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一边是的哥与专车的恩怨情仇,一边是打车软件的“免费”优惠,出租车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动。在这场共享经济引发的交通秩序变化中,政府、专车公司、出租车司机多方势力交织混杂,博弈正在进行。

  出租车市场带血厮杀 专车面临生死劫

  多种出行模式并存的局面会比预想更快到来,互联网企业竭力在法律缝隙中扒出生存空间,政府被倒逼着进行利益重分配及市场扩容——参与角力的多方,正在尽可能为这块模糊地带画下更精准的规则金线。

  5月21日,天津市数百辆出租车为对抗互联网专车,集体停驶。而在数天前,杭州市才刚刚出现出租车大面积罢运。5月18日,上海大众交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国平曾在“上海出租汽车信息服务平台”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已有15个城市发生大规模的不稳定事件,希望上海不要发生。”

  在中国各省市乃至全球,由互联网打车软件引发的出租车市场矛盾正在激化。

  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利益受到侵犯、颠覆是所有矛盾的直接原因。

  互联网专车,即由滴滴快的这类打车软件公司与汽车租赁公司、劳务输出公司、司机签订“四方协议”后上路的汽车。打车软件向汽车租赁公司购买或租赁运营车辆,汽车租赁公司向劳务输出公司寻求有资质和业务能力的司机,劳务输出公司与司机再签订劳动合同。这样的业务模式规避了现行的客运管理规制,实现了曲线“合法”。

  互联网专车绕过了出租车行业传统的数量、价格和资质管制,扩张迅速。而且,为拓展各自软件服务平台,互联网企业均采取巨额亏损补贴专车的方式以吸引更多的私家车加入。

  随着竞争的白热化,一些打车软件公司甚至抛开“四方协议”,直接与私家车司机展开合作。

  于是,政府出手了。

  4月30日晚,广州市工商、交委、公安联合行动,对Uber广州分公司进行联合执法检查,对一批手机终端等相关经营工具进行暂扣处理,并对部分违法经营行为进行查处。

  5月6日,Uber成都办公室被查封。

  5月12日下午,滴滴公司内部人士证实,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在洛阳的办事处遭当地工商联合执法查封。

  《财经》记者数次联系Uber创始人Travis、Uber上海区总经理王晓峰,除了“感谢理解和支持Uber”,未得到有关被查事件的正面回应。

  AA租车CEO王利峰对《财经》记者表示,Uber在广州被查封,显示出政府态度异常坚决,因为很少有工商、公安、交管联合执法行动。

  广州市交委客运管理处处长苏奎称,Uber在资本力量的推动下拓展到全球多个城市,但这些城市都没打破出租车的特许经营机制。查处Uber广州分公司只是禁止其不合法的部分,苏奎否认官方反对专车的说法。他称,Uber不具备营运资格,触碰了交通部门的底线。

  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尤查·本科勒(Yochai Benkler)认为,正是“公地悲剧”激发了“共享经济”,这种经济的特征是所有人都是为了自我利益而行动,为了提高自我生活质量,以及面对自然资源日渐衰竭而进行资源共享。

  而在现实层面,Uber、滴滴、易到,这些曾被资本和市场所追捧的共享经济模式代表,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这场共享经济引发的交通秩序变化中,政府、专车公司、出租车司机多方势力交织混杂。一场涉及百亿元市场的博弈正在进行。

  专车白与黑

  这种先进的互联网模式发生了变形,刷单成为一个颇有规模的产业链,从“买卖乘客号”“接单”到“代刷”都有专人操作

  今年3月,滴滴月度环比销量增长突然从100%跌至50%。这对一个月亏损达1亿元左右的公司来说,没有达到目标的增长可能意味着死亡。

  滴滴内部认为,正是由于Uber挑起的竞争,使得自己的业绩下滑。Uber是起步于美国旧金山的互联网企业,自成立之初便持续亏损,可凭借五轮融资,它的估值已超400亿美元。据公开信息,Uber进入了全球超过50个国家的300个城市运营,前后亦遭受14个国家和地区的封杀。

  2014年7月Uber进入中国,上海区总经理王晓峰曾表态:不接受任何私人车辆和私人司机,也不会付款给私人账户,所有在Uber平台上做生意的都是有正规资质的租赁车公司。但因拓展不利,自2014年12月起,Uber开始大举与私家车主合作,推出了它的主力产品“人民优步”。

  今年5月,《财经》记者曾以私家车主身份,走访Uber司机考试现场和司机之家,发现Uber司机的准入门槛很低,持有驾驶证和行驶本的任何一位私家车主均可成为Uber司机。

  在今年3月之前,滴滴与Uber因为运营模式不同,虽有竞争,但相对温和。然而3月时,Uber对入驻的私家车主展开了强烈的补贴攻势。对乘客来说,Uber车价直接打7折,不定期的折扣甚至达到1折,5折的情况也很常见。同时,对司机来说,这些折扣由Uber直接补齐,并不影响收入,以前需要缴纳的20%平台费也被返还。而此时,滴滴刚刚结束对专车的补贴优惠。

  滴滴内部人士表示,Uber的做法使得自己的乘客流失,而滴滴也难以采取同样的竞争策略。“Uber的体量多大?我们的体量多大?它亏损一块钱,我们就要亏损20块钱。”此前,滴滴公司战略部负责人Stephen称,在中国,滴滴和快的合并后的公司体量是Uber的20倍。

  不甘坐以待毙,滴滴决定回击。5月13日,滴滴宣布在北京等8个城市上线“滴滴快车”。快车和原先的滴滴专车的区别在于,前者没有起步价,而且价格相对专车更为低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