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8日,由人民日报新媒体中心、微博、新浪网联合主办的2017政务V影响力峰会在天津滨海新区举行,来自中央网信办、人民日报、滨海新区和全国各地的政务微博一线运营人员参加了此次峰会。中国传媒大学高级研究员侯锷发表主题演讲。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我针对政务微博矩阵指标以及考评做一下解读。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在广州的峰会上做了第一次政务微博矩阵标准体系的介绍,4月21日和人民网以及微博三方在成都进行了专题学术研讨会,多次通过网上、网下进行了相关的发布,这次、这这里,郑重其事、高大上的峰会上,为大家汇报一下这个课题的研究成果。

  我们就以下两个方面的内容做一个具体的交流,一个是从实践上,一个是习 近 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结合线下的治国理政以及线上的两大战略,产生呼应,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由抓民心个人的政务微博以及强调下面组织行为的表现。

  从理论角度来讲,接触了7年多的微博是新媒体社会化媒体最早出现的一种形态,迄今为止新媒体的种类应该是林林总总,我们如何准确理解和界定微博是一个什么样的媒体?微博和当前其他新媒体的媒介、形态、传播机理不同,我们可以公开地、立体地看到,公众在平台上群发的民意意愿,认同、质疑甚至是反对的意见,我们可以通过筛选看到真实地、全面的民意的表达。

  同时,微博可以进行即时开放地交互,我们可以看到九宫格的沟通模型,是所有的账号、所有的客户端、新媒体所无法达成的,但是恰恰是这样一种开放的表达,交互的机制,使微博停滞不前,我认为是把我们最精干的力量、最擅长沟通的放在这个平台,相比于其他的平台,安全系数更高一些。

  一条微博公开地揭发某一个党委政府不作为不担当,全网的群众都可以看到,不像某些平台,受众很小。所以我们讲,不要小看这140个字,它具有很高的门槛,因为舆论做好了,分分秒秒可以“水漫金山”。

  微博是我们走网上群众路线的最佳捷径,因为它可以实现屏对屏,面对面的互动,匹配了我们现在全面推行的“制度五公开”的基本要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第一次提出要全面延伸群众监督。总理也强调,除了国家机密,其他信息能公开尽量公开。决策公开、执行公开、管理公开、服务公开、结果公开,在这个过程中,微博就是最大的社会舆论,作为“公开”的反馈。有些我们不公开的内容,民意迫使我们在政务过程中不断加强舆论的引导和实效性。

  这是我们一直在追求和引导网友做的内容,我们现在政府的政绩,越来越多的活跃、聚集在微博上,尤其是就微博近三年的战略来看,目前25.4%的中国职业化群体来自新媒体。同时,对于微博矩阵来说,这7年来,我们看到的是数据化、社会化的服务,服务种类越来越多。近几年,“矩阵”被广泛应用,到微博搜索一下,几乎每一家开通微博账号的企业都在宣传自己的政务新媒体矩阵是怎么样的,我觉得这应该说是对自己账号的肯定,什么叫矩阵?严格地说,新媒体的组合进行协调关系,或许也只有微博能够名副其实地组成“矩阵”,因为多个主体可以随时进行互相转发评论,政务微博面对民意诉求,可以和老百姓直接进行对话,这个对话过程全社会可以公开可见的。可以后续进行深层次地落地对话沟通。

  刚才我所讲的类似的情况,恐怕是在其他的公共账号平台无法实现的,每一个账号都是独立的,这个账号无法和另一个账号进行连通,甚至进行同级之间的批转和业务的流转。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走矩阵路线?为什么强调我们政务微博的矩阵管理呢?从管理的角度来说,什么是管理?简而言之,管理是通过别人来完成工作的一门艺术。现在可以看到,上级微博绝大多数是兢兢业业,因为地位高、责任大,当然权力也会大一些,协调各方的意见以及民意诉求的能力更强。就基层的微博来说,从民意诉求、线上线下对接来说是最直接最方便,但是现在有地市一级、区县一级的政务微博,有很多的微博没事干,有很多的微博有好多事干不完。从科学地角度来说,管理是通过计划、考核、激励等一系列手段完成的工作。微博的矩阵管理从目前形势来说,我认为是比较迫切的。因为看到许多本不属于宣传类的微博,现在党委政府都在走媒体路线,都在发布,发布政策咨询和问题的跟进,但是我们除了说之外再也不去听了,听了之后,因为没有矩阵的协同,所以就这样了。网上政府公信力被不停地质疑。

