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季,烧烤季。在天津人的夏日记忆里,漫长的炎夏中,最爽不过夜晚邀三五好友,寻一路边小店,一盘“花毛”一体,一箱冰啤,三五把烤串,小风,微醺,吹吹牛,聊聊天,消磨掉一身的暑气,真是不亦快哉。这样的消夏方式花费不多却最合北方人的爽利,难怪大受市民欢迎,烧烤和西瓜啤酒冰淇淋一样,成了夏日绝配。

  可这样的画面如果换个地点,换个时间,却有点儿让人难以消受。

  “这批肉头儿烤好啦,你们谁要赶紧抢啊,不来拿抢没了可不管!”

  “鸡翅多烤一会儿,皮烤焦一点儿好吃!”

  “玉米皮和须子还没剥呢,你们别光顾着磕毛豆了,谁赶紧紧把手帮个忙,我这都没东西烤了!”

  梅江湖边的凉亭上,两个简易的烤炉架在本用来供游客休息的长椅上,一个光着膀子的小伙儿一边熟练地给跟前儿的肉串翻面儿,一面指挥同伴往另一个烤炉上的鸡翅刷油,嘴里还指挥着亭子外正在大快朵颐的食客们,颇有运筹帷幄的“大将”自觉。一个红衣服的姑娘把手里的毛豆皮往地上随手一撒,走到一边手脚麻利地剥起了玉米,一阵风吹来,剥下来的玉米皮和须子被卷得满地都是,因为临水,有几片飘飘忽忽就进了湖。

  “没事,这都是天然的,掉地上也没事儿,有两天就降解了,咱还给这梅江湖贡献了肥料呢!”小姑娘刚想站起来收收,被“膀爷”几句话给拦住了。旁边三三两两或坐在长椅上,或干脆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的小伙伴们一边不停嘴地吃着烤串,一边笑闹着聊天,时不时品评一下大厨的技术,吃完的竹签被随手扔在地上、草丛里,两个半大小伙儿呛起了火,拿着竹签当飞镖向湖里扔着赛臂力,嘴里大声嚷嚷着“看谁扔得远”,谁也不服输。看客们顾着起哄,没有一个人看一眼满地的垃圾。

  “外面烧烤摊又贵又不卫生,自己动手烤一顿的成本也就是饭馆的三分之一,又有乐趣,吃着也放心,和朋友一起聊天喝酒,还能看风景,比去烧烤店里爽多了!”

  当被问到知不知道在梅江湖烧烤是违规的,正在啃着烤玉米的一个小姑娘飞过一个白眼儿:“这叫BBQ,你不知道吗?这在国外可流行了!梅江湖又不收钱,公园不就是给大家娱乐用的吗?再说哪写着了?有人管吗?”

  “你说垃圾?垃圾早晚会有人收的啊,不是有环卫工吗?再说这些都是吃的,就算没人收还能当肥料呢!”

  不大的一块儿空地上,互不相干地摆满了三四个烧烤摊,空气里弥漫着一团团呛人的浓烟,让路过的游人纷纷掩鼻而过。而不远处,写有“禁止烧烤 违者罚款”的标志牌赫然在目。

  “太不像话了!”对于这一场景,经常在这里锻炼遛弯儿的市民们普遍表示反感。家住附近的陈阿姨捂着鼻子告诉记者,这刚一入夏就这样,遍地烧烤,满目“狼烟”。“夏季达沃斯前,园林工人辛辛苦苦把梅江湖边的草坪花草都整修了一遍,被那些烧烤的人踩得乱七八糟的草皮都翻新补齐了,垃圾箱也是新换的,挺好的卫生环境,这才过了多久,又被糟蹋得不像样了!”

