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6日,8岁的何宜德和父亲一起出现在南京大学门口,他已正式报名该校“销售管理专业”的自学考试。一个8岁的男孩,却要做与其年龄极其不相符的事情,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不过如果了解何宜德的“成长史”,可能就不会再那么惊讶,2012年除夕,幼小的他光着上半身只穿一条小短裤在冰雪天中跑步,当时环境温度为零下13℃,其视频被上传到网络后,他因此得名“裸跑弟”,而在其身后,因为严苛的“鹰式教育”理念,何宜德的父亲何烈胜被冠以“鹰爸”名号。

  近日,新闻117联系了尚在英国带着“裸跑弟”参加亚欧机器人对抗赛的“鹰爸”,他表示,别人认为雪天裸跑、报考南大是作秀,但是对于一位父亲来说,他一直就是这么培养儿子的,他的儿子3岁雪天裸跑,4岁参加帆船赛,5岁开飞机,6岁穿越罗布泊。还要学习基本的生活技能,会洗衣服,甚至能自己炒八个简单的菜。在“鹰爸”何烈胜眼里,成长就是要把孩子逼到极限,置之死地而后生。

  “裸跑弟”不是现行教育的背叛者

  2月中旬,50岁的何烈胜正带着儿子在英国参加亚欧机器人对抗赛,他告诉新闻117记者,这也是“鹰式”综合素质训练的其中一项,和穿越罗布泊、参加军事训练营等训练内容一样,是学习的一个阶段性内容,“并不是说多多(何宜德小名)未来就要从事机器人专业,而是要锻炼他的动手、动脑能力,开拓视野。”

  而就在赴英参赛期间,多多仍然没有中断报考销售管理专业的复习,除了比赛间隙,连十几个小时国际飞行中的一半时间,倒时差睡不着的时间,也要被用来看书,以至于在英参赛的同时,多多已经在父亲严格的时间规划下,自学了《销售管理学原理》8个章节,相当于全书1/4的课程。

  面对网友质疑“鹰爸”是在“瞎搞”的声音,何烈胜本人则信心满满,认为自己的儿子已经完全掌握了一套成熟的自学方法,并且可以受用终生。

  对比自我学习和学校学习,何烈胜曾经多次表达对于题海战术的憎恶,“一个学校一个星期发几十张卷子,孩子怎么可能做得完?”“为什么要学习今后不需要的东西,如果注定要成为鲁迅、托尔斯泰,那为什么还要学习数学、物理?”

  但是对于多多脱离学校体制内教育,何烈胜则表示则是基于现实无奈,“多多离开学校不是因为不想学,而是因为已经没有学校收留了。”同时,何烈胜希望自己所探索的这一套“鹰式教育”理念能做现行教育的补充和尝试者,而不是背叛者。

  他介绍,多多采取的分段式教学,第一阶段是3岁到4岁半这一年半,一直是超龄学习,但是也发现孩子存在交往、沟通的心理问题;第二阶段到7岁,多多已经学完全部小学课程,该阶段他每周一、三、五在自己年龄原本应该在的年级学习,周二周四则跨四个年级到高年级去学习,“他到高年级接受挑战,回到同龄孩子身边后因为懂得多,就会特别自信,小朋友也都围着他转,其实是相得益彰。”

  而由于学籍受限等问题,多多的第三阶段只能脱离学校教育回到家自学,目前,由于“鹰爸学堂”的开设,多多和20余个同龄小孩一起学习。

  除了使用的部分教材仍为体制内的人教版、苏教版教材,8岁的何宜德正在父亲的“精心周密”计划下加速成长,基本上远离了这个年龄本应拥有的课堂和校园生活。

  “伟大人物从小立下大志。”何烈胜不以为然,他认为孩子出生后都是一张白纸,如果郎朗的爸爸不从小就对他进行顶层设计,他就不会成为郎朗;如果丁俊晖的爸爸不卖房带儿子学斯诺克,丁俊晖也不会取得今天的成绩。“中国99%的家长没有顶层设计意识,跟着学校教育走,孩子走上社会也没有目的性。”

  而媒体报道显示,多多出生时曾被诊断为“脑瘫”,何烈胜回应确实如此,同时还发现伴有脑水肿等4中致命先天疾病,“但‘鹰爸的教育’不能代替医院的治疗,有些家长搞错了,以为在雪天里跑步可以治疗脑瘫,因此纷纷来找我。”何烈胜表示:多多能被治好,是因为从出生第一天就积极配合医学治疗。

  也正因为孩子的身体如此,更坚定了何烈胜“鹰式”的教育理念,这是他从孩子出生前就想好的,不能搂在怀里,而是要从小就去接受大风大浪的磨炼,才会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