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9时许,位于河东区津塘路的河东区法院院内,警笛响起,四个执行小组分乘七八辆警车奔赴不同方向。

  儿子的朋友成了老赖

  在法院门口,一位老者望着远去的警车,许久不肯离去。

  这位老人是专程赶来“盯”自家案子的。几年前,其儿子的朋友说做生意需要钱,儿子从老人这挪了5万多元借给了朋友。没想到,拿到钱后儿子的朋友就“失踪”了。后来,案件申请到法院执行庭,执行法官按照被执行人留的户籍地址查找,却查无此人。几经周折,执行法官终于获得了新线索。

  据介绍,今年5月起,河东区法院法官每周六加班,为的是在老赖休息时能堵住他们。昨天清晨,津城大雾弥漫。执行法官小石说:“这天儿,不利于外出,希望能多堵住几个老赖。”

  房子被陌生人霸占多年

  执行二组的法官来到大王庄丰业里一号楼1门,一口气爬上六楼,敲响601室的房门,对被执行人执行腾房判决,但半晌无人应声。此后,他们又赶到旁边的义信里小区,到被执行人王某的户籍地“堵”王某,结果也扑了个空。

  申请执行人郭某因病住院,他的妻子一早赶来,她说,大王庄丰业里的房子因为楼层太高,一直闲置了许多年。2014年,她偶然发现该房竟然住了人,原来房子被素不相识的王某霸占了。

  后来官司打到法院,王某称这房子不是她霸占的,是从李某那租来的,她一直使用该房至今。今年4月15日,河东区法院判决王某腾房,并自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腾房。此后,王某拒不执行判决,也不见人。河东区法院公告称,限王某在11月7日前将涉案房屋腾空,逾期不腾,法院将强制执行。

  开回来一辆凌志轿车

  四个执行小组在外奔波过程中,河东区法院执行局局长李研学一直在法院三楼执行指挥中心的大屏幕前,利用远程监控系统进行着实时指挥。

  中午时分,四个执行小组先后返回法院。

  执行一组要执行的赡养案没有结果。两个被老母亲告上法庭的女儿,在败诉后“失踪”。昨天,法官们奔波了几个地方还是无功而返。

  执行二组、执行三组要执行的案子也未找到被执行人。

  执行四组要执行的工程款案比较顺利,开回来一辆黑色凌志轿车。

  李研学表示,对未执结的案件,尤其是涉及民生的案件,他们会想方设法执行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