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亲笔信:被“已声明解除代理”的律师公开

  7月21日,媒体曝光了两封林森浩的亲笔信,其中一封是写给父亲林尊耀的,在这封信中有“我确实向黄洋投了毒,我只能认,也必须认”等语。7月27日,在最高法的刑事庭内,林尊耀也和法官谈到这封信。林尊耀对法官说:“我至今都没有收到。”

  “那封信是儿子6月5号写给我的,为何没有将这封信转交到我手里?在没有任何人跟我沟通、取得授权的情况下,竟私自把这封信公开了。”林尊耀说,“在刑事庭内,我当场还向法官强调,这封信的疑点很多,和前几封家信的语言和风格存在很大差异。”

  对于林尊耀的这些质疑,法官当场给他做了笔录。

  林森浩这封6月5日的家信,据媒体报道是林森浩的二审辩护斯伟江从律师唐志坚处获得。在7月7日,林尊耀发布声明称,自己已失去了对唐志坚的信任,由此结束和他的委托关系。

  7月31日,林尊耀再次手写了一份声明,称希望二审代理律师唐志坚律师退出本案的代理工作。

  为了能够救子,林尊耀曾两度为儿子更换律师。对于本次更换律师,林尊耀说,主要是不认同二审律师斯伟江和唐志坚的辩护策略,因此聘请著名死刑复核律师谢通祥,并在6月2日签订委托书。

  在6月15日,谢通祥会见林森浩。会见中林森浩给谢通祥律师签署了授权委托书。

  

最高法刑事庭的传达室内,林尊耀在签署材料准备提交。最高法刑事庭的传达室内,林尊耀在签署材料准备提交。

  林森浩母亲至今不知儿子被判死刑

  8月1日,林尊耀一行离开北京。对于案情,林尊耀并不愿意多说,只表示相信法律。

  “两年来,我哥哥的身体越来越差,记忆力、视力都不行了,60岁的人了。我嫂子有心脏病,每天都要吃药。”林森浩的叔叔林尊东说,“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儿子被判了死刑,只知道儿子身上发生了大事,被警察抓起来了。”

  林尊东说:“如果林森浩真的被执行死刑了,我嫂子肯定捱不过去。现在全家都瞒着她。”

  除了家里人外,他们也都给邻居说了,请求大家保密,千万不能在林森浩母亲面前谈论这件事,更不能说已经被判了死刑。林尊东说,“嫂子就是普通的潮汕农村妇女,听不懂普通话,平时看电视就看当地的地方戏曲,因此也没在新闻上看到。”林森浩的母亲现在只是知道儿子被警察抓起来了,她很想念儿子,也会问家里人,但家里人都给搪塞过去,“她一定也隐约知道了一些,但还不知道儿子已经被判了死刑”。

  林尊东说:“现在都不敢去看嫂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对话林尊耀:“我现在非常想念儿子,也非常想见他”

  问:二审结束后,有没有去见过林森浩?

  林尊耀:没有见过他。我申请过会见,但没有被批准。我现在非常想念我的儿子,我也非常想见他。

  问:现在身体怎么样?上次昏厥后,现在好点没?

  林尊耀:现在记忆变得很差,身体就那样了。

  问:除了6月5日那封信外,林森浩一共给你写了几封信?

  林尊耀:加上6月5日这封信,我知道的一共四封信。一审、二审时,他各给我写过一封信。还有一封是6月8日他写给我的信,这封信是谢通祥律师在上海会见他时带给我的,这也是我手里唯一一封他亲笔信的原件。前面两封信,我都没有原件。6月5日的那封信,最高法的法官说还在上海的法院。

  问:主要在信里都讲些什么?

  林尊耀:他会在信里安慰我们,交待一些事情。 除了6月5日的那封信外,其他的三封信,你们可以去看一下,都有抬头,而6月5日的这封信和其他三封信的语言和风格很不像。在去年3月的信里,他还在信里推荐我们阅读《心灵控制术》。

  问:为什么会推荐《心灵控制术》这本书?

  林尊耀:他在信里写了理由,但他以前从来没有给我推荐过书,我也没有阅读的习惯。我觉得他给我推荐这本书有另外的含义,契合他现在的处境。

  问:您委托的谢通祥律师向最高法做了死刑复核的延期申请,现在还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个月准备做些什么?

与本案相关的部分卷宗。与本案相关的部分卷宗。

  林尊耀:最高法院确实延期审理了此案。我要尽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