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滨海新区一直致力于探索“小政府、大社会”的扁平化管理模式,通过多重“瘦身”来优化政府部门架构,提高办事效率。同时,推动建立综合配套改革与自贸试验区联动机制,体现“小政府”特色,突出服务经济特征,突出社会建设,创新政府服务管理方式。

  六个政府部门更名

  日前,滨海新区对六个委办局更名。其中,天津市滨海新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更名为天津市滨海新区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天津市滨海新区教育(体育)局更名为天津市滨海新区教育体育委员会;天津市滨海新区环保市容局更名为天津市滨海新区环境局;天津市滨海新区农业局更名为天津市滨海新区农村工作委员会;天津市滨海新区卫生局更名为天津市滨海新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整合工商、食药、质监等职能成立天津市滨海新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

  “更名不单单是改了一个名字,而是为了充分理顺政府部门的关系和职能,更好地为企业和百姓服务,部门的责任更重大了。”新区有关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以滨海新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更名为滨海新区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为例,虽然只改变了两个字,但服务对象更加具体。“经济领域较为宽泛,工业领域针对性更强,服务工业企业更加有的放矢。”该负责人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滨海新区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主要职能包括:拟订促进工业和信息产业发展的措施、办法和规定;拟订并组织实施工业、信息产业和信息化发展规划和年度计划;推进产业布局调整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引导和扶持工业和信息产业的发展。负责监测分析工业、信息产业运行态势,进行预测预警、信息发布和信息引导;组织协调减轻企业负担工作,协调解决行业运行发展中的有关问题并提出政策建议;负责工业、信息化应急管理、产业安全等有关工作,会同有关部门指导相关行业加强安全生产管理。负责对工业经济运行中煤、电、油、运、气等生产要素进行综合协调;提出工业、信息产业、信息化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和方向的建议,研究制定并发布工业投资导向;会同有关部门进行政府投资信息化项目的推进实施工作等等。

  “政府机构改革的核心是转变职能,体现‘小政府’特色,关键是简政放权,落脚点是依法履职。” 天津滨海综合发展研究院周雪峰博士告诉记者,实现政府依法履职,关键要解决好三个问题、做好三篇文章。一是要合理解决政府职能内涵和权力边界问题,做好政府应该干什么的文章。二是要正确解决对政府职能立什么法的问题,做好政府履职要依据良法的文章。三是要解决由谁来对政府职能立法的问题,做好政府履职有良法可依的文章,努力建设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力量下沉管好市场

  事实上,市场监管体制改革能否成功,关键看能否厘清政府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什么又必须管好、管住的问题,也就是在“宽进严管”的环境下,如何转变政府职能。

  记者了解到,过去,超市里一瓶小小的护肤乳液,商标等标识是否规范是工商部门的管理范畴,产品质量监督是质监的业务,含量是否达标则属食药监的监管领域,以前如果三个部门同时来检查,那么每个部门都得取样。如今,在滨海新区,原新区工商、质监、食药监“三局合一”,超市属地的市场监督管理所派出一个“大盖帽”,就能把这些工作一次搞定。

  “此次滨海新区合并工商、质监、食药监成立新的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将对生产、流通和消费三个领域的产(商)品质量和食品安全,实施全过程、无缝化监管。新区市场监管由此掀开了‘一个部门管市场’的崭新一页。”新区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以开办饭店为例,改革前,要先到工商局核名,再到食药监局办理餐饮服务许可证,然后到工商局办理营业执照。如果涉及销售预包装食品,还需再到工商局办理食品流通许可证,多头监管导致申请人往返跑。改革后,所有业务集中在市场监管局办理,企业无须再受来回奔波之苦。

  记者了解到,滨海新区成立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是继成立审批局“一颗印章管审批”、成立执法大队下沉街镇“一支队伍管全部”之后,又一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深化市场监管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规范市场秩序、维护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将产生积极的影响。整合后,新区将实行“一个窗口办事、一个窗口投诉、一支队伍执法”的服务和监管新模式,变分段监管为全程监管,构建起市场监管新体系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格局。

  今后,滨海新区还将加快构建“一体化、广覆盖、专业化、高效率”的市场监管体系,实现生产、流通、消费领域全过程统一监管,最大限度地减少监管“盲区”。同时,围绕简政放权,宽进严管,实现市场准入一体化、市场监管一体化、食品安全一体化、投诉维权一体化、行政执法一体化。

  职能部门关系有待理顺

  当前滨海新区面临京津冀协同发展、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快滨海新区开发开放、建设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一带一路”建设等五大战略机遇叠加的新形势。为把机遇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滨海新区将实施“三步走”战略。到2020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8万亿元以上、力争2万亿元,公共财政收入突破2000亿元,实现国家对滨海新区功能定位。

  “要完成这些目标,推进行政体制创新,构建服务型政府是加快发展的关键。”天津财经大学教授张盘铭认为,目前滨海新区还有一些与发展不相适应的地方,还存在着程度不同形式不一的问题。如政府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尚需进一步强化;大部门制改革尚未“形神兼备”,行政运行机制还不完善;区政府职能部门、各功能区、街镇的关系有待进一步理顺,尤其是各管理主体的协作配合和联动发展尚需加强;社会组织有待进一步培育和发展等。

  “天津自贸区获批后,应该借鉴上海自贸区经验,推进简政放权,完善事中事后监管,并加快相关事项研究。”天津滨海综合发展研究院周雪峰博士告诉记者,新区下一步需要在现有基础上尽快完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将事中事后监管的各项任务落在实处,使各单位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统一到新区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中,并加快信用体系建设,完善建立一个覆盖全区的信用体系。同时,服务业及金融对外开放是本次自贸区探索的重中之重,也是外国机构、投资者和商贸谈判官员最关注的区域,更是国家一直非常审慎的区域,新区应提前对相关领域进行研究和布局。

  天津自贸区管委会成立

  “为配合自贸区建设,天津自贸区成立管委会,同时,为避免机构臃肿,该管委会将是一个轻型机构。”滨海新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李彩良介绍,天津自贸区在学习和复制上海经验基础上,将重点摸索天津的特色,包括用制度创新服务实体经济;借“一带一路”契机服务和带动环渤海经济;突出航运,打造航运税收、航运金融等特色业务。同时,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将尽快在滨海新区推开。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则认为,简政放权、减少政府对经济社会事务过多的干预,既是法治政府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法治政府建设中普遍实行的“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以及“政府公共财政资金使用清单”等制度,则有可能在这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对重构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以及有效规范政府行为方面必将产生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