  近年,随着2017年1月1日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三的运营商的用户,可以说是依法治理,都是初步告捷,以网络的舆情每一个表达自己生活中的痛苦、麻烦,遇到的一些问题,来进行反馈,我们党委政府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作为、接纳,去进行线上的依法行为,这是我们现在的思考。明明走到了群众的跟前,但是我们的服务太欠缺了。所以线上、线下的主体的仪式性、主体的统一性,习总书记的第四次最为关键的一次讲话,互联网+与依法治国理论如何进行匹配,我想尤其是国家主席习总书记的讲话,比如说社会治理正从单向管理面临双向互动,线下转变为线上、线下的融合。

  最后一点,从单纯的政府箭杆主体变成更加倾向社会治理的转变,如果近几年我们将从上到下已经存在和开通的事物主体充分调动起来,可能就不会出现相关这几年出现的遗憾。许多事件背后不是一个政务微博可以解决的,比如说景区旅游,景区的餐饮随便宰客,天价见多了。这是旅游部门能够介入的吗?可能问题的反馈在互联网微博上,会说影响旅游城市形象。旅游部门介入吗?不会,因为牵涉到物价部门其他的部门,产生了冲突,又甚至是公安部门出面去协调。所以一个旅游市场、一个城市形象倒塌的背后,不是说旅游糟糕透了,而是整个社会出现了全面的问题。

  政策方面对我们近年来的引导和研究,并不是说我们学术的角度要让大家怎么去做。而是要让我们研究媒介,研究各个高层,中共中央国务院对于我们在新时期如何利用政务新媒体能够更好地凝心聚力,提升政府公信力来部署。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政策层面最多的是最基本的。刚才我们前面讲到的,网络行为开放的禁忌,第一是互动,不互动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从群众中来回到群众中去。

  今年的24号文件,可以说是第一次提出要管好、用好政务微博,我们现在进一步要管好,把这几个字重合起来,开通之后上级首发,下级层级进行转发,变成了自己内部OA性质,所以评价标准是与外部社会是否有沟通和服务。这是政策,大家可以简单地看一下,基本上和我们新媒体密切相关的,具体的指导思想、行动规范的,基本上是在互联网上划了一个圈,确定了以政务微博为标志的。2月17日,政务公开,去年的8月12日,60号文件,创新利民的政务微信。决策公开银川、成都等多个城市,这是角色之前沟通的,做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老百姓不会进行指证的,替我们发微博。管理公开、服务公开,过程当中一切的服务,比如,全国网民在上面找到了不下六个城市存在“丁义珍”式的案例。利用行为来进行政务舆情回应,国家现实标准里面,这里面简单地说是24485,最晚24小时开新闻发布会,重大的问题48小时回应,最晚5小时,这也是我们这次评选相关奖项的时候所参考的依据,5小时内要求开新闻发布会,我们官方微博有没有,仅供舆论的公开。

  另外是今天出台的24号文,今年5月份的13号文件,所以在这个基础上,从去年的1月19日广州峰会到4·21的峰会讨论,我们已经确立了当前下一个对微信矩阵考评的体系,指标都是依据文件的要求,不是中国传媒大学要求的,而是帮助大家把没有做好的事情尽快地做到位。联动那块刚才已经说过了,民意诉求不是某一个单位去完成的,是需要我们在面前协同、联动。政府的公信是公开出来并且让人们看到,就是公信。

  我们如何利用这种社会化平台,不断地去优化我们的流程,尤其是整个全省互联网无国界的,既要考核也要做好相管的管理。最后的指标是我们评选当中要评判,要求是怎么去开通的,是不是全面开通,整天抓耳挠腮地进行信息创新,日常的诉求。

  以上是我用简短的时间为大家做了这个环节政务微博举证的分享。大家可以扫描二维码,我们的峰会对于国家政策解读,大家可以自己打印,省直辖市自治区和部委一级我们的评判标准,还有地、市、州的标准,我们一些简明、简要的解读,谢谢大家的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