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日晚11时20分左右,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所属的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截至8月13日18时,此次爆炸事故共造成50人死亡;住院治疗701人,其中重症伤员71人。目前,现场火势已初步得到控制,扑救工作仍在进行中。

  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天津海事局指定的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

  纸面上看,企业仓库现场的风险管理措施不可谓不健全到位。在2012年公示的《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中的提示的风险包括:“拟建项目涉及的物料大多为危险、易燃物料,在物料运输、贮存过程中,存在一定的环境风险。”但企业强调:“在采取有效的防范措施、制定相应的应急预案的前提下,事故风险在可接受范围内。”

  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沟通机制不健全、应急管理能力欠缺这两个历次类似事故暴露出的顽症,同样体现在本次天津爆炸事故之上。

  谁批准在居民区旁建危化品仓库

  爆炸后,大量历史信息浮出,这时大家才发现,早有专家指出,天津港的危险品贮存密集度太高,且与周边居民区距离过近,容易引发危险。

  爆炸之后,临近居民开始追问:为何住宅小区会紧临危险品仓储物流园?当时是如何规划的?又是怎么通过环评的?

  根据国务院《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危险化学品仓库与周边建筑的安全距离为1000米,但此次爆炸点的周围1000米内,有超过5600户住户。

  在一些城市规划专家看来,这场悲剧,正是因为当地政府忽视相关企业与民众的知情权所致。

  2009年,塘沽、汉沽和大港三大区撤销建制,并升级成为滨海新区。天津市高层一直希望,利用沿海交通优势打造物流港口中心,这也成为是天津市的重大服务项目之一。但是,危险化学品存储基地的建立,并未告知附近的地产开发商们。

  8月12日的爆炸,使爆炸点附近多个小区受到不同程度损失,其中包括万科(000002.SZ)开发的海港城、金域蓝湾、双子座小区。该区域规划的居民小区众多,除上述万科三个楼盘外,合生(00754.HK)和万通(600246.SH)等众多房企开发的十余个楼盘,均位于该仓储物流用地周围。

  海港城(又名“清水蓝湾”)是万科集团与天津港(600717.SH)的合作开发楼盘,有住户近3000人,距离爆炸现场仅600米。“不知道怎么通过的评估?小区业主若知道附近有危化品仓库,谁会买这里的房子?”一名业主告诉《财经》记者,他在该区域已工作5年,从未有人告知他附近存储有危化品。8月12日夜晚的爆炸,将其家中的窗户玻璃全部震碎,门槛炸掉,他仓皇逃出小区,仅来得及带上手机。

  事发后,众开发商们开始努力“自辩”、“自救”。万科在回答《财经》记者问询时答复:万科海港城一期于2010年年底开盘,二期于2011年5月,三期开盘是2014年6月。所在区域为天津港国际物流生活服务区,属于住宅用地。2010年4月万科获取土地使用权,当时周边尚未有普通物流仓库,之后仓库建成,但万科未被告知它会被改造为危化品仓库。

  中外油气化学产业联盟负责人赵卫华,在该保税区一家危化品企业任HSE(健康、安全、环境)负责人,他告诉《财经》记者,发生爆炸的仓库很特殊,属于危化品周转仓库,国外集装箱里卸下的货品在此暂存,等报关之后会再运走。因此危化品种类和来源均不固定。它不像其他危化品仓库,会固定存放数家企业的几种指定的危化品。

  这正是在爆炸之初,消防部门未能及时了解所存储危化品种类的一大原因。

  由于现代城市建设的不断加速,以及市政整体规划未对石化等高危品存储予以充分重视,导致旧有的布局与管理体系无法适应新的市政发展。事实上,国内近年历次重大化工事故中,政府忽视甚至漠视与民众的沟通,均为诱发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

  石化工业城市大连,曾在四年内发生七次爆炸事故。一位两大石油公司的工程师曾对《财经》记者抱怨,市政规划把高楼建到企业以前铺好的管道上,使企业无法正常巡线,但发生事故后,企业还要背责任。

  与大连等城市一样,此次爆炸暴露出的问题,仍然是基层政府和相关官员罔顾法规,既未做好规划工作,也未做好相关安全信息的披露工作。

  在环保压力日增的情况下,各地的化工项目环评审批会更加严格。但由于当地政府有意者无意忽视与企业、民众的沟通,已经导致民众怀疑政府的监管与规划能力。

  2012年,宁波镇海发生了反PX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该PX项目是镇海炼化年产1500万吨油品、120万吨乙烯扩建工程中的一部分。实际上,2009年前后,该扩建工程的规划环评即启动。并且该项目因为环保标准提高,规划环评时间拖延,光环境质量监测就做了三次。环保部不断要求增补相关内容,过程中还希望镇海炼化砍掉一些有可能产生污染的装置。

  但是,由于地方政府在此类公共政策方面缺乏让民众参与的程序,信息披露不透明,同时单方面决策引发了民众的不信任,终于在2012年10月发生“集体散步”。

  事后,宁波市政府表态不再建设PX项目,停止推进整个炼化一体化项目。“政府停项目,企业受伤害”,这种双输的局面在厦门、大连等地反复出现。

  多位大型炼厂的负责人向《财经》记者抱怨,公众缺乏起码的化工常识,难以与之沟通,加之环评审批流程中,公众意见并不重要,因此企业只要落实政府意见即可通关,这导致企业与民众的沟通更加缺失。

  除了处理好政府、企业和民众三方的沟通机制外,政府对化工项目的监管也同样重要。在这方面,作为亚洲石化中心的新加坡堪称楷模,其裕廊岛石化基地因产业高度聚集、管理模式先进,被认为是全球石化基地的一个标杆。成功原因,正是新加坡政府近乎严苛的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