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117记者 周白石

  她叫王铮,是众多天津创业者中的“小辈儿”,但这不妨碍她“创建一个提起来就让天津人自豪的品牌”这一目标。

  绿色的头发,和职业女性的服饰在她身上融为一体,看上去,这个造型和她要打造的“玩闹”品牌略有关联。不过她说不是,把头发染成绿色是换个心情,因为近期各种融资会议、创业路演等活动让她很有压力,但她忙并快乐着,因为她觉得距离成功已经迈出了一步。

  和酒,有难以割舍的情缘

  创业之前,王铮是“卖酒的”,就职于某国有企业。说是“卖酒”,但她其实根本不用推销,也不用维系客户,她开玩笑说,那几年市场很粗犷,属于不愁卖,天天订单都接不过来,别说维系客户,不“拒绝”就很不错了。

  她这份工作形容起来,就是很多人严重羡慕嫉妒而又渴求期待的“钱多活少离家近”,但她不喜欢,反而觉得没有安全感,因为在当时的环境下,她这个位置不需要核心技术,说简单点儿,属于谁做这个位置都能干,替代性极强。2012年,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她决定考个MBA充实自己,重新找一个自己能把控的人生方向。

  在复习考研的路上,她一不小心发现了商机——很多人得知她是“卖酒的”,纷纷照顾生意。2013年考入南开大学读MBA后,她开始充实知识结构、丰富人脉圈子。渐渐地她发现,同样是客户,购买的目的差异极大,有的是冲着她所在公司的牌子;有的是冲着对她的信任——反正是要喝酒或者送礼,买谁的不是买;还有的就干脆是冲着她的面子。这让她觉得很有意思,既然如此,能不能做一款自己品牌的酒呢?

  巧的是,当时她在工作中遭遇了一些不开心,她因此并不喜欢卖酒,甚至对酒产生厌恶的情绪。但生活和工作中,一边是推不掉的订单,另一边是不开心的工作方式,她和酒就像一对分分合合却又紧紧捆在一起的情侣。

  她寻思着,在销售为王的时代,有自己的销售渠道,何不大胆试试呢?

  借助原先熟知的酿酒渠道,她开发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品牌。

  谁也想不到,原来这个连酱香型浓香型白酒有嘛区别都不懂的人,竟然用相对单一的口碑营销及互联网社群营销模式,9个月就收回了数十万的前期投资。

  当然,她的销售业绩之所以高,并非因为“面子”和酒的品质,而是她懂得用“互联网+”打造产品和品牌,邀请合伙人结合“哏儿”的调性,写了20多个小故事,每个故事是一种情怀,每个故事影响着一类消费人群。

  卖酒,但卖点绝不只是酒

  要说,成本回收了,该盈利了,该数钱了。但王铮还有危机感,她很清楚,数十万的订单中,熟人占了80%,若有一天大家不买她的酒了怎么办,若有一天大家喝腻了怎么办?

  在进行了大量调研、品牌创建和销售案例分析后,她有了新想法——开发一款附加值极高的酒产品。注意,这里说的是酒产品,不是酒。

  王铮研究发现,白酒的消费人群断层很严重,很多90后对酒有兴趣,但偏重洋酒、红酒,对传统白酒兴趣不足,这有很多原因,如酒的口感、包装、调性、色泽等,但比较重要的原因是粘合性较差。她觉得,90后作为消费主体的时代已经来了,这个消费群体喜欢一切和玩儿有关的产品,如果能够在把喝酒和玩儿融合起来开发一款新产品,那这个人群就能被抓住,二者之间最好的嫁接桥梁就是移动互联网。

  她的想法很快得到创业导师、MBA同学甚至是一些客户群的支持,大家讨论融资模式、盈利模式、推广方式、品牌创建等环节,很快,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的方案。她用“玩儿闹”这词注册了酒名,很多天津人觉得,这个词有明确的贬义,但她调研发现,“玩儿闹”在90后人群中有着别样的理解。为了提高用户粘合度,她利用社交软件设计了一种玩儿法,把“玩儿”和“喝酒”这两件看似不相干的事情,捏成了“玩儿着喝酒”这一件事,并创新了销售模式。

  这还没完,她的想法不只是打造一款酒,而是打造天津的食色文化,虽然品牌的第一款产品是酒,但接下来还会出其不意的和其他各类进嘴的产品进行合作,用全新的设计和营销方式,让传统的产品得到更多年轻人的接受和喜爱。

  当然,以品牌为载体的文创产品也不容忽视,如T恤、手机壳、笔记本、私人订制包装等。最终,她希望通过不断的创新,把她的品牌打造成鲜明天津特色的品牌,就像人们熟知的飞鸽、狗不理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