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中午11点多,来自哈尔滨的关先生和朋友,一行二人从天津站转乘赶往天津机场。此前有被天津出租坑过经历的关先生,无奈之下又乘坐了一次,可万万没想到。。。

  质疑车费被轰下车 天津出租还能坐么?

  “开始我是用易到叫了一辆,但出站后转了向,一直找不到司机。因为着急赶时间去机场,正好看马路附近有人排队上车,就跟着排队等来了一辆出租车。”关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在五经路现代女子医院附近上了这辆车,上车司机就开始打表,没看出什么异样。

  “之前来天津被黑车司机坑过一回,心里有些阴影,所以当时就多问了司机,从天津站到机场大概多少钱。司机说除了路费还有过高速的费用,总体算下来一百多。”最多五六十的车费,怎么可能要一百多?关先生对车费产生了质疑,可没成想自己的行为却招来了司机的辱骂。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我质疑完车费也就走了三四十米,司机骂着脏话就在隧道里把我和朋友轰下了车。最令我气愤的是,他还做出要动手打我的架势,朋友录制的视频里可以看到,他推搡了我一下,我并没有还嘴还手。我身体不太好,差点没犯心脏病!作为外来乘客,天津出租车的服务真是太令人失望了,我们下次还敢来么?”关先生回忆,由于受到惊吓,事后换乘另外一辆车后,坐在车里就开始大哭起来。

  由于赶时间,关先生当天下午还是按照原定计划乘飞机离开,等事情办妥后,当晚又再次返津,到属地派出所报了案。“他已经侵害了我的人身安全,我要走法律诉讼程序起诉他!”同时,关先生也向其所属车队和出租车主管部门客管办进行了投诉,目前还没有得到回复。

  事发出租属海河二公司 司机表示“当天未出车”

  通过关先生记录的事发出租车牌号,记者了解到,该车属于海河出租车二公司的车辆。公司负责投诉接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确实接到了关先生的投诉。就在今天上午,他们也电话联系到了牌照关联的出租车司机,可司机表示事发这几天他一直没有出车,投诉的情况他一概不清楚。

  举报人有事发时车辆和司机的照片为证,司机却说“自己没出车”,两相矛盾谁在说谎?还是关先生遇到了套牌的黑出租?

  海河二公司方面表示,他们目前只有司机的联系电话,无法确定电话联系到的与关先生投诉的司机是否为同一人。公司方面也不具备类似定位系统,司机出不出车,公司方面确实很难掌握。而如要调阅司机信息,按照规定和流程,需公安机关介入,他们不能擅自透露。除此之外,他们对司机没有处罚权,乘客走相关投诉程序,他们会等待客管办介入调查。

  随后,记者也联系了客管办,投诉科正在联系稽查队核实此事,截至记者发稿,还没有接到客管办的回复。

  随意加价辱骂乘客 不该是天津出租应有的姿态

  今晚将再次抵津的关先生表示,出租车管理部门的处罚是一回事,而他要追究的是当事司机造成的人身伤害。

  “不怕大家笑话,我有焦虑抑郁恐惧症,不能受刺激,当时真的是气哭了。今晚我带着住院病历就到天津,明天到派出所正式立案。这个天津出租车司机必须为自己的霸道行为付出代价,我自己的权益也必须维护到底!”

  作为外地乘客,关先生并不清楚在天津站哪乘车是正规的,而哪里又会遇到黑车。作为服务行业,作为天津对外的门面,见人下菜碟,随意加价辱骂乘客,不是天津出租应有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