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厘米

  17年前,17岁的桑兰到底是怎么摔成终生瘫痪的?最近,一份新的证据冒了出来。美国一位运动科学家公开了他的结论:导致桑兰摔伤的直接原因是 她踩错了踏板的部位,更具体一点说是她起跳的时候,双脚踩在了踏板的前沿儿部位,比通常的踩踏部位靠前了20厘米。这20厘米的错位造成了桑兰的残疾,后来又引发了旷日持久的媒体喧哗与著名的“跨国天价官司”。

  17年来,桑兰一直指控罗马尼亚体操队的教练Octavian Belu(奥克塔万•贝鲁)在她起跳之前的瞬间去撤垫子,说那才是她摔伤的主要 原因,她的教练刘群琳、美国体操协会、友好运动会的主办机构也负有一定的责任。新的证据显示,桑兰的指控并没有根据。贝鲁不仅没有撤垫子,而且还是桑兰摔 伤后第一个走到她身边帮助她的人。

  天地良心

  17年过去了,桑兰受伤的原因还有那么重要吗?

  人类是社会的动物,任何一个单体的不幸,都会触动群体中的其他成员。故此古人云,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倘若一个代表自己国家在异国他乡比赛的花季少女受到外国人的干扰而摔成瘫痪,她的同胞无动于衷,不理不睬,那他们一定是患上了良心麻痹症。

  反过来说,桑兰受伤倒地后,贝鲁是第一个走到她的身边施以援手的人。在过去的17年间,桑兰在媒体上和法庭上不停地指控贝鲁撤垫子,却从不提供任何证据。以这样的方式来指控自己在生命危难之时第一个出手相救的人,也是大家难以接受的。

  和其他类似指控相比,桑兰的撤垫子指控影响更大。

  首先,桑兰是中国的“社会名流”,她在4个版本的起诉书中,都是这么向美国法庭介绍自己的。她是全国青联委员,当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申办大使和对诚信要求很高的体育彩票的形象代言人,她的故事被收入小学的语文教科书中……

  其次,她在境内和海外的诸多媒体上指控贝鲁撤垫子导致她摔成瘫痪。有的级别很高的媒体,在多个频道,多个栏目中反复播出桑兰那未经任何求证与核实的指控,形成了持续的放大效应。

  再其次,她的指控持续了17年之久,而且仍在持续中。

  最后,她的指控跨出了国门,指控的对象从贝鲁开始,后面衍生出数十个机构和个人,涉及外国人、中国人和海外华人。

  回到当年

  桑兰参赛而受伤的友好运动会英文名称是Goodwill Games,直译的话应该是“善意运动会”。17年后回头看,桑兰“跨国天价案”的许多纠结都跟“善意”二字有关。

  1998年友好运动会在纽约举行,这是第四届也是最后一届友好运动会。7月21日的傍晚,长岛拿骚县老兵纪念体育馆里,女子跳马的比赛即将开 始,参赛选手正在做着赛前的热身准备。桑兰的热身动作是Layout Cuervo,中文的叫法是前手翻直体前空翻转体180度。这个动作在结束时应该是 双脚落地,而桑兰却是颈部撞在了垫子上。她当时就躺在上面无法动弹。虽然很快就被送进了拿骚县医疗中心,后又转至纽约西奈山医院,而且得到著名医生的手术 救治,桑兰最终还是因为折断两节颈椎而造成胸部以下瘫痪至今。

  原因?

  桑兰受伤后,人们自然要追问她受伤的原因。次日,友好运动会组委会组织了有8名权威人士出席的新闻发布会,报告桑兰受伤后的救治情况,解释悲剧发生的原因,并随后发布了权威的会议发言记录。

  美国体操协会主席Kathy Scanlan(凯西•斯坎兰)女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向你们保证,本次赛事、垫子的摆放、器械全都绝对符合 国际标准。”“这(桑兰摔伤)是一个意外事故(Accident),我想大家都能明白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它(桑兰摔伤)不是由不安全因素所导致 的。”

  美国体操队的协调人Peter Kormann(彼得•考曼):“不论你怎样理解Accident(意外事故)这个词(的含义),它(桑兰摔伤)都是一个意外事故。”“那是一次失误(Mistake)。”

  他认为,桑兰在空中翻过头了,导致脚该落地的时候没落地;头冲下不该落地的时候,偏偏却落了地。

  友好运动会中国代表团团长、中国奥委会秘书长屠铭德在发言中两次使用“Incident”这个词来形容桑兰的摔伤事件,也承认那是一次意外。

  美国体操协会为参赛的所有体操选手购买了重大意外险。相关的保险公司没有出席那次发布会。但是,他们也接受了意外事故这样的调查结论。对于保险 公司来说,这样的结论是不能轻易认可的,因为他们将要为此支付最高可能超过1000万美元的赔付金。从后来17年间他们一直履行合同的做法可以推断出,他 们对桑兰摔伤是一次意外事故的结论没有异议。如果不是意外事故,而是管理疏失,甚至是蓄意破坏造成了桑兰的摔伤,明明可以免责的保险公司何必要心甘情愿地 充当一个冤大头呢?

  综上所述,意外事故发生后,官方的结论众口一词,绝无二致,全都说桑兰的摔伤是一次意外事故。桑兰本人最初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也是这么说的。但 是10个月后,在离开美国返回中国的前夕,她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的时候,突然改口说,罗马尼亚教练贝鲁撤垫子才是她摔下来的直接原因。这是她第一次公开讲 罗马尼亚教练撤垫子的事情。此后的17年间,她始终坚持这一说法,但是具体情节飘忽不定,变幻无常。除了撤垫子,她后来又加上了教练刘群琳看到她犹豫,便催促她“别犹豫,冲过去!”的喊话。再到后来,又有了她看到贝鲁撤垫子后,便一边跑,一边摆手示意让他别撤的内容。

  同桑兰在媒体上的飘忽一样,桑兰在起诉书中的说法也不尽一致。从2011年4月28日递交第一版起诉书后,桑兰4次修改她的起诉书。在总共5版起诉书中,最后一版的说法,理应是桑兰最为认可的“终极版”。新出来的物证,恰恰证明了这“终极版”的指控没有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