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站到客户端,随处都有“一元购”出现。从网站到客户端,随处都有“一元购”出现。

  市场价7000多元的新款手机,花1元钱就有可能买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剧情是不是有点夸张,却每时每刻都在网络上展开。打开浏览器和应用商店,搜索“一元购”,各式各样的网站、五花八门的商品立刻呈现在网友面前,小到一张电话充值卡,大到上百万元的豪车,花1元钱都有可能拥有。

  可如果您真的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并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的话,“馅饼”可能等不到,“陷阱”却是随处相伴。日前,来津务工者孙先生向本报记者抱怨自己被“一元购”网站坑得血本无归,记者随即展开调查,发现此类网站大打擦边球,贩卖运气而非实物,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有奖销售活动中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早已指出,凡以抽签、摇号等带有偶然性的方法决定购买者是否中奖的,均属于抽奖方式。

  自省

  像瘾君子一样贪恋“一元购”

  来津务工者孙先生迷上了“一元购”网站,他说自己起初像一个嗜赌成性的赌徒,进而成为难以自控的“瘾君子”,是什么东西具有这样的吸引力,让他如此着魔?按照孙先生的提示,记者进入他常去的一家网站了解。

  2月19日,记者进入这家网站,满屏飘起了元宝,首页上罗列着不同价值的投注商品,小到一张电话卡,大到价值百万元的豪车,真可谓琳琅满目。拖动网页再看,一款款商品正在倒计时计算开奖时间,随时都可以找到正在开奖的商品,比如价值3000元的电话充值卡,经过2秒钟计算后得出一个获奖人的网名和幸运号码。这些画面、场景触动着孙先生的心弦,在他的心中,很多人正在为自己中意的商品不停押注,并望眼欲穿般盯住开奖时间,“感觉就像身在赌场里,随时都想掏钱赌一把。”他说。

  记者看到,一款“中国移动全国通用话费充值卡”面额50元,而这张卡片在该网站的标价却变成了60元,20%的溢价空间即为该网站所得。该商品“总需人次”标注为30人,这也就是说60元的商品被平均分成了30等份,网友花2元即可买一次机会,也可以同时购买多份。“买一份中奖几率太低了,换做我肯定包一半。”此时的孙先生不像是在和记者投诉,反倒像带着记者“逛赌场”,先前的垂头丧气瞬间转为充满自信,这样细微的变化或许就是“一元购”网站最真实的“魅力”。钱一旦交付,参与购买的网友即可以获得1个或多个夺宝码,接下来就是等待着大奖的到来。

  每件商品在网友抢购完毕后都会计算出一个所谓的“幸运夺宝码”,这个号码的产生也颇具技术含量。要将网友的购物时间精确到毫秒,将若干数据进行累加,为了看上去更公开、公平、公正,还会引入福彩或体彩当晚开奖的号码,最终计算出幸运号码。相信如此繁琐的计算方式没有人会为此计较,但这样的一道“数学题”,系统短暂计算过后就会抛出一个中奖号码。中奖者只有一个,圈里人称为“上岸”,而更多人是陪绑者,圈里也有个专属名称叫“填坑”,上岸者的所得完全是若干填坑者的金钱堆积起来的,由于商品自身携带20%的溢价空间,网站就从网友的投注过程中赚到了真金白银,这个买卖真是有赚不赔。

  这么轻易就能看透的生意,孙先生为什么会痴迷其中,难以自拔呢?他总结自己就是赌徒心态。花10元钱中过120元的电话卡,花200多元中过价值近千元的拉杆箱……中奖总归是少数,但投入的资金却是扔进了无底洞。“春节在家,我每天一睁眼就先把网站打开,一直到深夜才舍得关掉。”他只要挑选到中意的商品,就一下子买下其中的三分之一,“假如这件商品平分100份,我至少有30多个中奖的机会,概率很高。”但孙先生的小算盘往往会落空。从起初的2元、10元,到后来的50元、100元,一个春节假期光花在“一元购”网站上的钱超过了7万元,去年在津打工的所有积蓄全部败在了这家网站。孙先生告诉记者,他们这些痴迷“一元购”网站的人还会组成微信群,随时交流着夺宝心得。有人专门在黄金产品上做投入,投得多赔得多;有人为此还找到小额贷款公司贷款投入“一元购”。

  如此痴迷难道就没有质疑过网站是否存在欺诈吗?孙先生说:“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当自己第一次中得话费充值卡后,我就相信了。不仅我信了,身边其他朋友看到后也会参与其中。”此后,再不中奖会把责任推到运气上,是运气不佳导致自己没有获奖,而从未从自身和网站中找寻过原因。

  当一年的收入被“一元购”网站“洗劫”得血本无归后,孙先生终于幡然悔悟。他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像是瘾君子一样,投入后的期待无比美好,盯着跳动的秒表无比兴奋,一旦获奖欢呼雀跃,失之交臂后还会卷土重来。

  调查

  无资质公司网上“开赌场”?