  记者绕梅江湖走访一圈发现,梅江湖的“烧烤模式”开启不分地点,不忌时段,有种“迷之百搭”,不管是供游人小憩的人工亭台,还是木质的亲水平台,也无论是花池边、小路两旁、草皮上,甚至找块湖边的大石,都成了烧烤迷们“最爱”的饕餮现场。

  “‘梅江无处不烧烤,满湖尽是烤腰花’,平时下午四五点钟就开始‘上摊’,周末更是全天‘营业’,一茬又一茬不带断的。”每天都来梅江湖跑步锻炼的市民李先生戏言,梅江湖现在哪是梅江湖啊,俨然成了烤肉店,“这一放暑假更热闹,改全天候了,从早上就开始,下午是‘用餐’高峰。晚上凉快正好烤一桌,到九十点钟还说不定能有个小高潮呢!这吃得是美了,苦了这湖边的花花草草和我们这些游客,本来到这跑步锻炼遛个弯儿,图的是空气好、风景好、心情好,现在看的全是烤串、肉头、大浓烟,大晴天都自带雾霾,好心情全都被破坏了。”

  甚至没有烤炉也没关系。记者在会展中心对岸的水畔长廊处看到,空地上原本平整的砖路被撬得七零八落,露出路面下的沙土,一不留神路人就会被绊一跤。正奇怪原来的砖哪里去了?很快就看到了答案:在空地上不远处,被搬了家的砖头围成了半圆型的“临时灶台”,里面露出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地面和残余的木炭痕迹,一块显然是被绊到的路人踢远的残砖孤零零地撂在边上,临近的亲水平台上,遍布着干掉的毛豆皮,花生壳、整箱整箱的啤酒瓶和七零八落的烧烤签子。

  伴随烧烤一族的忘形狂欢,留给梅江湖畔的是满目垃圾、斑斑焦痕、一地狼藉。靠近莹波路一侧的湖边广场上,花池边洒满了被食客遗留下来的各种垃圾,一个破破烂烂的烤炉就这样被遗弃在台子上,旁边的石头花池被碳烤得黢黑,凉亭上的木质长椅上,被烤焦的痕迹更是触目惊心。

  “就这椅子,园林工人都换过好几次了,还有那些垃圾箱,换一个糟践一个,换的速度永远赶不上祸祸的。”看着美美的梅江湖被糟蹋成这样,说起这事的市民无不表示痛心,“昨天眼看着收垃圾的大爷整整收了两麻袋的水瓶子,这刚一天又这样了。这是公园还是公厕啊?!”

  沿梅江湖边的步道转上一圈,被无端砸掉一半垃圾裸露在外的垃圾桶、被拆解开四个立面被平摊在草皮上呈“十”字亮相的垃圾桶、被塞得满满以致垃圾四溢的垃圾桶、腹内空空“体外”却摊满杂物的垃圾桶……惨状各异,垃圾桶成了重灾区,苍蝇萦绕的饭盒、用过的餐巾纸、废弃的饮料瓶更是星罗散布,被游泳人遗弃的泳裤孤零零地挂在树杈上,丝毫不顾“禁止游泳 后果自负”的警示牌无助地就树立在几步之远的路边。

  两个骑车的少年弃路而行,轮子飞快地压着草皮呼啸而过。“好好一个休闲散步的景区,这么好的景色,挺好的绿化,就不能爱惜点儿吗?”一位拎着塑料袋的大娘一边感慨着,一边走近草坪,顺手用剪刀剪下一棵野菜,扔进手里的袋子里。在她脚下,由于频繁踩踏,不少地段的草坪已成斑秃状,斑驳的黄土上竹签遍地,满布炭痕。

  [小编手记]

  梅江湖,啥时成了“只能远观、却可任意亵玩”的湖?

  2014年,梅江湖被确立为天津市永久性保护生态区域。这里曾经被称为天津最宜居的生态区,美丽的风景、宜人的环境也不愧为这座城市的“绿肺”,吸引着越来越多来这里置业和观光的津城市民。

  然而,一些市民的恣意而为,让这个原本心旷神怡之地,只能远眺夜幕灯光,无法近看脚下绿地,只能远望偌大一湖,无法近赏亭榭细节……这,难道是梅江湖的“正确打开方式”吗?她的美,不是让人黑灯瞎火里看个轮廓;她的美,除了山水亭台、夜景灯光、高楼矮墅,还有不被糟蹋的绿地,没挂塑料袋和瓶子的大树,干净的砖路,清新的空气……

  她的美,可远观,可近赏,唯独不可亵玩!(新闻117记者 廖晨霞 房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