照顾整个家,让他安心。”

  在这个特殊的节日,忙碌在安保一线的胡杰道出了一个小秘密:“她一直想去云南,本来去年就说好要去的,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我托云南的朋友从昆明邮局寄了几张明信片回来,差不多七夕能收到,也算给她一个惊喜吧。我答应她了,等任务结束,她生完孩子,过几年,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云南!”

  妻子临产,他留给家庭的只有愧疚

  “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在全运会天津团泊体育中心内,刚刚下勤的武警天津总队滨海新区支队三中队中队长程龙,终于抽出闲暇拨通了妻子焦思雨的电话。

  “放心吧,一切都好,不用担心。”

  “现在执勤到了决战时刻,每天都挺挺忙的……”

  还没等说完,一阵急促的警报声突然响起,程龙撂下手机,不舍地冲向了集合地点。

  全运会安保期间,这样的情景不止一次发生在他的身上。

  
程龙与妻子焦思雨的结婚照

  8月初,已经打好休假报告的程龙,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他们中队将担负全运会安保任务。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面对突如其来的命令,作为军人的他,二话不说就奔赴了“战场”。

  然而,面对即将临产的妻子,作为丈夫的他,内心满是对妻子的愧疚。8月22日晚上,妻子焦思雨身体突然出现反应,阵痛不止,几次差点晕倒。她唤来邻居把她送到医院,输完液后才有所好转。凌晨三点,刚查完哨的程龙,打开手机才看到邻居给他发来的微信:“你这丈夫咋当的,妻子都要临产了,还不在身边陪护!”。短短的几句话,就像尖刀一样,深深地扎进程龙的心。他急忙打电话过去,听着妻子虚弱的声音,一向刚毅的他不禁红了眼眶。

  家人,永远是军人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然而,担负全运会安保任务的程龙与妻子只能靠电话这座“鹊桥”互诉衷肠。

  焦思雨常说:“我是一名军嫂,丈夫是军人,他有自己的职责和使命。选择了军人就是选择了国家,他敬礼的右手属于祖国,我会牵着他的左手一直走下去。”

  “怀孕以后,她一直想拍孕妇照,任务开始前,我就偷偷在影楼订完了,没有告诉她。等任务一结束,我就带她去实现这个心愿。七夕了,我想和她视频,看看她,也看看我们未出生的宝宝,告诉她‘老婆,你辛苦了,我永远爱你。’”程龙说。

  采访的这些官兵,都是铮铮硬汉,可说到家庭时,他们总忍不住红了眼眶,谁道军人钢铁汉,情到深处也断肠。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不是不爱家,而是有更大的家需要守护。家国情怀,是中国军人心底抹不去的一种感情。选择了军旅,就注定要放下儿女情长,将责任刻在胸膛,把使命扛在肩上。

  正是因为有这些舍小家为大家,在全运会安保执勤一线的官兵为全运会安保保驾护航,才有全运会精彩的比赛。“七夕”让我们真诚地跟在一线奋斗的军人家庭说一句:“七夕”快乐!(“津云”—前沿新闻记者柴莹 通讯员王胜涛 翟芸 翟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