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教育|健康|同城|图集|惠购|世界杯

|注册|邮箱

新浪天津> 新闻>经济要闻>正文

媒体揭世界杯赛事地下赌球:十赌九输钱有去无回

A-A+2014年6月27日09:29中国经济网评论

  “黑金”里约大冒险 赌球江湖生死劫

  世界杯,是一场博弈。

  看得见的,是实力技术的较量;看不见的,是真金白银的缠斗。

  然而,台底的暗战远比台面的争夺更为惨烈和无情。

  孤注一掷的赌球者、心机十足的庄家、稳赚不赔的博彩公司……悲剧与愁歌,都会在一闪念、一冲动间铸就。

  “踢球有输有赢,赌球只输难赢!”在地下赌球圈,“点球成金”的故事,永远定格于电影里。

  黑色财富的里约大冒险,注定是一场败局。

  一切和世界杯沾边的市场都热得发烫。

  一股黑色的财富暗流也伺机涌动。

  球迷关注精彩的比赛,赌徒却在胜负背后的筹码里沉沦,恶性赌球案件屡增不减。

  公安部门已祭出禁令,严厉打击利用世界杯赛事进行赌球的违法犯罪活动。

  上证报记者的探访,揭开地下赌球江湖的黑色世界。

  孤注一掷

  “上一届世界杯我输了不少,今年一定要扳回上一届的失利”。

  赌客H在巴西世界杯开赛前信誓旦旦。可小组赛还未结束,他输钱的总额已经超过了上一届。

  H借道境外博彩网站进行非法赌球,而用于投注的币种也会以人民币结算。这类非法网站一般需要先充值,且设有一个最低额度。

  H告诉记者,区别于境内足彩只能押输赢的特点,境外博彩网站投注项目“花样百出”。参与者可以赌哪支队伍先开球;哪支队伍先进球;哪个球星先进球;第一个球进球的时间、进球方式;本场有几张黄牌或红牌;本场有几个角球、门球、点球等等。

  从第一场比赛开始,H几乎场场必赌,自己形容自己是赌球“热情的参与者”。谈及印象最深的球赛,他毫不犹豫选择了西班牙对阵荷兰那一场。

  “西班牙,世界杯和欧洲杯的双料冠军,球员的球技和经验都是世界排名靠前的。赛前,就‘以西班牙让半球对荷兰’果断下注,赔率1赔1.02。上半场开赛没多久,西班牙就以一个点球领先于荷兰队,那一刻我兴奋极了。不过,随着比赛的推移,对于西班牙的无锋阵型踢法,我越看越不放心。果然在上半场即将结束时,荷兰队的范佩西以一记非常振奋士气的鱼跃冲顶扳回一分,双方打成了1:1。”H回忆道。

  看完上半场比赛,H意识到自己的投注策略有误,于是趁中场休息期间,他又追加资金押荷兰全场独赢。下半场,荷兰队再以4个漂亮的进球横扫西班牙,终以5:1的绝对优势赢得比赛。

  不过,对大多数赌球者来说,赢钱是绝对的小概率事件。

  世界杯开球至今,比赛频频爆冷,H之后的赌球战术也不断失策,输掉的金额也越来越庞大。

  像H这样的地下赌球者还有不少。可怕的是,高娱乐高刺激性的背后,是高风险的金钱游戏。

  赢了的人想赢更多,输了的人想着回本,令赌客们一头栽进非法赌球的无底洞,钱扔进却通常有去无回。

  赌客想要从庄家的口袋中“分羹”,这几乎是个伪命题。

  赌球链条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网络赌球渐渐已成为下注方式的主流。但是,想要参与境外博彩网站的赌球盛宴,并不容易,参与者必须懂得如何“翻墙”。不过,想要图方便,一通电话或一条微信足矣。

  经朋友介绍,Z于世界杯前联系上了一位颇有实力的小庄L。

  “每场比赛前,我微信他报单即可。比赛结束后,输了,按时将下注金额打到他的账户。赢了,庄家将赔付金额打到我的账户。”

  Z告诉记者,“我平日投注的赌额不算多,一般都是赛后的第二天结账。一些资深的赌客会拥有信誉账户,庄家每日给出一定的信用额度,若当天输了,第二天账户金额会重新恢复,一周结算。”

  据Z说,庄家L自身就是一个资深赌友,因熟悉境外博彩网站的运作,而开始转坐小庄,平日里通过帮他人下注赚取部分利润。“就拿23日比利时对俄罗斯的比赛来看,若境外网站开出的盘口是比利时让半球水位1.08。L在报单时只报1.05,以此便可赚取其中3%的利润。当然,差价报单的前提在于参与者能欣然接受。”

  上证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外围赌博在境内属违法行为,博彩公司畏于中国法律的限制,便通过各种渠道在境内招募代理,并由他们自行发展赌球链条。代理们通过“返水”谋利,而更大的赢家则是赌博公司。

  “赌球系统的构成非常简单,即庄家、多级代理和普通赌球者。境外的博彩公司是大庄家,其在境内的代理商又可分为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等,一级代理就如某个地区的总代理,其职责主要是发展下级代理或直接赌球者。而赌球者是这个链条上的最底层。”一位专门打击赌博犯罪的公安民警告诉记者。

  该民警向记者介绍,在他日前打击的一个赌球案中,就清晰地呈现了上述的赌球链条。

  李某是西南某市的一个三级代理,其手下有逾20个赌球者。每个月,李某按照赌球者们投注金额的1%提取红利,也就是行内说的“返水”。李某的上线是二级代理“小黄鱼”,他拥有多个境外赌球网站的账号,并将它们分配给李某等不同的下线,供他们开展业务。整个案件中最大一条“鱼”,是一级代理“宝爷”。他直接与境外赌博公司联系,取得代理权,再通过下线,坐享“返水”。因此,代理对于赌客的态度是“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赌”。参赌人数越多,下注资金量越大,代理们则越开心。

  该公安还透露,每一层级代理和自己下线之间都是单线联系,一旦某个下线断了联系,上线马上就会意识到“出事了”。

  “当前还有一种坐庄模式是—境内的庄家直接向境外博彩网站租用服务器,按月支付租金,自己坐庄。区别于佣金模式,此类庄家依靠赌客的投注“抽水”盈利,境内的部分非法赌球网站就运营了此模式。“该公安继续指出。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图集|惠购

新浪简介|新浪天津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