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姐,你zèi靠儿shǎi儿的褂子zēn好看,哪买的?”

  “百(货)大楼促销买的,矮压我跟你缩吧刘儿,甭提多合适了。”

  “似吗似吗?好么,那回(来)你带我去,我也来一件儿。”

  “没缩的没缩的,你嘛时候歇班儿告唤我,咱去。”

  以上是天津街头非常常见的两名口齿伶俐、声音甜美、勤俭持家的天津姐姐间的对话,如果不是天津本地人,只要在天津生活过一段时间,对于姐姐们对话中的齿音字和吃字情况,大致都能理解。但这段对话最大的难点是对颜色的描述——

  那个“靠儿shǎi儿”的褂子,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别以为这只是天津的民间土语,连官方都会使用这个词。下图是一张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本市的非机动车使用证,自行车颜色信息一栏登记的就是“靠”!

  这张天津行车证上的“靠”,到底是个嘛色?

  管理所的叔叔表示,我可没骂街,就是有个靠儿shǎi儿啊你不知道吗?

  天津人说的靠儿shǎi儿,通常指一种说蓝不蓝、说紫不紫,处于蓝紫交界的颜色,这种颜色有“自来旧儿”的特质,比较温和,不那么鲜亮。

  这张天津行车证上的“靠”,到底是个嘛色?

  这个“靠”字描述的其实是传统手法染色过程中某一阶段的颜色,意为“靠近、接近”。

  旧时,带色的布批量出自民间染坊,其中深蓝色的布最常用。传统手工染布的方法要先把靛蓝染料下入大染缸,再加入碱、石灰等辅料,搅拌均匀后确定颜色的深浅。纯棉手织白布染蓝并非一蹴而就,需要多道工序反复几遍的过程,从月白(极淡的蓝)、二蓝、深蓝,由浅到深直至藏蓝色。

  众所周知,“靠”有接近、挨近的意思,用在颜色上表示两个色系相近。所以天津人常说的靠儿色近乎淡蓝色,也俗称“靠儿蓝”。后来,用氧化染料染制青布、蓝布,布料颜色牢固且有光泽。在染缸里染白布,刚开始往往会出现一种情况,贴靠在缸内壁的少量布料被氧化的程度稍逊一些,蓝色会更浅一点,这也就衍生了“缸靠儿”的叫法。

  连曹雪芹都知道这种叫法。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中史湘云的打扮:“里头穿着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镶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褃小袖掩衿银鼠短袄”,认为这其中的“靠色”大致是一种淡淡的、较为透明的蓝,接近月白蓝。可见曾在天津居住过的曹雪芹,把天津的“土产色”也带入了写作之中。

  天津的土产色相当丰富,“靠儿系列”不是只有一个靠儿蓝,靠儿可以形容许多处于色阶过度状态的颜色,比如浅蓝和浅绿之间的过渡色叫“靠儿绿”,浅蓝中加一点淡红叫“靠儿粉”。

  靠儿色儿跟天津姐姐们偏爱的另一种颜色——nǒu荷儿色比较接近。

  哪个nǒu?就是吃藕丑的那个藕啊。

  这张天津行车证上的“靠”,到底是个嘛色?

  天津方言贵在接地气又传神,用于表述颜色,简直妙不可言。

  以下颜色也都是天津姐姐们的心头好:

  知道果儿绿儿吗?就是青苹果绿色。

  这个颜色脆生、打眼(天津话,意为辨识度高,容易被注意到),但是挑人,适合年纪不太大、皮肤白的小闺女儿穿。

  从天津人对颜色的表述上往往也能读出感情偏好,像是果儿绿儿,听着就那么洋气,但是蛤蟆绿,听着就老气土气,穿上肯定鬊( shún )。

  知道西红吗?

  西红大致指的是西瓜那种红,比大红色淡,不像正红那么隆重,有一点偏粉,虽然是个“线火”色儿(天津方言,意为鲜艳的暖色调),但是可使用的年龄跨度很大,少女可以穿,上点岁数也可以穿。

  知道烟色儿吗?

  烟色儿通常指的是棕色,深浅略有不同。

  接下来放两个大招儿!

  知道靠儿蓝算嘛,知道嘛叫毛儿蓝吗?

  有一种颜色叫毛蓝,意为比深蓝稍浅的蓝色,但天津人嘴里的毛儿蓝不是一种颜色,而是代表一种工艺。早年间土布染色前要经过烧毛处理,这样染出来的布平整光洁,毛儿蓝布染色前不经过烧毛处理,染色后布面仍保留一层细小绒毛,故名“毛儿蓝”。毛儿蓝有粗布、细布之分,适合做外衣,尤其做旗袍,穿起来素雅文静,很有东方韵味。

  然而天津颜色真正的巅峰词汇叫“一嘛色儿”。

  “一”读二声,“嘛”是天津话的凝练,可表询问、逗笑、困惑、喜爱、挑衅、愤怒、打招呼、套近乎、不耐烦、憋坏水、难以置信。。。。。。总之几乎所有的感情都可以用这个字表达。

  “一嘛色儿”意为纯色,没有印花没有波点不是格儿的没有横竖条儿,一件衣服就一个颜色,这样的就叫一嘛色儿。

  哪天你要是在街上看见一个人,穿着靠儿蓝的褂子,套着毛儿蓝的外套,下面是西红的裤子,烟色儿的皮鞋,背个果儿绿儿的小坤包,脑袋上还罩着一条藕荷儿的一嘛色的纱巾。。。。。。那你八成是遇到了天津卫四大神兽之一——走鸡了!(新闻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