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读者向本报反映,近几个月来,南开区津河南路及周边出现了一个自发收售药品市场,药贩子将从不法渠道收来的药品拿到这个市场来销售,这条街上每天都热闹非凡,严重影响附近居民生活和出行,危害也非常大,亟需治理。自8月5日以来,记者多次到现场调查,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猫腻”。

  贩药一条街 傍晚兴隆

  8月5日下午5点多,在南开区津河南路与红旗路交口处,熙熙攘攘聚集了许多药贩子,他们在马路两侧打起地摊,药贩子们大多用编织袋或纸箱装着各类药品在路边摆卖。记者看到,这条数百米长的路被药贩子占据,有百余个摊位。据一名药贩子称,他们是“有人组织”的,每天下午5点来此处摆卖,天黑后再离开。记者观察,买药者大多背着大号编织袋或者黑色塑料袋来批量采购,也有个别市民图便宜来此买些常备药。现场买卖双方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一派繁忙景象。因为有药贩子占据马路,此时的津河南路通行严重受阻,由于道路变窄,此时一辆私家轿车和一辆小货车发生碰撞,使这里的交通更加拥堵。20多分钟后,交警到来才将此段道路疏通。据住附近水畔花园小区的郭先生说,近一段时间来,每天下午药贩子都聚集在此,他们大声喧哗、叫卖,不但影响出行,还影响居民休息。

  为什么下午5点以后聚此叫卖?记者分析,一是执法人员大多下班了;二是太阳落山后天气较为凉爽;三是市民下班后正是采购的高峰时段。

  多数都是医保药 质量难保

  记者通过多日调查发现,非法收药、售药已成为了“一条龙”,说明贩药生意很有市场需求。记者从药贩子们兜售的药品品种上,看到绝大多数都是医保药,且药品外包装完好,有的还是几盒连在一起的大包装药,其中治疗糖尿病、心脑血管病和精神疾患的药最多,药贩子都是既售也收,倒买倒卖。

  记者发现,药贩子兜售的药一般比药店或医院的售价低50%以上,比如一盒十片装的“云南白药膏”这里只卖16元,而记者用医保卡在药店购买要40多元;一盒“颈复康颗粒”要价13元,而医保药店售价28元左右;一盒天士力生产的“复方丹参滴丸”要价14元,而药店售价30多元。药贩子向记者透露,他们一盒药收上来加价几元销售,就是薄利多销。记者仔细观察,有的药已经临近有效期,但是小贩称一点都不影响疗效,这样的药售价更低些。一些治疗尿毒症等病的进口药,虽然正常售价高达100多元,但在此条街上也能低价买到。

  记者观察,药贩子兜售的药品,不但多数都是医保药,而且不少还是处方药。是谁将医保药卖给了药贩子呢?记者经过调查,发现了其中一些端倪。药贩子兜售的药品中,以治疗糖尿病和精神病药品居多。如果市民用医保卡买药,一般普通病根据医院的级别医保报销的比例为55%-75%,然而门诊特殊病报销的比例高达90%。医保中,糖尿病和精神病均为门诊特殊病,治疗的药物报销比例为90%。糖尿病和精神病又为常见病,这两类药品的需求量大,又好卖,一些人就用医保卡在医院大量套取此类药再卖给药贩子。

  据了解,糖尿病门特占据门特病医疗支出的很大比例,记者走访代谢病医院,在医院门口有时就能看到标有“收药电话……”的小牌子竖立在便道,而在医院附近有人背个包向进出医院的患者小声吆喝“收药”。记者也看到有从该医院出来的“患者”将刚刚开出的药品直接卖到药贩子手中。有的药贩子还收购药盒,患者把药拿出来,专门把药盒卖给药贩,一个药盒也能卖1元钱。记者在安定医院蹲点也有发现,与药贩子交谈得知,维思通、奥氮平、黛力新三种药现在“最合适”出售,且他们只收片剂,口服液不收。观察发现,很多“患者”的开药思路与药贩子收药的思路颇为接近。

  走街串巷的小贩收来的药,也会聚集到津河南路销售。记者在河东区万新村一些小区、南开区嘉陵道某小区,均发现有小贩张贴的“收药”牌子。在万新村天山路附近、南开区青年路附近,有市民提着兜子来卖药。看来,这些地方是药贩子集中收药的地区。

  众所周知,医保并没有全民覆盖,在正规医院或药店买药价格会高,对于没有医保的市民或者偏远地区农民来说,来这买药也是无奈之举。比如一盒“云南白药膏”,医保购买要48元,而这里售价16元,即使医保报销了65%的话,个人还要掏腰包花16.8元,而且医保门诊的“门槛费800元,上限为5500元”,所以在这花16元买一盒药很划算。记者留意观察,这里销售的药虽然便宜,但是药品的真假、质量难辨别,药品的安全性和治疗效果更是难以保证。因为没有任何票据和凭证,患者一旦服用后出现问题难以追究责任,只能自认倒霉。

  药贩“游击战” 屡打不绝

  记者向一个背着大编织袋来此采购的小贩询问,他买药后都销给谁,他神秘地说:“我们都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当然城市里不行了。”言外之意,他们多是销到偏远的农村去。据了解,药贩非法收来的药品除在津河南路等地贩卖外,还有就是通过邮寄的方式发往外地。近年来,警方通过侦查,也打掉不少贩药团伙。据公安南开警方介绍,近日他们就在青年路打掉一个来自东北的贩药团伙,该团伙由马某一家人及亲戚组成,在津长期从事贩药生意,团伙成员隐蔽在居民区中,每隔一段时间药品收集到一定数量就向外地邮寄一批,警方经过一个月的蹲堵,终于将该团伙抓获。

  据了解,这些专门从事收售药的贩子,平时都分散在居民区中,与执法人员“玩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今年4月,记者曾在南开区宜川北里小区内看到许多药贩子的身影,一些市民还来此买药,但是当执法人员赶到现场时,小贩们立即背起盛药的编织袋做“鸟兽散”,一溜烟不见了踪影。记者也联系了市场监管部门,他们表示,售药一条街已经在这一带活跃一段时间了,但由于摊贩流动性大,给执法带来了难度。

  市场监管部门负责人表示,一直以来,市场监管部门都没有放松对非法药品自发市场的打击,但由于非法收药具有违法成本低、流动性和隐蔽性强等特点,因此日常监管存在一定难度。要建立长效机制,需要各部门联动,加强对医院、药店药品的管理,对医保运行、药品流通及非法买卖加强监管。采访中,多数市民也表示,要提高自身素质,自觉抵制诱惑,不将多余药卖给药贩子,让非法收药的人没有市场,也是对非法倒卖药品“一条龙”生意的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