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最牛违建”的万和烟酒店,在居民区内搭建百余平方米的违章房,铲除绿化、堵塞消防通道、占压燃气管道和化粪井,当地居民屡屡反映却长期存在。5月2日,本报“海河之声”版刊发《万和烟酒店违建何时拆》的报道,引发社会广泛关注。5月4日,拆除违建的行动终于启动,万兴街道办事处联合公安南开分局、综合执法局、交管南开支队等多部门,对这年久的违建展开“亮剑”行动。因违建过于庞大,涉案物品过多,截至5月13日,在此次万和烟酒店拆违行动虽已进行10天,已出动搬家车辆170余车次,工人260余人次,铲车、卡车数辆,但拆违行动仍未完成,据介绍彻底拆完大约还需一周时间。

  拆违首日15个部门出动150人

  万和烟酒店违章建筑多年存在于平湖东里1号楼旁,扩建、占路、堵门、加高加固、上盖铁皮……形成一座百余平方米的仓库,将1号楼2门团团围住。由于违建仓库占压燃气管道,致使燃气部门无法对管道进行检查和更换,给周围居民造成了不小的烦恼。

  5月4日早上八点半,南开区政府和万兴街道办事处、公安南开分局、综合执法局、市政局、环卫局、交管南开支队等15个部门的相关人员聚集在平湖东里1号楼门前,相关部门负责人在现场对拆除违建进行部署。据悉当天出动人员150名,搬家公司车辆19辆,各类保障车辆15辆。

  在拆除现场,聚集了很多居民,大家跑过来看究竟。“我们开始都不信,此前街里说了好几次要拆,但都没动静。今天终于见到动真格的了。”居民们兴奋地说。

  由于违章建筑为储存酒类、矿泉水、果汁饮料的仓库,因此清运货物成了第一项任务。5月4日上午,由万兴街道办事处提前联络的19辆搬家公司车辆已在小区内等候。记者了解到,街道办事处联系了一块空地堆放这些货物。

  上午10点30分,记者来到2门一户居民家,家中本该进行的家务被放在一边,早上剩下的粽子也准备变成午饭,盯着拆违的全过程。“这是第几辆车了?你别给记乱了。”“第9辆,没错,你放心吧。”居民将看到的清运过程记录在本上,十分认真。“这可是小区里的大事,家家户户都关心。”居民依旧有很多抱怨:“自打盖违建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反映,越反映盖的越大,根本就没有执法部门过来拆。要不是媒体报道,还要啥时候才能解决?”

  5月9日拆违第6天,记者再次来到平湖东里1号楼前,只见与之前大不一样,敞亮了很多,道路和楼体都能看到,消防通道也一目了然。违建的一部分框架还在。

  违建为何长期被投诉却拆不动?

  多年顽疾彻底清除,居民拍手叫好的同时也产生一些质疑。“拆除违建就这么费劲吗?一定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在记者的采访中,很多居民对万兴街道办事处执法部门的意见很强烈。一位居民说:“我们就住这,有什么动静大伙都知道,这几年万和烟酒店违建没少被投诉,投诉后也有执法队员来,但没待一会儿就走了。

  万兴街道党工委书记张广年告诉记者,万和烟酒店违建由来已久,起初烟酒店的门脸冲着马路,物品摆放在马路上,经过2015年6月和2016年6月两次治理,冲着马路的门脸被封,清运物品,但小区内的违建却逐步扩大。“在2015年的治理中,搭建违章的人有过过激的行为,因此执法队不敢强行拆除。”另外,执法程序时间长也是其中一个难点。张广年说:“一般下通知到最后强拆,最短时间也在半年以上,如果有特殊情况,一年时间也是很多见的。”

  张广年说,执法队中队员的个人素质和工作经验有待提高,执法力度也有待加强。他举了个例子,在一次清理占路市场时他发现,执法队员并没有强制扣留小商贩的物品,而只是劝导,执法队员离开不到十分钟,小商贩就会回潮,几次反复。“小商贩求个情,说句好话,执法队员就不扣留物品,这就是执法力度不够。”记者问到,万和烟酒店违建多年未拆是否也存在这样的原因。张广年肯定的说:“一定有。”张广年说:“我们今后会加强执法队员的监督和管理,加大执法力度。”

  采访中,万兴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多次告诉记者,盖违建的这家也不容易,“家里三个孩子,老大上大学,最小的才几岁……”

  拆违费用50万元应该谁埋单?

  截至5月13日,此次万和烟酒店拆违行动已出动搬家车辆170余车次、工人260余人次,铲车、卡车数辆,并且租用6亩的空地用于放置烟酒、饮料等暂扣物品,这些费用已近10万元。此外,记者了解到,2015年和2016年的两次拆除清运费用40万元左右。万和烟酒店这三次拆违费用已高达50万元左右。对于这样的“天价”拆违费,居民也产生了疑问:“这些钱谁来掏?”

  记者查阅《天津市城乡规划条例》第76条明确规定:“强制拆除过程中发生的相关费用,由违法建设的单位或者个人承担。”不过,采访中张广年表示,拆除万和烟酒店的所有费用,都是由街里以及政府财政来承担。

  记者:“违法者肆意违法建造违建却由政府埋单是否合理?”张广年:“是合理的,这部分属于社会治理资金,是可以用来拆除违建的。”

  记者:“如果拆除违建都是政府掏腰包,会不会助长违法者更加肆无忌惮的违建?”张广年:“所以说违法成本低,执法成本高。”

  记者:“暂扣的烟酒饮料等物品,还要财政掏腰包替违建方无偿保管,为何不能没收、拍卖,抵押一部分拆违费用?”

  张广年:“这肯定是不行的……即使拍卖,也是上交……”

  市民质疑称,法律法规很明确,拆违费用应由违建方承担,万兴街道办事处为何还要花纳税人的钱?“违法者搭违建赚钱,乐得快活。老百姓受了欺负,还要用纳税款拆违建,心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