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网约车、共享单车、高速收费……出行问题总是大家关心的焦点。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透露,今年交通部将利用“互联网+”继续积极培育发展交通运输领域的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针对这些热点问题,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天津代表团代表给予了高度关注,纷纷提出建议。

  王艳代表1分钟前

  应取消京津冀高速公路主线收费站,加快一体化进程

  如何能更快地促进京津冀一体化?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天津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公交车司机王艳建议,应取消取消京津冀间高速公路的主线收费站。

  高速公路收费站是为收取过往车辆通行费而建设的交通设施,通常包括收费门(包括收费岛、收费亭、收费车道、遮蓬、收费机械)、收费广场和收费所,是高速公路必不可少的设施。

  王艳表示,京津冀间高速公路设有多个主线收费站,其中有些收费站通行能力较差,影响了高速公路的整体效率。再比如,津保高速公路天津与河北交界的主线收费站,双方向经常堵车,车辆通过需要半小时以上,节假日更甚。

  为加快公路交通京津冀一体化进程,王艳建议,应研究高速公路收费分配办法,用网络技术解决三地费用的分配,完全取消京津冀间高速公路的主线收费站,这样可以大大提高三地车辆在途时间,节约社会成本、提高整体效率和效益。

  叶赞平1分钟前

  将网约车驾驶员资格放宽至城市居住证持有者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天津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民革中央组织部部长叶赞平带来了《关于完善网约车管制政策的建议》(下简称“建议”)。

  《建议》指出,当前,网约车管制政策存在三个突出问题:

  一是市场准入门槛过高,大多数网约车被迫“无证运营”。

  叶赞平表示,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授权,各地人民政府就网约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新增了很多条件,比如要求具备本地户口或者本地居住证,要求车辆在轴距、价格、牌照、车长、排量方面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等。而据有关方面提供的数据推算,我国网约车驾驶员获证率只有10%左右、车辆获证率只有5%左右。即目前我国实际从事网约车服务的驾驶员90%没有获得《驾驶员证》,被利用从事网约车服务的车辆95%没有获得《运输证》,网约车监管细则没有得到完全落实。

  二是消费者承受大量损失,“打车难”、“打车贵”卷土重来。

  《建议》指出,各地交通行政管理部门针对网约车“无证营运”进行突击性执法,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网约车供给、“吓阻”部分网约车潜在从业人员,尤其是兼职从事网约车服务的灵活从业人员。

  叶赞平表示,市场供给减少、市场格局扭曲,其结果就是消费者福利遭受损失,具体表现为“打车难”、“打车贵”卷土重来,消费者承受大量损失。

  三是各地网约车规制细则面临公平竞争审查巨大压力。

  《建议》指出,当前各地出台的网约车规制细则,存在诸多妨碍市场公平竞争的因素。2017年10月23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商务部、工商总局、国务院法制办联合印发了《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实施细则(暂行)》,进一步明确了公平竞争审查的程序和具体标准,就“不得设置不合理和歧视性的准入和退出条件”、禁止“设置明显不必要或者超出实际需要的准入和退出条件,排斥或者限制经营者参与市场竞争”等。

  为此,叶赞平带来关于深化网约车规制改革的四点建议:

  一是大胆“放”。即要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降低网约车行业不合理的准入门槛,简化市场准入程序,增加合法合规网约车供给。

  二是聪明“管”。即在降低网约车准入门槛的同时,应当运用互联网技术,根据网约车行业特点实施更加有效、更加聪明的监管,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有效防范各类风险。

  他认为,网约车和传统出租车的差异点在于通过互联网平台撮合交易,这是网约车的优点,也是网约车监管的最重要抓手。政府有关部门一方面应当积极帮助网约车平台企业做好相关从业人员的信息审核管理,另一方面也要积极运用这些信息实施监管。对于个别在平台上遭受投诉较多的从业人员,不仅要督促互联网平台加强内部管理,必要时候也可以对其进行行政处罚,禁止其在全国网约车系统中注册从事网约车服务,增强监管的威慑力。

  三是积极推进传统巡游出租车的互联网改造。他认为,网约车行业的监管改革与传统巡游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密不可分。在互联网交通时代,政府应当积极促使传统出行方式互联网化。逐步实现传统巡游出租车与网约车“一并入网”、“一并监管”。

  四是及时修改完善监管细则、改善网约车供给。

  他具体提出了三点想法——

  首先是将网约车驾驶员资格放宽至城市居住证持有者。

  其次是建议网约车车辆准入标准在排气量方面的规定,鼓励1.6升以下的小排量汽车或新能源汽车参与网约车运营,废除要求网约车车辆排气量不小于1.8升(五座乘用车),或者排气量不小于2.0升(七座乘用车)的规定。

  最后建议降低网约车车辆车型要求、让网约车服务多数群众。建议网约车车辆准入标准适当降低。

  李响1分钟前

  调整房车准驾规定满足出游需求

  “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增长,群众对于休闲旅游也有了更高要求。房车旅行作为国内新兴时尚休闲旅游方式,如今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同时,随着旅游业不断转型升级,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发展,传统旅游逐步走向‘旅居’,房车旅游正逐渐成为我国新的消费热点。”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来自天津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华星北方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李响建议,国家应调整房车准驾方面的相关规定,让更多驾驶人能够开着满足舒适需求的房车上路。

  李响认为,制约我国房车旅游行业发展的因素有很多,而最为迫切的是我国房车准驾方面的相关规定,“就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关于驾照驾驶房车的规定来看,如果消费者持有的是C1驾照,所驾驶房车的舒适性难以满足旅游出行需求。如不调整房车准驾方面的相关规定,将对房车旅游业的发展有较大影响”。

  因此,他建议有关部门组织行业专家及法律专业人士,探讨我国房车准驾相关规定的调整思路,研究制定专门法律法规,满足社会发展和人民需要。

  天津代表提出的这些建议与您的出行息息相关。对此,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