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靡全球的“彩色跑”(Color Run,又称“彩虹跑”)用的彩粉属于可燃粉尘?这恐怕让很多“跑迷”始料未及。27日,在台湾发生的粉尘爆炸,让不少人首次意识到这些彩粉的可怕威力。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我国曾有20多个城市举办过“彩色跑”,但不少参与者、主办方却都对彩粉的安全性一知半解,卖家对易燃性只字不提,现场的危险警示非常少。针对爆炸,不少网民甚至发出“全面叫停”的呼声,“彩色跑”究竟安全吗?该全部禁止吗?

  “彩粉”安全吗?

  属于爆炸性混合物的一种

  根据初步判定,此次台湾新北八仙乐园发生爆炸事故的原因,是主办单位为了增强舞台效果,工作人员使用二氧化碳钢瓶,把粉末(指彩色粉雾)射向民众区,也就是靠近舞台西侧。粉尘末遭遇热源引发爆炸,但究竟是灯光还是抽烟导致,还在寻找引燃火源中。

  目前,新北市境内已禁办任何粉尘活动,台中市政府也表示对于任何使用火、粉尘等有燃烧爆炸之虞的活动,包括游乐场所、公园、园道、广场等,采取从严审查立场,禁止使用这类易燃物质。

  专家介绍,这种彩色粉末主要是用的玉米粉,易燃、密度高,遇火容易爆炸燃烧,常用于大型的活动、游乐场所,而最常见的就是用于近两年风靡全球的“彩色跑”中。

  根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已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了300多场彩色跑活动。2013年,“彩色跑”被引进至中国,包括广西南宁、江苏苏州、湖南长沙、北京、上海等全国至少20多个城市都曾举行,目前还有不少城市已申报并报批,这些项目的组织方也五花八门:有房地产开发商、企业、公益组织、行业协会、学校社团、政府部门等。

  “类似舞台效果,‘彩色跑’等用到的彩色粉原料多为玉米粉,但无论是玉米粉、太白粉、地瓜粉,专业术语都属于‘爆炸性混合物’的一种。”华东理工大学安全工程咨询中心主任乔建江说,如果遇到火源并爆炸,其威力不亚于气体爆炸。

  乔建江介绍,一般这种粉尘达到爆炸需要看六个条件:三个主要条件是可燃物的浓度、助燃物的浓度和点火源的强度,除此之外还要看粉尘的浓度即粒径大小,干湿度即粉尘的含水量,最后才是一定的空间。“也不一定是封闭空间,一定空间内粉尘达到一定的浓度,也会引发爆炸。”

  公众知道吗?

  不少人对易燃性“没概念”

  来自北京的高小姐6月中旬刚刚在北京参加了一次“彩色跑”,她告诉记者,主办方会提供一件衣服,号码牌、胸针,捂口鼻的小方巾和一包彩粉等。“那次‘彩色跑’分为五个站,每个站工作人员会集中会喷洒彩粉,你也可以到站后在大桶里自己去取,现场也有售卖点,不少人会在现场购买更多的彩粉。”

  不过,高小姐并未在现场看到任何关于尽量不要接触明火的安全性提示,或者禁止吸烟等标志。“对这种粉末会爆炸完全没有概念,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一点后怕的,如果在人员集中的站点处,有人点燃了粉末,或者抽了烟,可能也是会爆炸的”。

  记者29日在淘宝搜索发现,这种彩粉售价比较便宜,100克价格大约2元左右;销售也很火爆,不少卖家累计成交量都已过万袋。彩粉主要是由玉米淀粉和各种食用色素加工而成,售卖页面上提示,“完全无毒害副作用,对人体及环境不会造成任何损害。食入后无症状,无需呼吸保护措施,但建议戴防尘口罩。”

  而且,不少卖家对是否可以火源、现场是否可以吸烟等,几乎都只字未提。“在室外没事的,放烟花都可以,更完全不需要禁烟。”一位淘宝卖家表示,和平时玩的面粉一样,就是把这个产品撒到火上都不会烧着,在室内举办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事项,“台湾那个只是巧合,只有空气中的面粉达到一定的饱和度,遇到明火才会点燃,现实生活中达到那个饱和度很难的。”

  去年9月,上海也首次举办了彩色跑活动。记者采访了“彩色跑”上海站赛事执行方的一位工作人员。他表示赛事引进后,并没有彩色粉末使用方面的危险警示,“但是台湾这次事件,给大家敲响了警钟,我们会在活动报批中加强对安全性的控制。”

  要全面禁止吗?

  加强审批和监管很关键

  上海市公安局一位曾参与大型活动安保的警员告诉记者,上海目前对于类似彩色跑活动的举办有具体的审批措施,“包括路线、参与人数、活动使用器具等,都会进行审查。”他表示,对于粉尘可能产生的危害性,警方有一定的预估风控和应急准备,但是细化的标准因为有较高的技术含量,警方目前在这方面还有欠缺。

  专家认为,作为一项全世界都在举行的运动,因为一次爆炸就因噎废食、将“彩色跑”完全喊停,并不现实。但彩色粉末并非百分之百安全,未来在大型活动的审批、安全性评估和彩粉的管理上,都亟待加强。

  专家表示,根据活动内容,需要不同部门的审批,包括消防、公安、文化、宣传部门等,关键是要进行有效的管理,权责分清、有效监管,如果管理的部门很多,但是没有对关键问题进行提醒、监管,会有更大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