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这么搞下去,以后谁还会来?最后害的还是我们自己。”针对近日网上盛传的东戴河宰客事件,30多岁的止锚湾村农家乐老板江涛(化名)感叹,靠宰客发展旅游无异于杀鸡取卵。

  近日,网上流传的骑快艇被宰、服务员强行揽客砸车等帖子,让辽宁东戴河旅游区陷入舆论漩涡。

  记者调查发现,网络流传的游客东戴河遭遇,除大学生骑摩托艇被宰以及服务员强行揽客砸车事件是今年的事,其他均为旧帖新炒。陷入旅游信任危机的东戴河景区也暴露出自然生长状态下的诸多问题,经营主体小且散乱、拉客宰客已成潜规则、旅游业缺乏长远规划,监管乏力。

  东戴河新区管委会旅游局负责人表示,东戴河旅游业此前不是主导产业,发展六年来无规划。针对摩托艇宰客现象频发,目前管委会正在研究,明年将全面取缔摩托艇项目。明年暑期之前,东戴河沙滩旅游的详细规划也有望出台。

  东戴河旅游身陷“宰客”危机

  8月16日,有北京网友“被宰的羔羊0816”发微博称,提醒去东戴河旅游的北京人注意,他和朋友一起骑摩托艇,约定100元一次,到岸后被要4000元。

  “被宰的羔羊0816”介绍,他和一个朋友一起到东戴河止锚湾游玩,玩游艇之前和商家约定好100块一个人。随后,他和朋友两人各乘一辆摩托艇游玩,一直是商家开着游艇,开到一处码头后,驾驶员让他自己开,他便开了一段距离,大概500米。

  “经过一座灯塔后,我问他是不是还是100块,那人才说已经开了14圈,要1400元。” 被宰的羔羊0816说,他朋友在途中什么都没问,回到岸上后,商家说他朋友开了26圈,要价2600元。

  “一帮人不让你走,又骂又恐吓!” 被宰的羔羊0816说,十来个商家的人就在沙滩附近坐着,发生纠纷后迅速把他和朋友围住。最后他和朋友被困俩小时,交了2000多元才脱身。

  无独有偶,8月4日,北京的王芳(化名)觉得东戴河离北京近,又是海边,便和一家人前去银泰海滨浴场游玩。经营摩托艇摊位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的招揽生意,约定好60元绕一大圈,王芳老公便乘坐游玩。

  王芳说,途中问过驾驶员怎么玩,驾驶员说你接着开,不限时,随便玩。结果上岸后就改口说10圈600元。

  双方发生争执后,当时拉客的人、驾驶员以及附近海滩管伞的几个人就围上来,态度凶狠。由于有孩子和老人,王芳就交了钱。老人也受到了一定惊吓。而在此后的1个小时里,她连续看到两拨游客被宰,还都是中年男性游客。

  除了上述游客反映的情况,近日网上盛传的“东戴河悲惨的一天”也被刷屏,让东戴河陷入更大的宰客漩涡。

  微信朋友圈里流传的帖子中列举了游客在辽宁东戴河旅游区各种遭遇。骑快艇被宰、车胎莫名被扎、吃海鲜被要高价、被服务员强行揽客砸车等。这些帖子动辄阅读量就10万+。

  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宣传部一名相关负责人介绍,“发生在我们这里的事,宰客就是宰客,我们承认,但帖子中除了砸车的是今年发生的,其余的都是多年前发过的。”

  重案组37号了解到,网帖描述的“骑快艇被宰、车胎莫名被扎”经历,最早在2013年8月3日由名为“涵妈9”的网友在贴吧中发出。近期,“东戴河服务员强行揽客砸车”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后,有网帖将其与3年前的曝光内容嫁接到一起,强化了网民对东戴河的“宰客”印象。

  上述相关负责人介绍,“东戴河服务员强行揽客砸车”事件发生在今年7月24日,一名饭店服务员在马路上拦车揽客,与北京车主陈先生发生口角。其中服务员用手持的广告板砸向车辆的镜头,被行车记录仪拍了下来。

  这名相关负责人说,当时车主打了110,但警察赶到现场后车主已离开,返回北京后就将视频上网了。当地民警第二天前往北京找到车主录口供并于7月26日依法传讯并拘留了砸车的饭店服务员。

  2016年8月20日,东戴河止锚湾,男子开着摩托艇带一名小游客游玩,正从一对母女俩身边极速开过,引起惊呼。

  重案组37号注意到,最近有关“东戴河宰客”的网帖已经从北京贴吧流传到了天津、河北、辽宁等贴吧,题目也变成了《太可怕!天津人唐山人锦州人周末没事儿千万别去这里……》由此,也让东戴河旅游业正经历一场舆论漩涡。

  前述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安网监正在调查此事,不排除有人恶意发帖。“我们发现这个帖子不是正常发出的,而是换了30多个IP地址发出的。”

