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教育|健康|同城|图集|惠购|世界杯

|注册|邮箱

新浪天津>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11岁少年被母亲用竹条皮带抽打两小时 不治身亡

A-A+2014年4月17日09:44华西都市报评论

  没有人能够体会,在生命最后几个小时,何阳杰忍受了怎样的痛苦。4月14日晚,这名11岁少年在广元市苍溪县龙王沟大石巷家中,被人持续殴打将近两个小时。

汪薇(圈中)被警察带到事发现场
汪薇家的窗外还晾晒着洗后未干的衣物。

  而令人扼腕的是,虽经医生全力抢救,但他最终还是不治身亡,永远停止了呼吸。

  施暴者不是别人,正是何阳杰的亲生母亲,汪薇。昨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赶赴苍溪县,对此次悲剧进行了走访。苍溪县公安局介绍称,目前汪薇已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相关案情正在调查。

  现场

  竹条皮带抽打孩子 惨叫抓人心

  家门紧锁 门口有鞋套手套

  苍溪县龙王沟大石巷,一栋位于坡道旁的居民楼,是何阳杰生前的暂居之地。

  他和母亲汪薇租住在该楼五层的一套住房中,两室一厅。两天前,何阳杰的离世,让这栋楼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娃儿太造孽了,才那么大点年龄,就走了。”昨日上午,华西城市读本记者突然造访该处,附近有不少居民闻讯赶来,唏嘘、感慨。

  在他们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五楼何阳杰的家门口,此时大门已经紧锁,在门口放着一次性手套和鞋套。

  有居民介绍,这是些鞋套和手套,是警方在勘测现场时留下的。

  目击

  孩子蜷缩 女子抡皮带抽打

  过道中,何阳杰的房间紧邻着楼梯,与隔壁一栋居民楼仅有不到5米的距离。

  通过对面居民楼的窗口,可以清楚观察到他房间的窗帘已被拉上,在阳台上挂着一些衣物。

  李先生正是对面居民楼上的住户,事发当晚,他曾目睹何阳杰挨打时的场景。

  “大概晚上8点过,我听见孩子哭声,很悲惨,还掺杂着大人声音。我一时好奇,趴到厨房窗台上看,正好看到小孩挨打。”回忆当时情况,李先生介绍,当时他看到对面5楼一家的客厅里,有个小孩趴在地上,身上只穿了一条红色短裤;旁边,有个女的正拿着一条类似皮带的东西,大概1米长,正在抽打小孩。

  “看着就觉得起鸡皮疙瘩,太可怜了。”李先生说,孩子可能是实在痛得不行,卷着身体坐了起来,但女子并未就此停手,继续用皮带抽打,“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孩子哭声很大。”

  邻居劝阻 女子稍停后继续打

  李先生说,这期间,旁边有邻居看不过去,曾在阳台大声呼喊,“说教训孩子也要有个度,打了这么久,够了”。该名女子听到邻居劝阻,大概停了5分钟,但随后又开始对孩子继续抽打。

  “晚上9点40左右,小孩的哭声变小了,我看见那个女的终于停下来了,端着两碗饭放到桌子上给小孩。不过,小孩并没有吃,只是趴在桌子上。”李先生说,当时他以为没事了,便转身回到屋内。

  直到大约20分钟后,当他再次趴到窗口观察时,发现“小孩趴在卧室床上,女的正在给他换床单”。其后不久,李先生回屋睡觉,“后面的情况,就不晓得了”。

  房东

  出事房间桌上 放有两碗米粉

  徐玉珍(化名),是出事住房的房东。去年7月,汪薇以每年6000元的租金,向她整租下了这套两室一厅的新房。

  “考虑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容易,我才勉强同意(租)给她的。”徐玉珍说,平时自己与汪薇接触不多,仅有过两三次交流。

  悲剧发生后,徐玉珍是通过邻居电话告知,才得到消息。

  “不敢相信!她咋可能会干出这种事情?”徐玉珍说,在自己印象中,汪薇算是一个比较本分的女人,“平时虽然穿着时尚,但待人接物很有礼貌”。

  4月15日上午,悲剧发生次日,徐玉珍曾匆匆赶往出事住房。

  在楼道中,她正好遇上汪薇带着民警,指认现场。两人没有言语交流。

  “她穿着蓝色外套,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徐玉珍说,当时她曾随民警一起进入事发房间。

