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出租车司机与他人共同运营一辆出租车,去年年底在其交班之前被追尾。但由于肇事方对其主张的“停运损失”有异议,事故赔偿就一直拖着。那么,倒班开出租的司机有没有权利在无责任交通事故中主张停运损失呢?日前,河北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2017年12月13日下午6点多,正值晚高峰。的哥小李载着乘客行驶在狮子林大街上。忽然他的车一阵剧烈的晃动,他和乘客不受控制的向前冲去,又被安全带拉了回来。原来,后方一辆私家车与其追尾了,小李和乘客不同程度受了伤。交管部门作出事故认定书,后方车辆司机张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小李和乘客不承担责任。关于小李和乘客的医疗费、双方车辆的定损维修,在事故发生后不久双方进行了协商赔偿。但就小李提出的“停运损失”,张某与其保险公司均不认可,双方一直僵持不下,最终小李选择诉诸法律。

  在庭审中,张某提出,由于他缴纳了交强险和商业车险,那么关于车辆的一切赔偿都应由保险公司支付,不足部分才由他来进行赔偿。而保险公司则认为,他们同意赔偿合理损失,但“停运损失”属于事故间接损失,且出租车也不仅属于小李一个人,因此他们不同意赔偿。

  对此,小李当庭出示了行驶证、车辆运营证、出租车驾驶员资格证等证据,证实了车辆实际属于他与另一名车主所有,而他也是该出租车的合法驾驶人。

  河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出租车用于客运经营活动,在发生事故后车辆修复期间确实影响运营。同时,小李和另一车主交班时间为下午6点,发生事故时间为下午5点50分,因此,事故方理应赔偿小李“停运损失”。关于“停运损失”的数额,法院根据上一年度交通运输业的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与小李休息及修车的天数相乘,定为4300余元。因交强险对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两千元,而另一车主也向张某提出赔偿诉讼,则需考虑为其预留赔偿份额;赔偿不足部分,由商业第三者保险责任赔偿范围内限额,而保险公司提出的间接赔偿一项不予赔偿,其未能进行举证,法院不予采信。最终,法院一审判令张某的保险公司赔付小李“停运损失”4300余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