  强行揽客盛行

  东戴河旅游区位于辽宁西南的绥中县,与北京、天津、河北距离较近,绵延数十公里的海岸线上,分布着9个海滨浴场。

  从北京出发,沿着京哈高速,开行4个多小时,便可到达东戴河止锚湾浴场——东戴河运营最早、规模最大的浴场。

  8月17日下午,通往止锚湾的公路东侧,每隔约20米,就有人拿着“日租房”或“农家院”牌子揽客,车辆速度稍慢,便会有揽客人员贴上车窗,甚至站在马路中间,强行拦住过往车辆。

  进入到止锚湾浴场附近,沿路海鲜大排档门口都有一或多名服务员拉客。任凭附近广播一遍遍传来“禁止强行拉客”。

  有揽客者将重案组37号探员领入一处大排档就餐,该大排档的章鱼价格为185元每斤,远远高于市场价。

  2016年8月17日,东戴河止锚湾,一处海鲜大排档前,男子向记者推销章鱼,185元/斤,这只章鱼0.74斤。

  据当地知情人介绍,宰客的农家院和海鲜大排档基本都是外地人在此承包的店铺,租金昂贵,止锚湾沿街一年租金要四五十万元,距离沙滩较远的村内的也要20万左右,“其实就是三个月的租金,一年能赚钱的时间也就三个月,全靠宰客收回成本。”

  “以前不拉客,房间都住得满满的,现在不拉根本没人住。”一名农家院老板介绍,除了租金压力,爆发式增长的农家院也带来激烈的竞争。最初,东戴河可供游玩的海滩就只有止锚湾和电厂两处,三年前,农家院就有1000多家,如今已增至3000多家。

  自网上宰客事件盛传以来,多名店家表示,明显感到游客少了许多。有农家院老板说,现在很多有游客怕挨“宰”都不敢住这边。

  老板张野(化名)在止锚湾做农家乐生意已有三年,他回忆,止锚湾游客多时,农家院全是满的,夏季里,每到周末,路上堵车就能堵俩小时,晚上沙滩上散步也是人挨着人。据其介绍,止锚湾海滩8成游客来自北京。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东戴河拥有近800家农家院。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官方统计有1400多家,竞争很是激烈,“实际农家院数量比这个数字还要多。”

  对于农家院为何没有发票,这名负责人解释,这么多家农家院如果要发票,需要正规办理消防、餐饮、安监等合格证,但是现在基本都只有营业执照,“消防安监不达标,不可能办下证来”。

  摩托艇宰客成潜规则

  8月17日下午,在止锚湾浴场,一摩托艇摊位竖着红色的提示牌,“快艇每人每圈50元,摩托艇每人每圈100元,加圈加价不欺诈”。

  重案组37号探员还未靠近,就有揽客者上前热情介绍。约定好100元一圈后,探员乘坐由商家驾驶的摩托艇游玩。但在骑过程中,驾驶员对重案组37号探员说,“带着你骑和你自己骑是两码事,你要不要试试。

  2016年8月20日,东戴河止锚湾,一名摩托艇驾驶员挥手让玩水的游客让开,而摩托艇则有一名小游客开着。0

  2016年8月20日,东戴河止锚湾,一名摩托艇驾驶员挥手让玩水的游客让开,而摩托艇则有一名小游客开着。

  随后重案组37号探员驾驶摩托艇,由驾驶员控制方向,在附近海上转了个圈儿。转完后驾驶员问 “要不要再转一圈?”

  重案组37号探员否认后,驾驶员表示:“一圈一百,已经两圈了,两百”。

  同样在电厂海滩,御龙湾酒店南侧约100米的“海星游”摩托艇摊位,驾驶员载着重案组37号出发不久便在停在海中,询问探员是否要试开,探员同样只是加油门,由驾驶员控制方向,3分钟左右回到岸边,驾驶员称一共开了7圈。重案组37号探员质疑仅转了4圈,该驾驶员暗示探员不要声张,可以只收6圈的钱。最后,在岸上与该商家争论一番后,交了500元。

  2016年8月17日,东戴河电厂海滩,一处叫“星海游”的摩托艇经营点,驾驶员将探员带到摩托艇老板那里交钱,说探员转了7圈,而探员体验时记得圈数确是4圈。这时,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走过来,凶狠的让探员“别废话”赶紧交钱。0

  2016年8月17日,东戴河电厂海滩,一处叫“星海游”的摩托艇经营点,驾驶员将探员带到摩托艇老板那里交钱,说探员转了7圈,而探员体验时记得圈数确是4圈。这时,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走过来,凶狠的让探员“别废话”赶紧交钱。

  东戴河一名经营摩托艇项目多年的商家黄飞(化名)介绍,海滩赚钱也就暑期的40多天,旺季也只有一个多月。本来这两年游客消费人数就大不如以前,宰客曝光后,游客更不来了。

  黄飞说,东戴河海滩一共有二三十家经营摩托艇的商家,各家宰客都有套路的,如果明确说一趟下来要跑个十圈八圈,很少有游客愿意乘坐。

  “宰多少圈,全凭驾驶员一张嘴。”黄飞说,游客上艇后,驾驶员开一段儿,一般都会询问游客要不要自己开,待游客玩兴奋了,马上会说“前面还有个18圈景点”,问游客要不要去。其实这是宰客套路,根本没有什么18圈景点,等转完回来,直接跟游客报价20圈,“消费2000(元)”。