  “在屋内有3根竹条,其中一根已经断了。另外,还有一根汽车用的传动皮带。”徐玉珍说,当时民警在拍照之后,将这些东西全部取走。

  除此之外,徐玉珍说,她还留意到屋内的一张方桌上,放有两碗米粉,“大碗已经吃了一半,小碗基本没动,有双筷子插在碗里”。

  医院

  四肢发现伤痕 屁股伤势最重

  苍溪县人民医院,是何阳杰接受抢救的地方。他在手术室内,渡过了生命中的最后时光。

  昨日,该院急诊科主任李现发介绍,事发当晚,他们是在10点31分接到电话,“120指挥中心说,在龙门沟加油站对面,有一名意识障碍患者需要救援”。

  闻讯之后,该院医护人员迅速出动。“大概是10点33分,急救车赶到现场。”李现发说,当时何阳杰身上穿有衣服,是被一名中年男子横抱到急救车旁,“她(汪薇)也一直跟着的”。

  在急救车内,何阳杰已经陷入昏迷,医生检测发现,“他的心率只有60”。

  随即,急救车将其紧急接到医院,“路上最多只花两分钟。”李现发说,到达医院之后,他们再次对何阳杰进行了检查,“小孩头部没有明显外伤,但四肢都发现伤痕,尤其是屁股部位的情况最严重。”

  李现发介绍,发现何阳杰情况危急,他们曾组织医生参与抢救。但遗憾的是,在当晚11点27分,何阳杰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大概20分钟后,警察赶到了医院。”李现发说。

  警方

  汪薇已被控制 死因还待尸检

  昨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从苍溪县公安局了解到,事发当晚,警方已对汪薇采取强制措施。

  一位不愿具名的民警透露,经过对何阳杰的尸体进行初检,发现他身上多处存在皮下出血,“可以肯定的是,小孩确实挨打了。但这是否是造成他死亡的诱因,还是主因,还需要在尸检之后才能确定。”

  警方介绍,目前他们已联系上了何阳杰的生父,并通知他尽快赶回苍溪,签字同意对何阳杰进行尸检,以确定他的具体死亡原因。此案的相关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

  ●“她工资不高,但对孩子特别好”。

  ●“小孩每年过生日,她都花钱庆祝,有时还带出去旅游”。

  ●“孩子确实有些调皮”。

  ●汪薇也曾经给同事诉苦,“管不住孩子,很无奈”。同事爱孩子从不让孩子动手煮饭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作为一个11岁孩子的母亲,更应是爱子心切。

  皮带抽打两小时,丝毫不理会孩子的惨叫与邻居的劝阻,汪薇当时心中充满了何种愤怒?什么原因让她停不下毒手?为何会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

  带着这些疑问,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走访了汪薇的工作地和孩子的学校,试图从她同事和孩子老师的口中,寻找一些答案。

  汪薇工作的地方,是苍溪县城的一家美容院,距离出事出租房大约需要2分钟车程。

  昨日下午,美容院一位张姓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汪薇已经有两天没来上班,“我们知道她家里出了事,4月15日上午,她曾打电话过来请假。”

  该负责人称,汪薇平时性格不错,与同事相处都很融洽,“尤其是对自己小孩,特别在乎”。

  该家美容院的上班时间,是早上7点到晚上7点40。“她一个人带孩子,每天中午如果有空,都要赶回去给孩子煮饭;碰到特别忙的时候,她会带小孩去外面吃,从来不让小孩自己动手煮饭。”该负责人说。

  气孩子“管不住孩子,很无奈”

  据了解,汪薇每月的平均工资大约在1500元左右。“她和老公离婚后,基本都是一个人管自己和孩子的生活,确实挺困难。”该负责人称,汪薇并无不良嗜好,虽然在花钱方面非常节省,但对孩子却从未克扣。“小孩每年过生日,她都要花钱庆祝,有时还要带出去旅游。”

  该负责人说,她曾和何阳杰有过几次接触,“孩子确实有些调皮”,汪薇也曾经给她诉苦,“管不住孩子,很无奈”。

  对于此次悲剧,该负责人称,自己并不是特别清楚,但她向记者讲述了一个细节,在事发之前,“汪薇曾被学校老师打电话喊过去,她回来后跟我们说,小孩和同学合伙骗了其他家长的120块钱”。

  该负责人称,当时汪薇比较气愤,她还曾和其他同事进行了劝慰,“没想到会出这个事情。我相信,她肯定不是故意的。”

  老师 孩子学习认真 成绩中等偏上

  从何阳杰的家下楼,沿着一条窄窄的巷子,缓缓下行,再转一个弯,就到了龙王沟路。继续前行30米左右,就是何阳杰生前所在的学校——苍溪县陵江镇第三小学校。步行虽然有三四分钟,但事实上只有一墙之隔。

