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3岁的孟凡全是一家园艺企业的老板,从2012年开始,他新增了一个身份,蓟州区小穿芳峪村党支部书记。作为村里率先致富的能人,孟凡全心中想要带领全村共同致富的愿望日渐强烈。2012年,他以100%的得票率当选,并给村子制定了9年规划,每一年要干什么都想得清清楚楚,按照规划,9年后,小穿芳峪将从一个污水横流垃圾遍地的落后山村,变成一个人均年收入6.6万,运转有序的旅游公司。

  一时冲动 全票当选

  孟凡全是小穿芳峪村较早出门闯荡的人,2000年他开了一家园林公司,之后生意越做越大,不少同村的村民来孟凡全的公司里打工,闲时大家常说起村子这些年不如意的境况。与小穿芳峪相邻的村子都搞起了农家院旅游,尤其相距不远的毛家峪,特色鲜明,已经创出了口碑,反观小穿芳峪,脏乱差的村容村貌莫说是游客,连本村人都不愿意多呆。

  “之前有个企业,在蓟州区搞一对一帮扶,帮扶一段时间后,企业领导想看一看成果对比,但是帮扶前的村容村貌忘了留影像资料,于是他们四处找环境差的村子做替身,找来找去觉得小穿芳峪的环境最接近那个村子帮扶前的落后面貌。”孟凡全说,“2012年前的小穿芳峪村,没有一条水泥路,村民乱盖猪圈,村里窄得狗骑兔子都进不去。”

  (孟凡全)

  更刺痛的对比是收入,2012年,小穿芳峪人均年收入仅8400元,而毛家峪的人均年收入已达到了4万元,差了近5倍。

  眼看村干部又要换届选举了,在孟凡全公司里打工的村民纷纷建议孟凡全去竞选村干部,“我也有落叶归根的想法,老了还是要回到村里养老,生意做得比较顺了以后,我心中改造家乡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作为村里先富起来的人,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同村的乡亲过上更好的生活,所以被大家一鼓动,我也有点热血沸腾了,就去参加了竞选。”孟凡全说。

  2012年8月27日,孟凡全以全票当选小穿芳峪村党支部书记,同届当选的村长王建东也在外经商,经济殷实。两个先富起来的人决定,要为村民办些实事。

  开创4.0版农家院旅游

  上任后,孟凡全开始思索小穿芳峪村的出路,这个村子位于半山区,附近有卧牛山、望牛岭,还有晚清皇家园林遗址,做旅游是上佳的选择。

  说起蓟州区旅游,人人首先想到的都是农家院,蓟州区从1994年开始发展农家院旅游,农家院是蓟州区旅游业的半壁江山,但20年过去了,市场需求已有了极大改变,随便盖起一栋楼就接待游客的模式已经很难挣到钱,一部分粗放经营的农家院先后倒闭。

  上任的第一年,孟凡全来往于全国各地,北京的大兴、房山、古北水镇,四川的宽窄巷子,陕西的马嵬驿,东北的沿海城市,哪里有特色旅游发展案例,孟凡全就去哪里考察,但他也深知,所有的模式都只能是借鉴,小穿芳峪得有自己的路。

  充分调研后,孟凡全心中的小穿芳峪发展蓝图终于完整而清晰起来,他要让整个村子像一家公司一样运作起来,所有的资源都统一规划,服从大局。“我认为蓟州区农家院的发展已经走过了3个阶段,自发经营,主题经营,政府主导开发,现在小穿进入了第4个阶段,一切交给市场。”孟凡全说。

  第一届任期内,孟凡全领导的村领导班子做了3件事,一是将村里82户村民的土地全部流转到村集体,实行统一经营,二是成立旅游服务中心,建农家院、餐厅等旅游基础设施,三是完成宅基地改革,让村民以宅基地入股,宅基地流转入村集体,由村集体交旅游公司统一对社会招商。

  在孟凡全的构想中,小穿芳峪的村民可以获得5笔钱:土地增值保值收益,苗木销售分红,农家院出租租金,村旅游公司收入分红以及在村内打工的收入。

  到目前为止,小穿芳峪发展最大的一笔投资是村旅游公司的注册资本,总计3000万元,其中政府政策支持,对口帮扶1500万元,百姓入股和社会众筹1500万元。做过农村工作的人都有一个共识,想带领村民做一件事,首先是不能让他们承担任何风险,这并不是因为村民们精于算计,而是他们没有承担任何风险的能力,不投钱只获利,这样的方式才能调动大多数人的积极性。所以孟凡全想到了“众筹”这条路。

  以经营农家院为例,小穿芳峪的农家院均为高档四合院,设有统一的建设标准,有经济实力的村民可以自己建四合院然后自主经营,没有经济实力的村民可以以宅基地入股,然后搬入村里统一的安居楼房,由公司负责寻找外界投资人来村里盖房经营。投资人在小穿芳峪经营一个四合院,10年租金为50万元,另要支付10万元给宅基地所有人,宅基地所有人用其中的5万元付安居楼房的10年租金,另外的5万元为个人所得。10年租约到期后,如果村民不愿继续出租宅基地,可以收回,宅基地上盖的四合院归村民所有,10年期间,村旅游公司赚取管理费,而投资人的获利则来自于四合院的经营。

