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新闻:你好!

  我叫翟旭!我是天津市最大的保障房社区双青新家园荣翔园13号楼的一名业主,现就以下事宜进行反映。

  本人于2015年7月份购买双青新家园荣翔园住房,买房时被开发商告知,如果想买到房子,必须捆绑车位一同购买。由于当时在居住上确实有刚性需求,无奈被捆绑了车位,单独花费车位费用人民币柒万陆仟元(有发票)导致经济上陷入困境。

  入住一年后,车位陆续开放,但是仅仅开放一层车位(本小区车位为机械式4层旋转车位),导致车位紧张不够用,很多车辆更是随意占用车位。而且物业在业主已经缴纳车位购置费用基础上,还强制收取每个月80元的管理费,而且必须是一次性缴纳一年,否则不让使用。如果要开启旋转车位,每月至少要缴纳400元管理费用。那些没有车位却停到车位上的业主,每月缴纳的费用仅仅为120元。

  此外,地面到地下车库的下行楼梯没有防雨棚等设施,每到下雨时地库会倒灌水,而且地库的地面也从来没有人清理过,一有车辆经过就尘土飞扬,通风措施也从未使用过。

  业主就这些问题已经与物业公司(普惠物业)反应多次,时至今日尚未得到解决。

  而且我们旁边的荣雅园小区,当初就是和我们一样被强制捆绑车位,但是小区居民共同努力反映问题,最终得到了全额退款的解决方案。为什么同在双青新家园,别的小区可以顺利解决的问题,在我们小区却迟迟得不到回应,得不到解决?

  给北辰区信访办发举报信,得到的回复是,双青新家园是市里的工程,他们解决不了这件事。

  本人实名反映此事,期待得到回复!

  探访

  买了车位交了管理费 每天还要抢车位

  津云记者了解到,业主翟先生有两个诉求:一是依规退掉捆绑销售的车位,退还7万余元。二是合理收取车位管理费。

  翟先生购买的荣翔园和信中提及的荣雅园都属于北辰区双青新家园,其为本市最大的保障房项目,旨在以较低的房价为中低收入家庭解决了住房困难的问题,改善解决老百姓的居住条件。

  但翟先生在购买荣翔园时发现,销售人员提出,如果要购买某些所谓“金角、银角”的好户型就要求必须捆绑车位一同购买。

  翟先生表示,他所在维权群里的150余人有不少人都是抱着车位早晚都得用、租车位一样得花钱的想法去买的,但是事后却发现,地下停车场的配套迟迟不能到位,明明是花7万余元买了车位的人,却要跟每个月缴纳120元的业主争抢地上车位,而启动了地下车位后很可能要花上每个月400元才能安心停车,“被套路”的感觉油然而生。

  收到翟先生的爆料后,记者当即走访了北辰区双青新家园荣翔园,首先实地勘察了车库情况,确实如翟先生所说,荣祥园目前大部分车辆都停放在地面停车位,而地下车库的入口车杆并不是刷卡进入,而是长时间扬起。车库没有用电梯通往每栋楼,而是在小区中央有一个统一的人行楼梯出入口,内部没有灯光,湿滑难行,少有维护的痕迹。车库内部虽然是立体停车楼设施,却没有利用起来,很多车辆就在走廊随意停放,挡住了停车位,即使想开进立体车位也进不去。而小区的另一处停车入口,卷帘门关闭得严严实实,没有开放。

  这个两年前交房的小区,地下车库的人行通道没有灯、地面渗水,外部还被建筑垃圾包围着

  12号楼附近地下车库的大铁门紧闭

  被车辆横停拦住的立体停车位

  调查

  地下车库已报停 凭啥收管理费

  为此,记者致电荣翔园所在青(广)源街街道办,秦科长表示,荣翔园的地下车位一共销售了800多个,目前已经在区市场监管委报停了。

  记者追问报停地下车库之后,荣翔园业主如何停车?他回答,目前一部分停在地上车位,一部分停在小区外部。

  当记者询问一个报停的地下车库是否应该继续收取每个月80元管理费用时,秦科长表示:“你既然没提供服务,就应该把管理费退了。”

  在荣翔园所在的居委会,记者见到了荣翔园所在的物业公司天津市普惠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荣翔园小区蔡经理,他就翟先生提出的“前段时间业主群里盛传,现在立体停车楼没开才收80元管理费,等开了要每个人每个月收400元”这一说法进行了回复。他说,目前,立体停车楼确实已经报停,虽然不能上下挪动,但地下车库一层的车位是可以停的。什么时候有大部分的车主停不下地下车库一层,什么时候就开启立体停车楼的移动模式。即使开启了移动模式,也不会有400元之多,物业经过合算成本,发现开启了立体停车楼需要180元至190元管理费,经过与总公司的协商和筹措,他们预计会收取80元至200元的管理费。

