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傍山,三面临水。位于鄂南幕阜山脚下的崇阳县青山镇尺冲教学点,是青山水库上游的一个非常偏僻且毫不起眼的窄小地方。23年来,湖北省崇阳县青山镇尺冲教学点的学生走了一茬又一茬,老师王值军仍在只身坚守。23年从教,甘守清贫,扎根乡村热土,倾情奉献库区教育,是什么让他一直坚守?

  倾注心血关爱学生的老师

  在尺冲教学点这间小小的教室里,有两块牌子,两块黑板,9个孩子相背而坐。教完3年级的《秋天的雨》这篇课文,王值军来不及喘口气又开始教2年级的课文。

  王值军是这所学校唯一的语文老师,他把这种教学叫做复式教学,一节课时间被分成许多小段他先安排二年级学生预习5分钟;接着到教室对面,带领三年级学习10分钟;赶紧又回到二年级,上课10分钟……教学一直在这样进行……

  对于那些特殊的孩子,王老师倾注了特殊的爱。一名叫做廖雨涵的小女孩,刚出生两个月时,妈妈就离婚去了外地,爸爸一直在外打工,家里只有80岁的奶奶在照看她。在廖雨涵的学习过程中,每当在课文中提到和妈妈有关的内容时,廖雨涵都会很自闭。她经常低着头,好像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即使是下课时,廖雨涵也会自己坐在角落里,不跟同学们一起玩耍。

  为了使廖雨涵能和正常的孩子一起成长,王值军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着她的情况,并且经常会买上一包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和学习用具去廖雨涵的家里做家访。王值军告诉津云新闻记者,这里生活的孩子和老人经济上都很困难,除了买点吃的用的,每年他还会拿出自己部分钱来给老人,让孩子有钱补充营养。

  除了家访,王值军还会在课堂上找一些简单的问题让廖雨涵来回答,以此来增强她的自信心;课下,王值军经常组织同学们一起做游戏,为廖雨涵创造更多与同学们交流和沟通的条件。渐渐的,廖雨涵不再自卑、胆怯,变得热情起来。课上的关注、课下的关心……使得廖雨涵从原来孤独的“无声世界”走进了快乐的“有声世界”……

  “单亲家庭的留守儿童内心世界更是孤独、敏感。”王值军说,他的孩子也是在单亲家庭里成长,所以他很理解这些孩子的心理。他说,打开孩子们的心结需要时间,需要用爱去温暖他们。

  不只是老师 还是学生的“家长”

  在这个小小的教学点里,王值军不只是校长和老师,他还是这些孩子的保育员、船夫,甚至经常要承担起妈妈的角色。

  这23年来,王值军几乎每天都要重复这样的生活……天刚刚微亮,他就已经起床,用扁担挑起两个水桶出门。王值军所在的教学点位于一座小岛上,建在半山腰,虽然望得见水,但却要到500米外的山下挑水吃。每天都要把学校的水缸蓄满水,以供白天孩子们使用。“平时一天跑5趟,夏天要跑8趟左右。”王值军说,刚开始也想过别的办法,用水泵抽水到学校里,但是因为地势落差较大,经常会把水泵烧坏,就一直自己坚持挑水了。500米看似不远,但是路窄、坡陡,王值军还要挑着两个水桶爬山,不知摔破多少水桶,受过多少伤。

  挑完水,王值军又得为在校住宿的学生烧水、做饭、洗衣服。做完这些,王值军还要划船去接学生们上学。因为这里的民居比较分散,有的学生上学要翻过三四个山头,有的还要划船走几里水路。一到库区洪水季节,道路被淹没,孩子们就得等王老师开船去接他们。这些全部做好,王值军才能开始一天的教学……

  小王伟上三年级时,父母在外打工,家中只有80多岁的奶奶照看他,有一天王伟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来上学。当日送学生回家后,王值军来到王伟家中家访,得知小王伟在早晨被邻居家的狗咬了,于是马上自己掏钱开着租来的船把王伟送到镇医院打疫苗,又将其安全送回家。回到学校时已经是半夜,自己三岁的儿子抱着没吃完的方便面,脸上挂着泪水,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最自豪的是让学生走出大山

  岛上的学生走了一茬又一茬,王值军依然坚守在自己的三尺讲台上。谈起他的学生们,王值军总是倍感自豪,他说,看着学生们长大成才是他最高兴的事。

  复式班教学,教学任务繁重,但王值军安排得当,讲课认真,学生们成绩优异。之前,崇阳县全县抽考,王值军所带年级名列全县第三。近几年,他的班级在全镇也是一二名。一位朋友热心地曾经劝他:“值军,你的同班同学好多都是市县领导了,你在这里也干了这么多年,就申请挪个好点的地方吧”。教育站领导也想调他到山外来,而他毫不犹豫地说:“这里情况特别,条件不好,我已习惯了,别人来了我不放心。”

  “库区的孩子很纯朴、懂事,遇事只要讲道理,他们都会听。”王值军说,在这23年里,最大的欢乐,就是山里人的纯朴善良,总是把他当亲人看待,每逢年节东家请西家接。王值军说村民把他看成最可信的亲人,他也把这种信任全身心地用在教育下一代上。

  “别看这个小学校,出了十几个大学生,廖俊峰考上了北京交大,王丹考上了武汉科技大学,王淼考上了南昌大学,李哲考上了武汉大学,王哲考上了哈尔滨大学……”说到这些学生时,王值军的脸上充满了自豪……

  又是一个清晨,宽阔的湖面,一叶小舟从盘山启程了……船桨劈起的水花,那是王老师孤岛上的伙伴;船后那一串长长的涟漪,那是王老师心中永远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