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宅商用日渐增多,但是在管理上遇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本报2016年12月20日、12月27日和2017年1月24日在“海河之声”版连续三期刊发了商户租用民宅经营,造成严重扰民问题。

  案件回放

  2016年11月,水榭花园小区2号楼2203租户在居民楼内开办“天嘿嘿”轰趴会馆,对小区居民生活造成干扰。在多个行政主管部门过问后,这个严重扰民的轰趴会馆目前命运如何呢?本月22日早上,记者再次前往水榭花园小区一探究竟。

  现状一

  轰趴会馆退出民宅

  再次来到水榭花园,小区保安对访客的管理程度比以前严格很多,得知记者来意后才放行,并告知该轰趴会馆已于2月21日搬离该小区了,如想证实需要到物业那里申请才能上楼。

  在物业赵经理的陪同下,记者再次来到2203室,屋内的台球桌、麻将桌、影音放映设备都已不见踪影,门口的吧台都已被清空。

  小区业主梁先生告诉记者:“昨天搬利索的,差不多是2月17号开始搬的,比之前承诺3月底搬走提前了约一个半月,各级主管部门真是没少下功夫啊。小区物业这两天也没闲着,周末加班多方协调帮助经营者尽快搬离。”

  多名反映人对于该结果感到很满意。他们感谢负责小区的各个行政主管部门,特别是水上公园街市场监管所的同志们,为这事没少往小区跑,最终让商家心甘情愿搬离,住户们终于解脱了。

  现状二

  民宅商用执法很尴尬

  轰趴会馆作为新兴的商业业态,之所以在民宅内兴起,与民宅的租房成本远低于商业有关。小区车位不花钱,访客进出方便。然而,民宅商用后,往往对周边住户形成干扰,居民想要维权,异常艰难。以水榭花园小区2号楼该轰趴会馆为例,在这四个月的较量中,多个执法部门遭遇了诸多执法尴尬。

  居民们最先是向南开区房管局和市房管局反映。根据《天津市房屋安全使用管理条例》对房屋使用有明确规定:禁止将住宅楼房中的部分住宅房屋改为生产、餐饮、娱乐、洗浴等经营性用房。可是房管局认为,该局对此并没有执法权,只能判定该租户属于违反条例却并无处罚权利。

  居民们又向辖区八里台派出所反映,因为会馆夜晚扰民严重,然而民警到现场后,只能当时阻止会馆内消费者大声喧哗,但出警过后现场喧嚣依旧。

  最有希望出手治理的部门是水上公园街道城管科,自从《天津市城市管理条例》推出后,像民宅商用且无照经营,他们是有处罚权的。然而,他们说:“经营者拿到了营业执照,我们也无能为力。”

  2017年1月份,本报记者多次找南开区水上公园街市场监管所,这件事才有了眉目。水上公园街市场监管所齐所长告诉记者,接到居民举报轰趴会馆民宅商用、彻夜扰民问题,他们一开始也遭遇了执法尴尬。首先,不知道该房屋性质是民宅还是商用,因为该小区产权一直没有下来;其次,轰趴会馆尚属新生事物,既不像餐饮也不像KTV,有些类似民间聚会,因此很难界定其商业属性,而其营业执照中所涉及的经营范围,很多是在民宅许可范围内,不好界定是否超范围经营;第三,即使确定其有经营违规现象,进行处罚也需要一定申报时间,周围业主也要再忍受很长时间的扰民折磨。

  “只有准确掌握证据,才能一举解决问题。先在区房管局同志配合下,摸清该商户租用房产确属民宅,同时走访多位业主落实经营者并未取得小区其他相关利害人同意,在申请执照时存在虚假承诺。”据齐所长介绍,会馆经营者是几个有创业理想的年轻人,他们对民宅商用等政策并不了解,在申请下来营业执照后,他们认为就是取得合法经营手续了,因此投入不少资金对房屋进行装修改造。“我们当时并没有直接采用处罚手段,而是先提示再警告,处罚留到最后一步。在约谈警示中,和经营者阐明利害关系,同时出示相关证据,限期搬走。经营者从一开始不来,到后期积极配合,我们也是经过一番较量的,最终让其知难而退。处罚手段打击力度虽强,但是审批手续漫长,在这期间商家如果继续经营,我们也没太好办法,最终受罪的还是老百姓。在约谈警示后,不到一个月商家自愿搬出民宅,大大缩短了经营者扰民时间。通过帮助这几个创业者咨询新营业地址并且督促其进行注册地迁出,以此杜绝其再回头的可能。”

  现状三

  多个小区遭遇商用难题

  在居民持续4个月的不断反映后,在本报的持续调查和多篇连续报道后,水榭花园小区2号楼的轰趴会馆扰民问题,艰难地得以解决,令人欣慰。

  但是,现实中民宅商用问题,并不是都能这样让人轻松。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民宅违规商用在本市诸多小区都有出现,扰民现象层出不穷,众多市民不堪其扰。民宅商用扰民的管理难题,仍待找到通用的破解模式。

  不久前,津南区富力桃园小区居民反映,该小区内一租户在民宅内开办音乐教室,教一帮孩子们声乐,每天吹拉弹唱,邻居们不胜其扰。据介绍,经营者既无证照,也无授课资质,业主们多次到新家园派出所报警,同时也向其他众多管理部门投诉,但未能解决。

  河北区满园里小区居民之前也曾反映,该小区有人办儿童培训机构,每天下午一放学孩子们就开始在楼道里喧闹,楼道单元门整天开着,家长接送孩子时就把车随便停在小区里。居民们也曾经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是效果甚微。

  西青区富力津门湖一小区的多名业主也向本报反映,楼内一租户利用民宅搞“视频直播”,该房屋内每天有浓妆艳抹女子出出入入,且吵闹声让邻居们不得安宁。居民们向房管、街道、公安、工商等多个部门反映,同样难以解决。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民宅商用扰民问题之所以难以解决,既有法律法规存在监管盲区,也有相关执法部门相互推诿、不积极作为的因素。扰民问题看似小事,却关乎群众的日常生活,影响和谐社会的构建。

  本市日前召开专项治理动员部署会,剑指不作为不担当。庸政懒政有多种表现:有的消极应付、不思进取,有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空喊口号、不见行动,有的不敢担当、求稳怕乱。根治慵懒,贵在言必信、行必果、动真格。水榭花园小区扰民问题的解决,让我们看到了信心,水上公园街市场监管所面对执法尴尬问题,大胆创新,啃下“硬骨头”,让我们眼前一亮。希望更多的执法部门勇于担当,奋发有为,彻底破解民宅商用的扰民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