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圈钱跑路投诉增多,消费者办理的预付卡退款难、维权难。一些游商把健身房当成了圈钱工具,无意长期经营——

  夏季是运动的季节,不少居民在健身会所办理了长期会员卡,用于锻炼身体。然而,一些健身达人反映,近期本市一些民营健身场馆突然关门歇业,引发会员集中投诉;而且这样的健身房还为数不少,半年内有十多家健身场馆一夜之间人去楼空,让很多有健身意愿的居民心生疑虑,不知到底该如何选择健身房。一些前期办理了会员卡、卡内还有不少余额的消费者,陷入了退款难、维权难的困境。个别商家恶意圈钱、跑路的行为,在健身行业屡屡发生,破坏了行业整体的营商环境和市场秩序,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

  曾经有很多人锻炼的健身房,一夜之间关门停业。 (图片由消费者提供)

  健身房关门 消费者维权难

  河西区的魏女士,今年30多岁,职场白领。几年前,因为生了孩子,导致身材有些臃肿。2017年4月,她在友谊北路某购物广场消费时,遇到了一家健身房的推销人员,极力向她推荐办理预付卡入会,称可以享受一定的优惠,能在该健身房长期锻炼。

  当时正值春末,眼看就要到穿单衣穿裙子的夏季,魏女士再次感到减肥和健身的紧迫性,再加上推销员苦口婆心、软磨硬泡,还不时在微信里嘘寒问暖。最终,她经不住对方的花言巧语劝说,就同意办理了一张会员卡,预付了30个月的费用,并于2017年4月和5月分别购买了私教课程36节、30节,共计13920元。

  2018年5月26日,当魏女士再次去健身时,却发现健身房外张贴着一张通告,宣布该馆自即日起停止营业。而在此之前,她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或消息,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措施。目前,魏女士的会员卡内还剩有28节私教课的余额,合计5600元。

  连续好几天,魏女士都赶到购物广场去观察,看看健身房是否有新的举动。她在那里遇到了更多的维权者前来讨要说法。大家发现,通告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总是处在关机状态。这让魏女士和其他消费者都有些慌了神。“有的人卡内还有上万元的余额。”魏女士说。

  在众多消费者中,有一位40多岁的女士,由于搬家,她先后在多家健身场馆办理过预付卡,却已遭遇过三次健身房圈钱跑路的情况。她无奈地对其他受害者说,从老板关机不接电话以及物业、员工、教练等各方面反馈来的信息看,这一商家早就做好了跑路的打算,大家预付卡内的资金很可能打了水漂。听了这句话,魏女士的心里十分难受。

  原来,该健身房早就出现了跑路的端倪,可是消费者们却都没有发现。一些会员反映,从去年4月份开始营业到年底,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家健身房就更换了三任老板,也就是说,每任老板经营都不过三个月。而且,每次换了老板之后,服务员和骨干员工都被“清洗”一遍,重新换一批员工。一些老会员也反映,这家健身房的营销比服务好,营销员吹得天花乱坠,目的就是劝说会员们办卡、买私教课程、交钱;而服务方面则老是出现断层,没有热水,场地经常被占用,器材总是出问题,服务员一问三不知。“现在想起来,这家健身房的经营理念早就出现了问题,已经筹划好了要圈钱跑路,只是大家都没在意罢了。”魏女士遗憾地说。

  据不完全统计,该健身房有2000多位会员,卡内还有余额、现在正在维权的达数百位。让他们感到无奈的是,该健身房更换过老板,最后一任老板是否就是在营业执照上留下姓名的那位,现在还无法确认。连维权对象都找不到,这让一些会员实在是追悔莫及。

  多家健身房跑路而遭投诉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和友谊北路这家健身房圈钱跑路的做法相类似,本市也有一些民营健身场馆,在一夜之间人去楼空。半年内,这样的投诉竟多达十余起。

  东丽区的金先生,于2017年11月在位于天津市空港经济区东二道的一家健身会所里办了26个月的健身情侣卡。该健身房趁春节放假选择跑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开门,也没有任何人出面给预付卡用户解释其中的原因。此外,该健身会所还拖欠着员工的工资、物业费及水电费等,会员们联合去派出所报案,结果由于营业执照的信息更换不及时,找不到负责人。

  南开区的张先生,在华苑的一家健身房办理了成人和儿童健身卡各1张,金额3200元。但后来感觉健身房里的环境条件一般,且存在停车难等问题,他便一直没有去健身。等到“五一”假期过后他去健身时却发现,该健身房已停业了。于是用微信联系当时的推销员和服务员,结果发现自己被拉黑了,而这些人的姓名、手机号码一概不知。

