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共享单车,如今的日子可不好过,然而更不好过的还有自行车生产企业。一年之前,天津市王庆坨镇,还被称为中国共享单车生产的第一镇。在共享单车的资本狂欢之后,曾经红火的自行车生产企业陷入了倒闭潮。

  位于天津市的王庆坨镇,是中国的自行车之乡。早在2010年,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产销量1/8。共享单车火爆时,这里曾经有500家商铺,而如今已经不到300家。无论是整车生产企业,还是零部件生产企业,经过一轮洗牌后,幸存下来的企业,已经不敢轻易接共享单车的订单。

  天津捷易达自行车厂总经理杨清亮说,很多企业都是被迟迟不能到账的尾款拖垮了。

  押尾款的拖住之后,影响相当大,自己内销的客户已经没有了,已经生存不下去了,自动就不干了。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单车全行业累计投放单车23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市场已经饱和。另有研究机构统计称,目前国内废弃的共享单车数量已超百万辆。这其中,有很多是还是崭新的。

  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变成了“过剩单车”。对生产企业而言,市场已经饱和,能转型的纷纷转型,无法转型的,就是关门停业。某车架厂的负责人也说出了眼下的实际情况。

  工人没地方用,老板也就那样待着,老板没钱挣,工人哪有活干!

  虽然偶尔也还有订单,但对于经历过一场洗礼的自行车生产企业来说,哪怕是再艰难,也不愿意冒险接单,尤其是来自共享单车的订单。

  因为一般来说,共享单车企业签订的是框架合同,没太大约束力。这意味着,一旦单车企业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供应商们很难通过合法的渠道拿回货款。

  不仅如此,据明州自行车总经理李树恒说,共享单车的零部件与普通自行车的零部件不通用,如果作废,只能当废铁。

  零部件都不通用,只能当废铁给处理了,没有用。

  2017年1到5月,正是共享单车最火的时候,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当时,天津市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火爆一时的共享单车让逐渐没落的自行车行业彻底的火了一把,也让王庆坨镇感受了站在风口上的力量。如今,风停了,自行车行业和王庆坨镇需要多久才能缓过来?谁也不知道。

  转载来源经济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