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死”了,但她仍然活着

  这成了本市刘桂兰老人的真实写照。据了解,去年12月份,仍在人世的她竟然领到了“自己”的丧葬费,之后养老金也全面停发。其家人了解才得知,原来老人原单位将其与同名人信息弄混,而至今老人的养老金仍然没有“复生”。

  生者领到丧葬费

  记者来到位于南开区的刘桂兰家中看到,年过七旬的她虽然久卧床上,其撇嘴、动手等动作却都在传递她仍在人世的信号,但去年12月份,她却领到了“自己”的丧葬费。

  其女儿李燕一边指着刘桂兰领取养老金的银行本,一边告诉记者,老人每月养老金为3000余元,但该本在去年12月份收到一笔9000多元的钱款,家人到区社保询问,才知道该钱款是丧葬费。人还活着,却领到了丧葬费,这令家人堵心不已。而由于葬丧费发放后,相应人被社保认定为死亡,因此其社保相关账号也被锁死,之后的养老金也被停发。

  同名信息搞混了

  对于活人领到丧葬费一事,记者致电刘桂兰原工作单位天津市仁立毛纺织厂。其退管会人员告诉记者,该问题是由于两个同名刘桂兰的社保相关信息被搞混所致,其双方的养老金账号实为使用对方账号。

  单位在2005年对这两名刘桂兰的信息进行过一次更改,但其养老金相关账号使用的是对方的身份证相关信息。另一名刘桂兰为1935年生人,并于去年11月份去世。该人去世后,单位便将其死亡信息上报,但由于两名刘桂兰使用的是对方的相关社保信息,因此才造成了李燕母亲“活人领到丧葬费”的事情。

  葬丧费养活人

  虽然原因得以查清,但事件的解决却存在诸多阻碍。

  李燕告诉记者,两名刘桂兰养老待遇不同。因此,原单位需要其母亲退还多拿养老金及接受新的养老待遇。但其家人对该待遇存在质疑,无法接受。

  对此,退管会人员表示,其养老待遇档案为社保部门出具,而后续处理需要听上级部门“市纺织局”的。

  记者致电该单位托管部门。但截至发稿,并未接到该单位相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