  该如何界定“一元购”网站?它只是单纯的电商销售平台,还是已涉嫌网络博彩等非法交易?需要从这些网站经营方式上加以甄别。

  就以孙先生常去的这家网站来看,没有一件商品是靠等价买卖的,所有在售商品全部需要靠中签、靠运气,网站自身将其定义为“特色众筹”。所谓购买商品就像赌博押注,夺宝码就像投注号码,靠系统计算出的幸运夺宝码就像是博彩的中奖号码,可以说在这类网站上所有购买行为都是在赌博。“‘一元购’网站变相设定赔率,诱导网友按照赔率以小博大进行夺宝,网站坐收20%佣金,网站管理者简直就是在网络上开起了赌场!”天津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嵘经办过多起此类案件,对此也有自己的理解,“这种借助网络进行的销售方式,存在欺骗性,虽然网站一再声称公开、公平、公正,但它依旧只是噱头,消费者实际参与的是一种小概率事件的赌博,同时此类网站还存在哄抬物价之嫌。”

  对于“一元购”平台宣称自己是“特色众筹”,李嵘认为它与众筹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模式。“众筹参与人都拥有同等权益与义务,得到的回报肯定都是一样的,不会出现只有一个人得到回报而其他人没有得到的情况,而‘一元购’恰恰是一人中奖、众人陪绑,因此这种模式是和众筹完全不相关的另一种模式。”

  李嵘认为:“一元购”网站的经营方式是脱离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监管的,所有公示出来的规则是自说自话设定的,销售方式也没有审批。为了严肃监管彩票市场,我国已禁止福彩、体彩通过网络进行销售,而今却出现了大批网站采用彩票的运作方式大搞“一元购”,依照《彩票管理法》规定,我国的彩票采用“特许发行”机制,未经国务院特许,禁止发行其他彩票。而“一元购”网站正是打了擦边球,把彩票变成了商品,其实质没有太大差异。

  记者经过多方努力,找到了孙先生常去的一家打出一元能购车广告的网站,这家网站实为一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营业执照中,其经营范围大多与车辆咨询和服务相关,同时可以代理发布广告,展开会务会展服务和公关策划活动。在经营信息中同时标明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进一步调查发现,该网站的股东之一除了两位自然人股东外,还有一家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企业法人的身份参股,而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中并没有网络销售的资质,显然其通过网络开展“一元购”行为已经脱离了经营范围的许可。“一家并不具备网络销售资质的企业,竟然可以在网上‘开赌场’,足可以看出其背后的监管漏洞。”李嵘说。

  李嵘律师认为,企业非法经营的事实是存在的,对于这些企业来说,不允许更不可能取得“彩票”的经营资质,其中奖号码的真实算法也不可能对外公开,更无法排除老板指挥程序员暗箱操作的可能,一旦查实网站有“后门程序”,那么他们的行为将定义为诈骗,涉嫌刑事犯罪。

  李嵘说:“很多人觉得‘一元购’是互联网的消费创新,但创新必须要遵纪守法。毕竟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要坚持依法治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让互联网在法治轨道上健康运行,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心态

  警惕不劳而获思想作祟

  通过和孙先生推心置腹地聊天,记者发现他的心中对于“一元购”充满了错觉。首先在他看来,花1元、2元获得一次博取大奖的机会是令人兴奋的;其次他认为投入越多,中奖的几率越大,往往会不自觉地高估获奖的概率。

  “越是不中奖,越会加大投入。”孙先生说,“我总觉得下一次中奖的机会会更大,久而久之就有了下次、再下次……”再有,他总是觉得已经投入了这么多,如果不再追加投入,连回本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因此没有及时止损,反而投入越来越多,直至让自己一年的付出付之东流。“我总觉得1元钱,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从赌徒到上瘾,最后欲哭无泪。”

  李嵘律师表示:和若干起案件的原告聊天时,总会感觉到他们的浮躁心态,总是渴望“一夜暴富”“不劳而获”,用手中的资金去博大奖,心中默念着:万一中奖了呢?在此过程中,往往越陷越深,直到难以自拔。“‘一元购’能够在网民中快速火爆,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贪心和不劳而获思想作祟,它往往利用人们的侥幸心理。”李嵘说,“明明知道这就是一场赌博,但想赢怕输的心态让他们愿意一次次去尝试、去赌、去玩。”

  我们应该看到,这种通过网络支付购买机会的方式,不会像现金支付那样让人心疼和犹豫,只有清空了自己的钱包和口袋,甚至为此负债累累才会心疼。我们更应该看到,“一元购”网站的中奖号码完全出于一套程序员设定好的程序,整个开奖流程完全是在背后运行,或许只需要按一个按钮,就可以让所有奖项与你擦身而过。

  在此不妨提醒痴迷“一元购”的网友,拒绝赌徒心态,拒绝不劳而获的思想,脚踏实地去劳动获取报酬,这是对自己血汗钱最大的负责。(北方网编辑曲璐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