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教育|健康|同城|图集|惠购|世界杯

|注册|邮箱

新浪天津> 新闻>经济要闻>正文

解码A股“继承者们”:近半数不赞同父辈经营理念

A-A+2014年11月25日09:08新京报评论

  ■ 揭秘

  接班人是如何炼成的

  做事要学西方,做人要学东方;有的在基层历练十年

  做事学西方,普遍学过西方经济学

  据新京报记者梳理,70多位接班董事长的最低学历为大专。亚太股份的黄伟中、帝龙新材的姜飞雄,均是“大专学历在手”。二者现在的年龄分别是46岁和50岁。

  而其他多位40岁或50岁的“二代董事长”,公开资料里均显示读过MBA或EMBA。以双良节能的缪志强为例,初始学历为中专的他,现在攻读上海社科院的工商管理硕士。

  浙江龙盛的阮伟祥,算得上这个年龄段中的“秀才”。简历显示,现年49岁的阮伟祥,回归家族企业前,曾是复旦大学材料系的讲师。

  而“80后”的接班人,大多有出国留学的经历,且所学专业以经济贸易和工商管理居多。如科达股份的刘锋杰,曾到英国曼彻斯特留学;而大湖股份的罗订坤,曾留学加拿大主修国际经济学。

  浙江广厦前董事长楼忠福的话,或许可以解释二代热衷留学的原因。楼忠福曾说,他的孙子“都要送到海外去学习一段时间,做事要学西方,学西方经济学;做人要学东方,懂得人情世故。”

  与其他“学业有成”的接班人不同,天银机电赵晓东在海外的学习经历,比较令人匪夷所思。招股书显示,1980年出生的赵晓东,只有高中学历。他曾前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习,但不知何故却没能毕业。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这些接班人的公司治理实践。

  美锦能源的姚锦龙曾称,他于2002年从美国留学归来后,随着企业上市计划的浮出,他开始在高层经营中建言献策,“这其中主要源于父辈们的信任,更重要的是之前相关理论的实战的积累。”

  金城医药的赵叶青在接班前,也曾经到加拿大攻读了MBA。赵叶青曾说,结束MBA学业前,他专门给金城集团写了一份发展规划,“里面的许多东西后来都被借鉴”。

  多经过基层锻炼

  不可否认,有的接班人属于被“速成培养”。但大部分的“二代”,在登顶董事长之位前,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基层历练。

  以隆基机械的张海燕为例,她在38岁时从父亲那里获得了董事长的职位。此前十多年间,她先后做过基层员工、记账员、财务科长、财务处长和执行副总。

  而西王食品的王棣,“在西王食品是从一线工人起步的”。据报道,当时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清扫建筑垃圾、辅助拆卸或安装机械”。其后,王棣被派到香港拓展贸易业务、维护股价和融资。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父辈对接班人的轮岗,大多青睐销售、贸易以及财务部门。在一些科技企业,有的接班人还需要到研发中心呆上一段时间。

  多被扶上马、还送一程

  即便接班人正式掌权上市公司后,部分父辈仍不会放心,而是选择“扶上马、送一程”。

  这种做法的典型代表是新希望集团。去年,在将女儿刘畅推到上市公司董事长职位的同时,刘永好还保留了自己在董事会的董事职务,并仍然担任母公司的董事长。

  对“扶上马、送一程”的做法,亦有老一辈持不同意见。“老是我扶他、教他,他什么时候能够成熟?”楼忠福在其子楼明接班伊始时说,“即使摔下来也不要扶,让他自己爬起来,不要怕他死。”

  至于某些上市公司,职业经理人也在企业交接班中扮演过重要角色。2012年,天士力“少东家”闫凯境接任职业经理人李文的总经理职务,李文则升任副董事长,“闫凯境仍在李文的监督管理下工作”。

  次年,李文宣布离职,“已经完成了历史任务,把健康优秀的上市公司接力棒交到了好伙伴闫凯(闫凯境)手中”。

  ■ 聚焦

  家族企业交接班之三大困境

  有的脆弱肩膀难撑局面;“继承者们”大搞创新与父辈经营理念相冲突;有的纠结于利益,“父子反目”

  二代接班后是否有作为,直接关乎公司的生死。

  海翔药业罗煜竑的经历,被外界引用为“失败接班”的典型事例。今年5月,海翔药业发布公告称,罗煜竑拟以3.8亿元的价格,卖出手中所持海翔药业全部股票。出售后,海翔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易主。

