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盐姑娘阿玲(化名),在她29岁那年结婚,可突然又不甘心,婚后隔天她就找理由和老公离了。

  可是,为了不伤父母面子,他们在离婚的状态下还办了酒席。

  办完酒席后,没几天两人就分开住了,男方阿力(化名)觉得阿玲骗婚,几次讨要彩礼、礼金等无果后,将阿玲告上了法庭。

  日前,海盐法院调解了这起婚约财产纠纷案。

  父母催逼之下

  匆匆登记结婚

  阿力和阿玲是2011年底经人介绍认识的。当时,阿力30岁,阿玲27岁,在海盐这样的小县城,已是被催婚的年龄。

  两人对彼此第一印象都不错,就尝试谈起了恋爱。

  相处了大半年后,三十而立的阿力成家心切,父母也催得急,就几次和阿玲提出要结婚;可阿玲的态度却犹豫不决——阿力并不吸引她,但眼下也没更好的选择。

  转眼处了快两年,双方父母都着急了,阿玲的父母见她快30岁了,一直催她结婚。

  两人应付家长,说已经领证了,酒席找时间再办。可这谎言哪里骗得了精明的家长,很快被戳破了。

  顶不住父母的压力,2013年初,两人去登记结婚。

  女方不愿将就

  借故办了离婚手续

  不过,阿玲心里是不乐意的。她希望能遇到真正相爱的人,可另一方面她又不想让父母伤心。

  为此,阿玲找了个借口,说她在嘉兴买了套房子,要办贷款,她要开单身证明,因此要“假离婚”,等办好贷款后再复婚。

  阿力心想,自己确实没在买房上出过力,就同意了。两人结婚登记隔天去办了离婚手续。

  不过,请帖已经散出去,约定的婚期就在眼前,为了不让双方父母面子上过不去,两人在离婚手续后第三天操办了婚礼,宴请了亲朋好友。

  喜宴结束后,阿力就催促阿玲去办复婚手续,可阿玲一直找借口拖着。阿玲本在嘉兴工作,阿力在海盐,两地开车需要一个小时。

  起先,阿玲态度还算坦诚,说自己结这个婚有点犹豫,她对阿力不反感但也谈不上喜欢,想给阿力一个“考察期”。如果期间她对他有了感觉,马上去复婚。

  话虽这么说,可阿玲并没有给阿力表现的机会。她很少和阿力见面。阿力找了她多次,她都不肯复婚,被逼得急了,就不搭理阿力,电话也不接。

  财产分割协商不成

  最终闹上法院

  一段时间后,阿力也是筋疲力尽,打算彻底了断,于是和阿玲去协商彩礼、礼金、首饰等分配问题,可两人多次协商都有分歧。阿力觉得阿玲彻头彻尾就是“骗婚”。两人有两次闹到报警,警方也没调解成。

  这协商的过程,拖了将近两年。

  今年4月,见协商不成,阿力将阿玲起诉到海盐法院。

  阿力要求阿玲返还6万彩礼钱和价值4.6万元的金银首饰。阿力提出,从结婚到离婚再到操办婚礼,两人此后并没有共同生活,这笔钱理应全部返还。

  不过,在阿玲看来,彩礼钱都买了家具、电器放在阿力家里,找她讨要没有道理。庭审中,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案件涉及彩礼返还问题。因彩礼是一种婚嫁习俗,有隐蔽性,实践中较难举证。见双方都没了感情,承办法官就劝大家各让一步早点解决问题。

  经反复调整解决方案,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6万彩礼算买家具电器的钱,不用返还了,而为了结婚买的6件金饰,阿玲返还其中3件。

  另外,钱报记者从海盐法院了解到,因为法律适用关系不同,阿力起诉阿玲还有两起案子在民庭已立案,一件是分配婚礼上收到的礼金,另一件是讨要交往时男方的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