  记者询问物业蔡经理,为什么车库入口计费杆高扬、一个出口铁门紧闭。他表示,由于小区地下车库并不能与每栋楼电梯相连,所以业主停入车辆后只能依靠唯一一个人行出口出入,十分不便,连带很多业主都不喜欢把车停在地下车库了,更喜欢停在自己楼门口的空地上。现在地下车库用的人少,所以什么车都可以进,不必刷卡。而12号楼拉起铁闸门的车库出口其实是备用出口,目前派不上用场。

  那么既然使用率低、车辆乱停乱放、车库还报停了,为什么还要收取80元管理费呢?蔡经理说,因为物业还要负责车架子的维保、工区照明、保洁、保安的巡视。记者不解地问,车辆都没有停在车位里,而是侧停挡住了车位,这也算物业进行了管理了吗?他回复称,“我们也贴了条了,但是效果不好。”

  回应

  关于捆绑销售车位 都说不归自己管

  翟先生曾拨打8890便民专线询问退还车位问题,属地北辰区政府回复称,该项目为市管项目,并非区政府可以解决的。而他通过政民零距离向北辰房管局反映的结果则为,“该问题不属于我局管辖范围,您可以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该问题,也可根据《购买车位协议》内容,向法院提起诉讼。”

  在荣翔园居委会,居委会白副书记告诉记者,捆绑销售这个事情是存在的,去年曾经对荣翔园有捆绑车位现象的统计,登记了想要退还车位的业主。业主翟先生也印证了这个说法,他说他目前所在的群是一年前建立的,目前有150人左右,都是当初被捆绑销售车位后想要退还的业主。白副书记说,她有印象在2016年曾有条文规定限价房不可以捆绑销售车位,但没有提出已经捆绑销售的车位要如何退还。

  街道办秦科长则告诉记者,2017年8月份,同为双青新家园的荣溪园也有群众反映捆绑车位问题,街道只能从稳控角度协调工作,后来街里面召开了恳谈会,也请了专业的法律人士,指出捆绑车位问题应该找市建委和市市场监管局反映问题。

  在双青新家园业主中盛传的“2016年条文”内容为禁止售房捆绑车位

  5月9日,市建委信访处的工作人员回复记者称,双青新家园的捆绑车位问题应该由业主会同房管部门、开发商和物业进行协商,建委只承担建设问题。

  5月10日,记者走访了市国土资源和房管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6年住房保障管理部门因群众针对此事的反映比较多,就发了一个内部的通知,提醒消费者举报类似的捆绑车位和变相捆绑车位的行为,该通知也由北辰区房管局张贴在售楼处。但是房管部门对于荣翔园等小区出现的这种行为到底是不是捆绑销售行为,没有认定的职责。2017年8月,北辰区房管局向北辰区市场和质量监管局来函提到:“我局近期接到多起群众信访投诉,在购买北辰区双青新家园限价房过程中,开发企业强制搭售地下车位,该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的规定:经营者销售商品,不得违背购买者的意愿搭售商品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条件。请你局对信访反映内容进行调查,并将处理结果函告我局。”2017年9月12日,天津市北辰区市场监管局向北辰区房地产管理局复函称:“我局认为根据现有情况,认定天津市新型建筑材料房地产开发公司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规定的强制搭售行为,证据不足。”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群众对于荣雅园退还部分车位费的问题有一些误解,并不是房管局责令企业整改就把钱退了,而是房管部门根据国家督查组的要求,组织开发商和国家督查组会面,在会上由荣雅园的开发商新型材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主动表示可以跟业主协商退还车位,最后110户退了40余户。

  最后,该工作人员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天津市消费者权益保障规定》规定,类似搭售行为的职责分工应该由属地工商部门承担,建议记者找北辰区市场质监局。

  5月11日,记者走访了北辰区市场质监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经过调查三家公司均表示在销售限价商品房期间,不存在通过口头或书面形式向购房业主强制搭售地下停车位的行为,合同未见有购买特定房型限价商品房必须购买地下停车位的限制条款。经调查,为了证实自己拥有相关资质,开发商提供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招投标文件。

  同时北辰区质监局指出,2017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已经删除了关于搭售的内容,工作人员认为,现在不清楚搭售行为是否还是质监局的职责范围之内。而2016年《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进一步规范房地产开发企业经营行为维护房地产市场秩序的通知》中提及,以捆绑搭售或者附加条件等限定方式,迫使购房人接受商品或者服务价格;对存在上述行为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各级房地产主管部门要加大执法检查力度,依法严肃查处。房管局下属的住房保障办公室应对开发商的所有销售方案进行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