  学校地处城乡结合部,很大一部分学生,都像何阳杰是转校生。何阳杰就读六年级一班,在班主任牟冬梅眼里,何阳杰个子不高,只有1米5左右,是一个比较听话的孩子,性格比较内向,与同学相处也比较融洽。何阳杰在学习上也比较认真,成绩在班上属中等偏上。

  妈妈常打电话 询问孩子学习

  牟冬梅说:“昨天(15日)早上7点40分,我到班上晨检,发现何阳杰的位置上空着,就马上给何阳杰的妈妈打电话,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于是我每隔几分钟继续打,直到8点过,终于接通了。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说了一句‘我是警察,她这会儿不方便接电话……’随后就挂断了。”

  牟冬梅虽然预感不妙,但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有课,不便家访。

  中午时分,有接学生回家的家长们在校门口议论纷纷,消息又由学生传到牟冬梅的耳朵。还在办公室牟冬梅,听到何阳杰被妈妈打死的消息后,当场伤心地哭了起来。

  有邻居指出,因何阳杰伙同其他孩子骗了其他家长的钱,老师便将此事通报了何阳杰的母亲,于是才发生了悲剧。对于这种说法,牟冬梅表示毫不知情,“何阳杰的妈妈虽然经常给我打电话,询问孩子的学习情况,但对于这个说法,我真的不知道,事发前也没有人找过我。”

  专家 单亲家庭教育 应给予情感温暖

  孩子犯错,家长该如何教育?昨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采访了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游永恒。

  “孩子犯了错,家长首先不能采取极端教育措施,造成的后果是难以预料的。”他说,孩子的不良行为重在平时教育,要防范于未然。在平时生活中,孩子的合理需求,应当得到聆听,教育孩子懂得如何做人。

  “这是个典型的单亲家庭案例,可见母亲面对犯错孩子时。教育方式简单粗暴,以致于造成了悲剧。”游永恒称,越是单亲家庭,孩子更需要关心,情感温暖是主体。不管父母身在何方,交流是必要的。一个电话,一句问候,能让孩子感受到家庭温暖。

  游永恒称,家长在教育孩子上应当严厉,但严厉不等于粗暴。“单亲家庭的孩子容易患上情感饥渴症,关心少了,容易导致孩子怪异和扭曲。”

  记者手记

  棍棒下出孝子 这结局让人窒息

  苍溪,梨都。初次听闻这座城市,是2003年,皆因它盛产一种雪梨,清香甜脆。

  4月14日晚,就在这片梨花正怒放的土地上,何阳杰闭上了眼睛。守在他身旁边的,是母亲汪薇。

  “莲子(怜子)心中苦,梨儿(离儿)腹中酸。”我相信,在儿子黯然远去之时,汪薇心里一定是痛苦的。哪怕就在几个小时前,她还曾挥动着竹条、皮带,对着独子用力鞭笞。但至少这一刻,作为一位母亲,她的心里必定是充满了悔恨。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棍棒之下出孝子”,是一个很奇怪的定律。为此,汪薇付出了代价。她的代价沉重得让人无法呼吸:儿子何阳杰走了,将年轻的生命定格在11岁。

  作为这出悲剧的记录者,我无意指责。但以一个叔叔的身份,我想对何阳杰说:

  孩子,不要怨恨你的母亲。我们都深信,她是爱着你的。虽然她的教育方式简单、粗暴,但作为一个单亲母亲,每天起早贪黑,拿着微薄的薪资,她一直是在努力,试图为你提供更好的环境。

  孩子,愿你安息。天堂中,不会再有竹条、皮带。来年梨花再次盛开,愿有花瓣,轻柔地落在你的身上。

  相关链接

  仪陇 父亲捆绑 打死儿子

  2012年9月9日,仪陇县铜鼓乡廖家沟村9岁的孩子刘强(化名)偷了邻居10元,36岁的父亲刘辉,用绳子将儿子的手脚捆绑起来;然后捏住3根斑竹棍,反复抽打孩子的身体,时间持续了20多分钟,然后松绑,让孩子睡觉。次日中午,刘强被发现死在家中。

  资阳“狼妈”打死上网儿子

  2012年6月23日,端午佳节。中午12点左右,资阳市雁江区石岭镇培德村11岁男孩小军(化名),偷偷溜进培德场镇一网吧上网,结果被其母亲李某发现。李某用一根4厘米粗、80厘米长的柏杨棍子殴打小军,导致小军内脏严重损伤致死。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图集|惠购

新浪简介|新浪天津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