  回到岸上,驾驶员都心知,宰客后一定会发生争执,他们就趁着争执与游客讨价还价,一般要价2000元,最多能砍下一半给1000元。即便游客打电话报警,警方来了只能当做纠纷调解,劝说游客少给些钱,但至少也要掏500元。

  黄飞介绍,即便没有网上流传的天价宰客事件,止锚湾今年的生意也不好做,算上宰客,游客一次性消费也不过千元。此前生意好时,两辆游艇一天收入七八万元,俩人玩一万元的也有。“一次跟一个北京人要了一万,最后给了八千多。”他有些得意的说。

  2016年8月17日,东戴河电厂海滩,一处叫“星海游”的摩托艇经营点,一名驾驶员单边站立于摩托艇上,在游客间秀技术。0

  2016年8月17日,东戴河电厂海滩,一处叫“星海游”的摩托艇经营点,一名驾驶员单边站立于摩托艇上,在游客间秀技术。

  游客们不知道,带领他们在海上狂奔的游艇驾驶员大多没有驾驶证。黄飞透露,经营摩托艇快艇的驾驶员70%没有驾驶证,商家雇驾驶员主要看“会不会揽客”,不会要求必须有驾照。平常有管理部门来查证,没有驾驶证的驾驶员就拿别人的证顶。

  黄飞介绍,在当地经营摩托艇快艇项目,只需要向东戴河管委会交航道租金5万元,保证金5万元,周期为6月到9月这三个月。所谓航道就是绑个绳子,弄俩漂浮球,自己划一个界限,快艇划线区域内活动,实际开行超出界限也没有人管。

  根据最新修订的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规定,船舶是否需要登记备案与船的长度有关,船长度5米以上的摩托艇要经过完整的检验登记,方能在许可水域航行;船长度5米以下的摩托艇,国家对其检验登记没有强制要求,若进入通航水域,影响公共安全,海事部门要予以劝离,但没有强制处罚措施。

  针对摩托艇宰客现象频发,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称,因摩托艇经营基本都是个人承包,整个东戴河有30多户,确实存在管理真空。管委会有专门的部门管理摩托艇快艇项目,但是个体经营很难通过审批。据其了解,这30多户个体经营者,大多都没有正规的审批手续。

  该负责人介绍表示,目前管委会正在研究,明年将全面取缔摩托艇项目。

  东戴河旅游粗放发展,6年无规划

  东戴河海滩近年知名度大增,据东戴河新区管委会统计,高峰期旅游区日均接待游客近十余万人。宰客风波发生后,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吕文峰公开表态,表示需要反省,并称“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一两件坏事、一条鱼就可能腥了一锅汤 ,我们的确需要加强治理。”

  一位止锚湾村村民描述,以前的止锚湾非常贫困,都是庄稼地,村民靠种地和打渔卫生。

  原来止锚湾也不叫东戴河,在村民李秀(化名)记忆里,“几年前,突然有一天大家都叫它东戴河了,外地人打电话过来订农家院,都问你这里是不是东戴河。”

  正是那时起,止锚湾岸边一栋栋高楼取代了渔村。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绥中滨海经济区成立,2012年更名为东戴河新区。

  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忆,2010年11月,东戴河正式进入开发建设当中。“东戴河”的字眼儿开始在省、市各大媒体上高频闪现。

  这名相关负责人说,“我们用了6年的时间,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已经非常快了。旅游人数也从最初的每年160万、280万、逐渐发展到450多万人。而我们的常住人口才几万人。”

  东戴河新区从设立开始,按照“海岸中关村、生态新城区”定位,大力发展数字产业。

  2016年8月18日,东戴河止锚湾,男子站在车子正前方拦车“牵驴”(拉游客)。0

  2016年8月18日,东戴河止锚湾,男子站在车子正前方拦车“牵驴”(拉游客)。

  对于东戴河的旅游、沙滩规划,上述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个真没有,现在只有新区的总体规划,没有对旅游和沙滩的详细规划。具体的投入比例也没有。”

  东戴河新区管委会旅游局负责人亦证实,东戴河旅游起步晚于新区规划,旅游局2014年8月份才成立,至今仅两年时间。

  “东戴河新区这么多年一直在搞‘海岸中关村’,旅游并不是主导产业。”这名负责人说,以前止锚湾连楼房都没有,就是个渔村和一条马路。东戴河名声在外,吸引大量游客涌入,自发地形成了旅游市场。

  在经历了“宰客”舆论风波后,这名负责人表示,管委会乃至绥中县委县政府正着手把旅游作为重要产业来做。旅游局对海洋、沙滩这块儿的经营活动都会监管起来。预计明年暑期之前,东戴河沙滩旅游规划将出台实施。不排除规划之后进行公开招商,逐步改变目前粗放经营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