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发布消息寻找天津总代理,接着雇高档车来津,然后雇“托儿”演戏,一名男子精心设下骗局,引来百余名年轻人钻进他的“网”中,其中63名想做兼职赚钱的年轻人被骗走了身份证,自以为能赚一笔的“天津总代理”则面临承担万余元经济损失的窘境。

  “划算”的兼职

  “招梅江会展中心协助人员,工资95元/天,日结,管午饭。”天津外国语大学的小纪看到微信朋友圈晒出来的一条兼职信息,觉得价格划算且工作压力不会太大,便很快联系到发信息的领队,并在其引导下加入这个临时成立的兼职群。群里的成员都是她这样要在3月4日、5日、6日三天做兼职的人。大家彼此不认识,只有少数人彼此相识。

  4日上午,小纪在领队的要求下来到天津站肯德基等进一步消息。她记得很清楚,大约11点时,肯德基里面人还比较少,慢慢的人越来越多,开始有像她的领队一样的人发布号令,让大家安心等待,下午集中住宿和培训。她的领队说,为了办理住宿手续和培训,她们必须把身份证上交。“领队之前说不需要交身份证,只是让带着,说看一眼就行,我也不知她为啥就要身份证,但我也没想就给她了。”她还记得,不同的年轻人把身份证给了各自所属的领队,又由领队转交给同一个人。

  小纪回忆,大约13:00,有个领队招呼人上了一辆大客车,说是要去梅江会展中心帮忙,小纪的领队告知他们的任务是下午入驻酒店等候培训,培训也按工资结算。随后,有人送来了午饭,她们吃过午饭后,被领队告知要前往赣江酒店。“当时来了一辆大客车,我上去时被告知车上坐满了。有一个光头男子对我说,这是公司统一行动,我可以打车去,回头到了宾馆给我报销。我寻思着以前做兼职时候也有类似的情况,就找了一辆出租车。当时大客车司机说不认识路,还是让我拦出租车司机带路去的。我当时还纳闷,既然是公司派的大客车,又是公司活动,怎么司机会不认识路呢。”

  63人被骗身份证

  到了宾馆,并没人给小纪报销车费。整个下午,她们既没有被安排培训,又没有被告知下一步工作计划,每次问领队,都会得到他也在等消息的回复。带着疑惑和不安,小纪和同学睡下了。

  按之前的约定,大家5点起床,6点到酒店前台集合。这时酒店前台工作人员的说辞,让他们吓了一跳。“酒店的人说,让我们先结房费,我们一问才知道,原来招聘公司只给我们订了一天的房,根本没结账。紧接着下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找到各自的领队,却找不到天津总代理,便赶紧报警。”小纪说,大家彼此交流时才知道,共有63人的身份证被领队收走,由同一个人上交给一名叫“李总”的男子,和4日让小纪打车的男子是同一人。

  63人分别找各自的领队讨说法,领队连呼委屈,因为他们的消息也是来源于“天津总代理”。

  记者在小纪的帮助下,找到了另外几名被要走身份证的同学,她们叙述的情况与小纪相仿,都是由不同的领队通过不同渠道发布的消息,并统一安排到赣江宾馆住宿。

  公安河东分局春华派出所民警告诉小纪等人,他们很可能遭遇了骗局,骗子的目的就是骗走他们的身份证,不排除未来使用这些身份证进行不法行为的可能,若将来大家接到关于涉及身份证信用卡诈骗的信息,派出所可以帮他们证明“清白”。但是否可以找到骗子本人,警方尚需调查。

  神秘的“李总”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小纪和其他大学生所说的天津公司“总代理”——27岁的赵姓男青年。接受采访时,他也是大呼上当受骗,“他们被骗走了身份证,可我被迫要支付所有人的餐费、住宿费、租车费,将近2万元。”

  赵先生说,3月2日,他看到网上有招聘兼职的消息,便通过信息中的QQ号和手机与发布者取得联系。自称“李总”的男子说,这次活动是3月5日、6日,该公司在梅江会展中心举办的婚博会要招聘协助人员,至少需要80人,人越多越好,因为招聘的人多,所以不要求必须是大学生,谁去都行。赵先生曾经组织过不少兼职活动,但如此庞大规模的人数还是第一次遇到,于是他承诺作为李总在天津公司的“总代理”负责此事,赶紧通过各种关系网发布招聘信息,并找到几位熟悉的领队,再由他们发布信息,招揽兼职人员。在几位领队的帮助下,他总共召集了约120人,其中一部分是大学生,也有一些想利用六日做兼职的年轻人。

  “李总让我们4日中午到天津站的肯德基集合,说有大巴接。所以我让领队安排大家自行前往肯德基见面。”赵先生回忆,“李总”乘坐一辆高档轿车,还带着一名助理,并称这名助理帮他负责天津所有业务,言谈举止中,助理对“李总”表现得唯唯诺诺,语气恭敬。“在‘李总’的安排下,一辆大巴车先将50多人送往梅江会展中心换工作服,说到了那边就有人接待,剩下的人先到酒店住宿等着晚上培训。于是我给大家订了餐,又把人带到赣江酒店。”

  和赵先生一起前往酒店的,还有“李总”的助理,以及“李总”的司机。一行人到了酒店,一直没接到进一步消息,后来发现“李总”手机关机,于是大家开始催助理想办法。没想到在大家的催促下,助理说实话了。“原来,他是‘李总’在天津站附近花钱雇来的托儿,‘李总’要求他演一场‘戏’,要表现得对他唯唯诺诺,事成之后给他200元劳务费,他被告知到酒店等着领钱。可‘李总’刚才明明说,他有事先去北京,让我有事找助理联系。”没想到,助理说完后,大巴司机也跟着说,他根本不是李总公司的职工,也是等着到酒店结账的……

  赵先生赶紧联系到梅江会展中心领工作服的领队,没想到对方说,那边根本没人接待,之前留的电话一个都打不通,大家在外面冻了2个小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因为当时走得急,谁都没上交身份证。

  3月3日晚上,赵先生等人赶紧报警求助,并于次日向所有人“交代”事实。虽然他并没有被骗走身份证,但整件事是由他来组织的,他不得不承担1500元餐费,总计万余元的住宿费等。记者联系到赣江宾馆,工作人员称当日房款约为每间200元,但未透露其他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