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年高考季,“野鸡大学”再次成为舆论热点。日前,民间教育服务类网站“上大学网”公布了第五批中国虚假大学警示榜。榜单共有73所虚假大学,涉及16个省份,其中北京23所,再次排名第一。此外,山东8所、上海和四川各7所。

  这些虚假大学的名字都很高大上,绝大部分是从正规高校名称中“取”来的,且相当一部分是冒用其他正规学校的历史名称。这些虚假大学的网站也很善于伪装,虚假大学网站里面的新闻内容,也是窃取其他大学发布的真内容,可谓是“假网站真内容”,甚至在网站上自设学历查询验证功能,还包装出多个第三方验证机构。虚假大学很有欺骗性,每年都会有一些考生和家长上当受骗,因此,公众觉得由一家民间机构曝光虚假大学还不够,有关部门也应该加入到对虚假大学的曝光兼打击行列。其实,关于如何查询甄别真假大学,有关方面一直在做,比如,北京市教委20日就公布了一份包括75所民办高校的合格名单,并表示最新的合格名单将于6月继续向社会公布。这样的公布很好,但仍难保证所有的家长和考生都能看到,对信息闭塞地区的家长和考生更是个难事。因此,公安和网络主管部门有必要会同教育部门,对虚假大学予以取缔。

  看到这里,你可能发现这些招摇撞骗的虚假大学与电信诈骗性质相似。是的,严格说来,这些没有实体的虚假大学,只是通过网站进行招生诈骗,按国外情况,“野鸡大学”是确实存在的大学,只是学历不被承认。当然,为了方便起见,无论是连实体都没有的虚假大学,还是有实体但学历不被承认的大学,都统称“野鸡大学”了,因为它们归根结底都是假大学。“野鸡大学”害苦了很多家长和考生,然而,倘若以为所有掏钱购买假文凭的都是简单的上当受骗,就太天真了,因为也存在着某些人主动从“野鸡大学”购买假文凭的现象。在某些情况下,假文凭的购买者和炮制者的关系,也类似于《围城》中的方鸿渐与那位酒鬼爱尔兰人。方鸿渐购买“克莱登大学”文凭是为了糊弄亲友,那么,如今一些购买假文凭的人又是图什么呢?买了假文凭用来欺骗国内见识不多的企业以应聘,一些不学无术的所谓海归还凭着假的洋文凭在国内招摇撞骗,这方面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某著名人士的“西太平洋大学博士”学历了;假文凭的另一个去向是一些官员的档案袋,弄虚作假获得职务晋升、工资增长。有需求就有市场,国内的虚假大学才屡打不尽,也就有了西方国家面向中国人办“野鸡大学”的丑闻。

  由此来看,为了防范“野鸡大学”鱼目混珠,一方面需加大查处力度,构建学历联网查询,一方面更需要对购买和使用假文凭的人予以惩戒,必要时可纳入征信记录,让他们的造假付出代价,得不偿失。此乃釜底抽薪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