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7日晚间21时许,天津大悦城南开店4楼中庭,两名儿童从4楼坠落,不幸身亡。事件已经过去两天,公众的关注度仍未减退。悲剧发生后,当事人的心理建设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面对此类事件,应如何走出心理阴影呢?对此,“前沿”新闻记者采访了专业人士。

  律师:预判及假设是对死者及家属的不尊重

  事发后,不少舆论将此悲剧过份“解读”,究竟孩子的父亲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商家是否需要赔偿?对此“前沿”新闻记者采访了一位不愿署名的律师,该律师表示在公安机关公布最终的调查结果之前,一切对本案的相关刑事责任亦或是民事赔偿方面所做的过份解读,都是缺少事实与法律根据的。

  我国刑法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罪是指行为人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到或者已经预见到而轻信能够避免造成的他人死亡,剥夺他人生命权的行为。是否涉嫌构成犯罪,必须结合案件发生时的具体细节,如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言、现场监控视频等综合进行考量。而就有媒体采访律师表述“应对第二个孩子的死亡承担刑事责任”的说法,该律师表示满足刑法上疏忽大意和过失致人死亡,不能仅凭死者摔落的时间进行判断,且这一事实细节尚未得到公安机关的确认。本案究竟属于意外事件还是涉嫌刑事案件,切不可在没有公开调查结果前做出预判和假设。这既是对死者及家属的尊重,也是对法律与公序良俗的敬畏。

  心理咨询师:不要过早介入 亲人陪伴是首要

  很多市民在了解该事件后,除了悲痛、惋惜之外,对其父母及家人之后的生活状态表示担忧。在悲剧发生后,当事人及亲属的心理建设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对此,“前沿”新闻记者采访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鲍娜,“我们并不愿意看到悲剧的发生,对于家属来说,心理康复就像是‘不打麻药做手术’。不能抑制他们的哭泣和暴怒,而是要引导、释放出来他们的悲伤情绪,心理学术语叫‘脱敏’。”鲍娜说。

  鲍娜建议,不要过早介入沉痛期这点很重要。因为当事人在事发后往往非常抵触他人的介入,与其将伤口反复撕开不如让其慢慢愈合。整个沉痛期分三个阶段,从事发半年至一年为回避期,2-3年为哀伤期,第三阶段就是度过哀伤期。而哀伤期是当事人能否“重生”的关键期,亲人的陪伴是最主要的治愈方式,其次可以寻求社会相关部门及专业人员进行创伤应急治疗等专业的心理援助。

  专家:生命安全意识应引起全社会高度重视

  悲剧给大家敲响警钟。如何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呢?“前沿”新闻记者采访了天津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天津市婚姻家庭研究会副会长汪洁。“对生命安全意识的薄弱,是造成本次事件的关键。无论从个人、家庭,还是社会都应当引起高度重视。”汪洁对“前沿”新闻记者说。

  我国儿童意外伤害率非常高,归根究底是其监护人安全意识薄弱所致。孩子本身对危险的预判能力低,家长作为其监护人负有监护其安全、健康成长的责任。就父母来讲,应该从小对孩子加强保护自身生命安全的教育,提供适合年龄的监管方式和安全教育。要了解孩子的性格脾气,排除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因素。比如在开车出行时,应该让孩子坐在后排安全座椅上;在游玩时,选择有安全器械的游戏场所;在水边玩耍时,要密切看护。

  学校方面,应该将安全教育纳入日常教学工作中,不断强化,甚至考虑增加考核制度,进行评定。同时就商家而言,也应该吸取悲剧的教训,提供更加完善的安全保障设施,让公众能够真正的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购物、娱乐。

  “前沿”呼吁:悲剧的发生,我们谁也不愿看到。而此刻,我们能给予当事人最好的关怀就是不再议论、传谣。愿他们可以用时间冲淡悲伤,重新开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