  河东区的齐先生,在津滨大道某健身房办理了会员卡,对接自己的服务员和教练员却总是走马灯般地更换。他要求退款,但健身房总是以各种理由加以推脱。对一些健身人士来说,平常工作忙,节假日正是健身的时候,而该健身房却在“五一”假期之前贴出告示“节假日休息,5月2日正式营业”。但5月2日该健身房人去楼空。齐先生透露:“当时能联系到店方,他们表示5月7日退款。现在发现这原来是拖延之计,截至目前也没人负责为会员们退款。”

  东丽区的朱先生,在昆仑大厦里的某健身房办理了会员卡。2018年春节后,店方通知会员健身房要休息至3月2日再开始恢复营业。而到了3月2日后,大家又发现该健身房通知:健身房因经营不善而停止营业。店方为了麻痹、拖延会员,起初表示登记会员姓名和健身卡余额,等待4月10日至4月15日办理退款。然而,等到4月9日,又通知会员:由于资金问题,不能按时退款。会员们被迫走上了维权之路,然而,到现在为止,他们仍没有获得退款。

  让朱先生疑惑不解的是,该健身房关闭了东丽店,却在北辰区另行选址,大张旗鼓地进行装修,准备再次开业。既然经营不善,无法给东丽店的会员退款,负责人又从哪里筹集到资金用于扩大经营呢?对此,一些会员非常愤怒。

  河北区居民章女士,于2017年4月在家附近的一家健身房办理了会员卡。该健身房正式营业为2017年6月中旬,仅营业半年,老板就趁着2018年春节放假跑路。春节过后,健身房关门没有营业,并已拖欠物业费、水电费、房租费,1000多名会员的上百万元健身卡余额无法追回。目前,会员们通过多种途径联系该健身房的老板及股东,但对方全部处于“失联”状态。健身会所的健身教练及员工也正在通过劳动仲裁申诉。

  游商“做局” 套路只为圈钱

  在被健身房多次侵吞预付卡资金后,消费者于先生对这类健身场所已失去了信任。于先生说,3年内,自己被民营的健身房卷走的预付费总计已超过了8000元,因此,他已对无良商家产生了愤恨之心。本来是一个健身达人的他,现在只去大学、中学和各个区的体育馆、游泳馆等国营机构健身。

  郁闷之中,他无奈地说:“这些不法商家四处游走,开健身房的目的就是为了圈钱,还没开业就推销各种会员卡、预付卡,开业不到半年就卷钱走人,换一个地方继续坑人。这种行径,已严重破坏了健身行业的营商环境和市场秩序。”

  教练陈斌,毕业于天津体育学院,先后在多家民营健身机构从事私人教练工作,他曾见识到了一些商家的运作手法,也曾多次遭遇过欠薪这类事情。据他回忆,自己曾在河西区的一家健身房工作,三个月试用期还没到,健身房老板就圈钱走人了。很多会员找到他询问情况,而他也被蒙在了鼓里,直到老板跑路,他自己还没收到一分钱的工资。后来,他应聘到和平区一家健身房,竟然发现股东中有一位小老板,正是以前那个圈钱跑路、欠薪不还的人。“这样的人,应该被列入黑名单,今后不得再从事健身行业。”陈斌说。

  为了防范商家圈钱跑路、累积社会风险,商务部早在2012年就公布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规定,发卡企业应到商务部门备案,提交材料,记名卡不得设有效期,发卡企业应对预收资金进行严格管理,未提供产品或服务的,应予以退卡。健身房为会员办理的会员卡、预付卡等,理应遵守上述法律法规。然而,据一些健身行业从业人员和教练透露,“现在,健身行业还是粗放式经营的阶段,完全遵守预付卡规定的健身机构几乎没有。正是因为没有在预付费方面规范经营,大量资金沉淀在健身房的账户内,给了他们圈钱跑路的机会”。

  陈斌目前正在筹办一家民营的小学生网球培训机构。在筹办过程中,他接触了一些行业内的前辈,了解到了一些游商的“做局”手法。“他们一般不自己注册公司,而是在网上购买一个别人的身份证,拿着这个身份证注册公司。在繁华的区域租赁场地,还未开业就大力卖卡。开业不到半年,等账上已沉积足够多的资金后,他们就会趁着一个假期来跑路。等到消费者去维权时,才会发现根本就联系不上具体的负责人。即使有法律风险,也找不到自己的身上。”这样的“做局”手法,让陈斌心中大惊,禁不住脊背发凉。

  消费者于先生表示,全民健身提高身体素质,本来是好事。但一些健身房的经营者却明显居心不良,把经营健身房当成敛财、欺诈、钻法律法规漏洞的手段,扰乱行业秩序,建议政府部门严加监管,消费者也应提高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