  (小穿的四合院)

  这个经济模式成立的重要前提是外来投资者可以获益,2016年,村里开放的11户四合院每家年纯利润都在十二三万元,可谓三方获利,皆大欢喜。总规划中小穿芳峪的四合院不会超过26户,剩下的土地将用于建设乡野公园、穿芳老街、陕北窑洞文化园等设施,孟凡全希望让小穿芳峪提供尽量丰富的旅游体验,以保证充足的客源。

  “霸道书记”的将心比心

  小穿芳峪穷的时候,村里曾卖土换钱,挖土的地方高低不平,后被废弃。孟凡全决定将这里打造成陕北窑洞文化园,窑洞可租可售可经营,这个灵感来源不只是因地制宜,还有去陕西马嵬驿考察时留下的深刻印象。

  孟凡全说,他的规划借鉴了马嵬驿旅游发展的模式,主体是公司加农户,管理上统一标准,没有通融的余地。

  马嵬驿的管理标准事无巨细,有商户因炒凉粉太碎被罚了1万元,抹布能拧出黑水罚1万元,对商户实行末尾淘汰制,半个月就能调整掉30多个商户,小穿芳峪有样学样,也制定起本村的规章制度。

  村里成立旅游公司时,家家户户都签了字,承诺不擅自盖二层小楼,“楼层越高房间越多,能挣的钱就越多,但是这样竞争会破坏全局,所以坚决不允许。”孟凡全说,“村民都是以宅基地入股的,入股以后必须服从管理,批准你干餐饮,你就不能干住宿,让你干剪纸你可以不干,但是不能干别的。如果不服从管理,就不给你发执照,对于擅自经营农家院的商户,你的客人都进不了乡野公园的大门。”

  (小穿乡野公园)

  村民们都很服从管理,一方面是为了顺利获得分红,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对孟凡全的信服。

  2012年孟凡全全票当选时,村民们的信任来自于孟凡全个人的成功,一个能过得比别人好的人,应该是有能力的,但是他能不能带领好这个村子,一部分村民是持观望态度的。

  上台后,孟凡全做的第一件事是和村长共同垫资200万元,给村里修了第一条水泥路。“做这件事不要指望大家能支你的情,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只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大家,这届班子是想做点实事的。”孟凡全说。

  村民们真正开始信服孟凡全和这届领导班子,是因为财务制度的完全公开透明。村里成立了一个3人理财小组,专门负责村旅游公司3000万注册资本的账目,每次外出采购,由党员代表随同,账目公示由党员代表和村民代表共同监督完成。每年村里还要开一次大会,详细告诉村民村里今年干了什么,明年准备干什么。

  2016年的小年,小穿芳峪全村286口人一起吃了顿团圆饭,说到这事孟凡全很得意,举办这样的活动要想群众心服口服,需要账目完全透明,这届村领导班子有这个底气。

  作为回应,村民们用朴实的方法表达对这届村领导班子的信任,他们主动拆除私搭乱改的猪圈,并将垒猪圈的石块捐给村里用于建设,这些小小的举动让村干部们很受鼓舞。

  偶尔,工作里还需要一点“小聪明”。

  2013年年底,为了建乡野公园,小穿芳峪全村200多座坟都迁入新建的墓园,历时仅一周。迁坟动土在农村是大事,孟凡全又在村里召开大会,并发动村里的19名党员起带头模范作用,大多数村民都同意了,但有几户不愿配合,孟凡全便亲自上门做工作,“我跟他们说,村里有的坟都平了,因为没有后人培土,你们都能保证自己家世世代代有儿子?万一没有儿子了,谁来管先人的坟?但是迁入墓园就不一样了,每座坟都立石碑,永远都在。我这么一说,他们心里也嘀咕了,于是就都同意了。”说到这里,孟凡全笑了。

  中国有中国梦 小穿有小穿梦

  孟凡全为小穿芳峪做的是9年规划,贯穿3届任期,每一届任期都有明确的目标,第一届任期内要让小穿有天翻地覆的变化,第二届任期内要淘到第一桶金,实现创业收入100万元,第三届任期要实现村民人均年收入6.6万元,村集体创收300万元。

  第一届任期的目标已经完成,小穿今非昔比,今年是第二届任期的第二年,孟凡全预计到今年年底,小穿人均年收入可达到2.8——2.9万元,目前已有七八十人在村内找到了就业机会,约占村内劳动人口数量的一半。

  小穿村有个人人都知道的16字奋斗目标:村民回乡,生态疗养,结构调整,实现梦想。“我希望到第9年时,村子里没有外出打工的村民,大家都在村内实现就业,老人们在村里颐养天年,小穿依托旅游业并建立起旅游业的二产、三产,这就是小穿的‘中国梦’。”孟凡全说,而那时他也打算卸甲归田,不再做这个村支部书记,“太累了,交给年轻人去做吧,他们会有更多的新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