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车从天津市中心前往汉沽方向,大约50分钟可抵达中新天津生态城起步区。生态城内社区住宅楼顶、阳台大都安装了太阳能板,道路两旁的路灯采用了风光互补的LED路灯,以充分利用沿海风能优势。在中央大道两侧,太阳能光伏板沿路排开绵延超过6公里。

  “你能想到吗?这里过去三分之一是盐碱荒地、三分之一是废弃盐田、还有三分之一是污染水面。”中新生态城管委会环境局局长靳美珠说。

  中新天津生态城位于天津滨海新区,占地30平方公里,是由中国与新加坡两国政府合作共建的一片生态“试验田”。生态城从2008年建设之初就提出了一个颇为宏伟的目标,用10年左右时间建成一个人口达35万人、绿色建筑比例达100%的国际生态城市样板,为中国城镇化建设探路。

  初春时节,记者站在生态城最大的景观湖清净湖畔看到,碧水蓝天下,湖岸边芦苇迎风舞动,时而有水鸟从水面上划过。靳美珠说,这座湖曾是一个占地3平方公里,积存了40多年工业污水,治理难度堪称世界难题的污水库。经过3年不懈努力,最终治理污水215万方,污泥385万方。

  “湖底含有重金属的污泥被烧制成陶粒,用在了后来的城市美化当中。”中新生态城管委会环保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刘朝辉介绍。目前,生态城污染底泥无害化处置和资源化利用技术已申请成为国家专利,动漫公园、蓟运河故道、永定洲等城市公园相继建成。如今的城市又把目光投向珍惜鸟禽的保护,管委会正在规划建设南湾湿地水鸟公园,在生态城内构建起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典范。

  生态城管委会主任徐大彤认为,生态城的更大意义在于探索生态建设的经验,具备向国内其他城市推广的价值。已经投入使用的垃圾分类气运系统就是这其中的代表。

  居民将垃圾分好类后,可在楼道内完成垃圾投放。当投放的管道内风压值达到一定数值,垃圾储存处的排放阀将自动打开,随后垃圾将以每秒25米的速度随气流抽送至中央收集站,并实现垃圾分类。记者发现,整个垃圾输送过程完全密闭进行,没有裸露在外的垃圾。

  生态城还借鉴新加坡经验,建立了规范化、标准化的“生态小区——生态社区——生态片区“三级居住模式。统一规划建设的一站式、综合化社区服务中心,让居民在500米半径内就能解决生活所需,不用涌入城市中心。

  由于规划的整体性,生态城还建设了中国首个智能电网综合示范区,智能家居在这里率先成为现实。住在生态城红树湾小区的谢凯是智能家居的用户之一,他告诉记者:“家里孩子小,经常半夜吵着要喝热水。我躺在床上用手机就能直接操纵智能开关烧水,十分方便。”

  随着积累的经验越来越丰富,生态城逐渐形成了《中新天津生态城指标体系》,真正形成了可借鉴、可推广、可复制的生态城市样板。

  “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通过超前规划、统一布局,探索中国城镇化先进可行的可复制模式。如果能解决产业支撑这一普遍性难题,必将大有可为。”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院长助理薄文广这样评价建设中的中新生态城。

  当然,生态城的建设之路并不平坦,它就曾因过于聚集住宅建设忽视其他而受到质疑。随着区内国家动漫园、科技园等产业载体越来越丰富,商业街、酒店、中小学等配套日益完善,这样的生态城已经逐渐有了宜居城市的面貌。

  被称为世界“生态城之父”的艾洛·帕罗海墨教授就认为:“不是说一个生态城就能拯救全球,但中新天津生态城会带来更多的生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