  此时,距离罗煜竑接替父亲罗邦鹏的董事长职位,仅过去四年。

  多家媒体报道称,罗煜竑转手海翔药业股权,系在澳门赌博欠了赌债所致。除了海翔药业公司层面予以否认之外,罗煜竑一直没有出面回应过。

  仓促接班难胜任

  按照父辈指示的路径,有的“继承者们”按图索骥般地拿到了接力棒。而过去几年间,也有部分接班人是在仓促间挑起上市公司的重担。

  这类情况发生的前提,多是原董事长遭遇不测。2011年,公司上市仅3天后,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即跳楼自杀。随后,他的儿媳于秀媛继任董事长。

  2012年,新朋股份董事长宋伯康,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其后,他31岁的儿子宋琳,被公司推至董事长的位置上。今年10月,27岁阮静波的上任,也是由于其父阮加根的意外去世。

  上述三人的上位,虽然没有征兆,但较为有利的一点是,三人此前均已进入上市公司工作,并且担任了较高级别的职务。

  相比之下,何京云执掌北生药业前,对公司业务近乎陌生。2008年,父亲何玉良突然病逝后,尚在英国读书的何京云中止学业,回国继任董事长职务。

  根据当时媒体的报道,时年25岁的何京云,在股东大会上,一直低头不说话,“有着不易察觉的胆怯”。“这个孩子比较内向。”有公司高层评价说。

  而近年来,虽然仍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但何京云极少公开露面。

  两代经营理念冲突如何处理?

  接班人正式上任后,往往会按自己的想法,对父辈原有的制度和理念“改弦更张”。此前,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有49%的民营企业二代不赞同父辈的经营理念。

  公开报道称,2004年,33岁的金志峰开始掌舵江南嘉捷。他上任后进行的改革中包括“饮料售卖机摆进车间、乒乓球台桌摆进了员工办公区”。

  “老一辈是希望每个员工工作时间比较长,把所有精力放到工作上,而我们年轻一代则希望劳逸结合。”金志峰曾经表示,他接班以后,废除了公司原来“上班时间不准听音乐、不准吃茶点”的规定。

  大湖股份的罗订坤,29岁上任公司董事长后,便砍掉了父亲抱有感情的房地产和医药等业务,将公司主要精力扭转至“突出淡水鱼养殖等主业”。

  即便在主业发展的思路上,罗订坤与其父亲亦有区别,“以往,公司的水产品低价卖给了鱼贩,与终端市场的渠道没有打通,利润较低”。而罗订坤接任后开始推行产、销、加工一体化。

  今年5月,京山轻机原董事长孙友元之子李健,接任公司董事长。早在2005年,1981年出生的李健,就已担任总经理一职。公司曾对媒体表示,李健就任总经理时,打理着公司很多实际事务。

  自2007年开始,李健治下的京山轻机,走上了背离固有制造主业的道路——开始热衷在二级市场炒股。公司的利润与炒股盈亏深度绑定。有统计显示,截至2011年底,京山轻机炒股累计赔掉了约3700万元。

  “继承者们”大搞创新改革,与父辈之间偶尔爆发理念上的冲突不可避免。长江润发的郁霞秋曾对媒体说,接班以后有段时间,她不理解父亲,父亲也不理解她,“观念不一样,实际上是两代人的冲突”。

  “大部分决策,父亲是认可的;父亲不同意的,就缓一缓。”郁霞秋琢磨出的经验是,有些改革不能操之过急,“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改”。

  家族企业接班:利益平衡木如何走?

  比理念冲突更严重的是,家族上市公司利益复杂,若有不慎便可能招致家庭内讧爆发。浙江龙盛的“父子反目”,即是证明。

  2007年,原董事长阮水龙选择次子阮伟祥“继位”,而非做了8年总经理的长子阮伟兴。一年后,阮伟兴宣布“因对经营存在较大分歧”,取消与父亲、弟弟的一致行动人关系。

  有报道称,彼时阮家“吵得不可开交”。另有报道称,阮伟兴甚至与父亲断绝了关系。

  如果老董事长不止一个孩子,如何平衡各方利益,的确是一门学问。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有的公司的做法是,儿子继位的同时,女儿可获得部分公司股权;几个儿子的话,则“共享公司”。

  比如永贵电器,原董事长范永贵有两个儿子,最后长子范纪军接班董事长,次子范正军担任了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三全食品也是采取了这种模式——长子陈南任董事长,次子陈希则任职总经理。

  浙江广厦的楼忠福采取了另外一种模式:在确定长子楼明接班后,先前打理公司8年的次子楼江跃“退居二线”,“做一个有闲的商人”。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图集|惠购

新浪简介|新浪天津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