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教育|健康|同城|图集|惠购|世界杯

|注册|邮箱

新浪天津>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大学生失联两个月 父母将赴天津寻子

A-A+2014年11月11日08:29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评论

  失联

  9月8日,江杨告诉父母自己随同学去北戴河旅游,随后一直未回学校。

  休学

  江杨称自己想休学,用两万学费去做生意,但其父表示他从未有厌学情绪。

  寻找

  得知爱子失联,江杨父母立即远赴河北寻找,但并未找到,父亲怀疑儿子已被人控制。

  11月9日,江仁平接到儿子在天津的学校通知,让其在近日内到天津,与学校一起配合当地警方调查儿子“失联”两月一事。9月8日,当学校放中秋假期后,20岁儿子江杨与老乡到北戴河旅游,至今没回学校,且与家人和学校失去联系两月之久。

  期间,江杨曾向父亲和老师表示,想休学,用两万元的学费去做生意。江仁平用儿子同学的QQ联系儿子,排除了儿子进入传销组织的可能性,但却怀疑儿子已被人“控制”。

  “失联”两月 大学生带两万学费旅游

  江杨,今年20岁,家住达州市宣汉县,是天津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大二学生。今年中秋节前夕,他告诉父亲江仁平,他将和同学利用假期,一起到北戴河、秦皇岛旅游。江仁平说,儿子的学校是在8月30日开学的,8月27日,儿子和好友结伴离家去天津。

  8月30日,江仁平将18000元学费和两个月生活费2000元全部汇给儿子。江杨离开学校时,带走了父亲打来的2万余元学费和生活费。9月15日,儿子的班主任电话告知江仁平,假期结束后,江杨没回学校。并且“直到现在,还没交学费。”经班主任催促,江杨说出不想念书,要休学做生意的念头。

  江仁平经过多次确认:“他在电话中都说不想读书,想做用学费去做生意!”虽然江仁平多次电话联系江杨,但儿子均未说出自己的位置,一直闪烁其词。因放心不下,9月16日,江仁平夫妻带上儿子的一张寸照、学生证复印件等证明材料到天津学校内,了解情况。

  通讯中断 父亲曾疑其被骗入传销

  从9月15日至9月19日,江家人每天至少会给儿子打4次电话,催促江杨赶回学校。江仁平说,为将儿子哄回学校,他曾电话中告知儿子,称同意其休学,但必须先回校办休学手续。儿子同意了,于19日上午告诉他,自己已买18日返回天津的火车票,正赶回学校。

  9月19日中午,当江仁平再次拨打儿子电话时,却传来一阵“嘟-嘟-”的忙音,江杨的手机关机了,随后便一直打不通。

  江仁平曾认为,儿子可能被骗入传销组织了。

  当他联系上江杨的同学和朋友时,让他们纷纷用自己的QQ联系江杨,通过网络转发江仁平的寻子信息。

  “没一个同学收过儿子的回信,他们说江杨的QQ 一直是‘离线’状态。”江仁平称,儿子虽然失踪两月,但是所有亲朋和同学均未接到电话,因此他能肯定儿子没进传销组织。

  艰辛寻子路

  远赴河北父母啃冷馒头找爱子 5 天

  9月20日,为能尽早打听到儿子的确切消息,江仁平夫妇从天津赶到北戴河。5天之中,夫妻俩先后找遍了当地的5个景区,每天清晨带上几个馒头和水。从早上7时开始,两人就手持儿子的寸照、学生证复印件向路人和景区工作人员打听,直至晚上依然没得到任何线索。

  “花了4000多元钱,也在当地派出所报案。”江仁平靠着平时在宣汉县城打零工供养儿子念书,而江杨是家中独子,更承载着江家几代人的希望。

  9月25日,饥寒交迫的江仁平夫妇放弃了此次寻子之旅,搭乘火车回到达州老家。回家后,江仁平在老家的派出所备案,希望民警帮忙寻人。“他没进传销,会去哪儿呢?”江仁平不敢继续想下去,更不明白儿子为何决定要休学,去做生意。他怀疑儿子可能已被人控制。最新进展

  父母将到天津 配合警方调查

  据江杨宿舍内的一名川籍同学说,江杨离校前曾告诉了班长,他将与几名四川老乡去北戴河旅游。然而,该名同学并未与江杨同行,中秋假期结束后就一直没见到江杨回来。

  江杨的班主任老师说,上学期期末考试时,江杨曾有3门功课挂科,经补考已有两门通过。“他很喜欢自己的专业,今年暑假还在宣汉医院内见习。”江仁平表示,儿子从没表现出有厌学情绪。

  11月9日上午,天津医科大学电话通知江仁平赶往学校,让其与学校保安配合当地警方调查江杨“失联”一事。过两天,夫妻俩将再次前往天津,“希望在警方和学校配合下,尽快找儿子,让他尽早回校念书!”江仁平期望。

  瞒着父母去银川见网友 南充女孩失联

  10月1日,20岁的南充女孩陈橙(化名)应网友邀约前往宁夏银川后,便再也没有回家。10月12日,确定女儿失联后,陈洪(化名)坐上了前往银川的火车,开始了漫长的寻女之路,6天的寻找一无所获,他却累得瘦了10斤。

  据陈洪介绍,女儿陈橙,今年20岁,是广安市某学校的一名大二在校生。女儿失联是在国庆期间,“国庆放假,她妈妈打电话问她要不要回家,她说学校有活动,不能回家。”

  10月12日,陈洪与广安两名警察坐上了去银川的火车,并于14日到达了银川。在此期间,警方查询到陈橙的通话记录,发现有一个电话号码与她有多次通话记录。拿到了电话号码,陈洪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他拨打了该电话,却一无所获,等到再次拨打时,对方已经关机。

  在银川的日子,陈洪每天都会到一个个小区打听女儿的下落,走累了,他就歇一会,然后继续寻找。6天的寻找,馒头、稀饭、素菜汤就是陈洪的一日三餐,二三十元的小旅店,成了他的落脚处。寻找女儿的日子里,这个男人瘦了足足10斤。“我和她妈妈都下岗了,家里也就这么一个孩子,找不到咋办啊?”电话中,陈洪有些哽咽了。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图集|惠购

新浪简介|新浪天津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