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信

  我们是住在西湖道平湖东里的居民。我们小区1号楼一层住户开了一家万和烟酒批发店铺,经营酒类、矿泉水、果汁饮料等。烟酒店老板将1号楼旁边绿化地中乔木、草地全部铲除,又将消防通道堵塞,盖起了违章建筑。起初,店铺将酒水饮料等货物堆放在南丰路两侧的便道上,堆码的比人还高,影响行人出行也有碍市容。周边群众强烈反映后,2016年6月,执法部门将马路上的货物清走。但是好景不长,为了放置货物,小区内的违章建筑开始扩建、占路、堵门……还将原有的违章建筑院墙加固加高,上盖铁皮,形成了一座百余平方米的仓库。随后店铺又在楼群甬道上设立门脸,占用甬道做生意,还将部分商品存放在甬道的空隙中。

  更令人气愤的是,烟酒店的违建正好压着管道搭建,2015年和2016年,燃气公司要更换已经使用30年的地下管道,要求店主将占用地面腾出来便于施工,但遭到拒绝。这些地下管道已经锈蚀严重,一旦漏气后果不堪设想。我们通过各种方式向万兴街街道办事处反映,得到的都是“要管”“要拆”的答复,但令人失望的是,至今都没有下文,没有解决问题的迹象。

  市民 李先生

  ▼记者调查

  多年违建百余平方米

  记者根据反映信上的地址找到了这片“超级”违建。平湖东里坐落在西湖道和南丰路交口,是一个30多年的老社区,每栋楼前有绿化。在平湖东里2号楼旁有一条七八米宽的甬道,甬道一侧成片堆放了三四百箱饮料,满满当当,高度足有4米,车辆无法从甬道通过,非机动车和行人躲着饮料箱勉强通过。记者走进旁边一个门脸,这是一个烟酒店的仓库,有销售人员在,绝大多数地方堆满了烟酒、果汁饮料等物品。估算了一下大约一百多平方米。而1号楼就在仓库旁,1号楼2门被违章仓库困扰的最为严重,2门除了一面与1门相连外,其余三面都被违章建筑包裹着。

  对于这处违建,小区居民们都很无奈,“这违建还不得有20年了,我们这里老邻居惹不起,都陆续搬走了,违建却是越建越大。”2门是一梯4户,家家户户的窗户下面都是违建。记者从居民家往楼下看,违建的高度在一层半,从违建的楼顶很容易迈进二楼住户家,这也导致二楼频频被盗。“这边原来是个小花园,被违建给占了,小花园一点痕迹都看不到了。这边窗户下面应该有个化粪井,以前还有吸粪车定期来清理,后来被违建拦在里面,不让清,时间长了,吸粪车也不来了。有时候里面化粪井堵了,脏东西往外冒,甚至往一楼居民家里流。”一户居民说。

  记者联系了市燃气集团,相关工作人员说:“我们去查看过,地上压着房屋,我们没办法更换管道。”该工作人员介绍,对于平湖东里1号楼换管道的事情,相关人员多次去协调,但都没有结果。“是不是违建我们不能说,但因为这个房屋在,我们没办法监测到里面的管道是否老化,所以工作一直搁置。”记者从该工作人员处得知,平湖东里其他楼门的燃气管道均已换完。

  对于这一大片违建,居民们曾多次找过街道和区政府都没有结果。“我们楼里大多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这些老人拄着拐,集体到街道办事处去投诉,但就是没能要到个结果。”一位居民说。

  百姓期盼拆违不是空话

  4月1日,记者以居民的身份拨通了万兴街街道办事处的投诉电话。未等记者说完,该工作人员说,万和烟酒店的违建是老问题了,大家都知道,“你不用反映了,我也不跟城管科那边说了,我就告诉你,那快拆了,最近正办这件事,清明过后这几天的事儿。甭反映了,反映那么多也没用。”

  清明节过后,4月5日记者再次来到平湖东里,和之前一样,烟酒店依旧生意兴隆。记者又向万兴街街道办事处询问,对方称已经给该烟酒店下达了拆除通告,要求4月21日前自行拆除,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但是,也有几个难点,其中最难的就是店铺的这些东西往哪儿放?目前区里也正在商讨此事。”此外,该街道办事处明确表示,已成立“万和”专项治理工作组,计划会同公安、综合执法、市政等15家部门共同参与专项治理。

  4月27日,记者又来到平湖东里,该违建依旧矗立在这里,照常做生意,并没有一丝拆除的迹象。记者联系了万兴街城管科工作人员,说:“区里需要协调多部门,还没给信。具体什么时候拆,这个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