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滨海-中关村科技园的深之蓝水下新视界展厅,一台机器人正在水池里漫游,旁边的电视上播放着水下画面。据天津深之蓝海洋设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魏建仓介绍,双目水下机器人白鲨pro可采集3D影像并实时传送给地面佩戴VR眼镜的人,让人“身临其境”。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已有约1000人次来到这里与该公司各类水下机器人“亲密接触”。

  高质量发展中的“滨海机会”

  深之蓝是天津滨海新区智能制造企业之一,代表的是正在打破技术瓶颈向国际尖端化迈进的滨海新区智能制造企业,也正是滨海新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一个缩影。

天津港天津港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天津开发区最早的“一只机、一碗面”(摩托罗拉传呼机、康师傅方便面)风靡全国,到滨海新区现在以大飞机、直升机、无人机,大运载火箭,通信卫星,空间站为代表的“三机一箭一星一站”航空航天基地闻名世界。改革开放40年来,在我国工业发展的各个阶段,无论是早期的开发区,还是现在的滨海新区,这里都始终是改革开放创新的引领者、先行者。

  当高端制造在全球风起云涌之时,天津滨海新区已在其中搏浪弄潮。

  以“天河一号”为典型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亮点频现,京津冀大数据协同处理中心已经启动,大唐电信、三星等龙头企业云集;《天津港“智慧港口”建设三年行动计划》也已制定实施,将实现由“业务驱动”向“智慧驱动”转变,天津港正在迈出高质量发展之路。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正在滨海新区加速成型,涵盖海洋工程装备、智能制造装备、轨道交通等多个领域,相关载体功能和配套能力不断增强,提升了产业资源聚集能力。新区高端装备制造“杀手锏”产品也确立了其在国内乃至国际领先地位。

  2017年,滨海新区制定了建设繁荣宜居智慧新城的目标,并提出发展三大经济:聚集经济、开放经济、智能经济。通过三年左右的努力,形成有四到五个在全国领先的重点产业,两到三个国家级产业创新中心,十个以上的千亿级产业集群,率先闯出新常态下新旧动能迭代更替、接续转换的新路径。

开放的滨海新区舞台更宽广开放的滨海新区舞台更宽广

  随着自贸试验区通关便利化改革的不断优化,自贸试验区红利也在不断释放,得以惠及民生。2017年,东疆保税港区内又一家冷链仓储项目完成验收,正式对外营业。天津港首农食品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物流负责人郝学志说,这个冷链仓储项目是北京首都农业集团、天津港集团、中集集团、北京亚东信基四方股东强强联合,在东疆保税港区内选址建立的冷链国际分拨配送中心,是京津冀一体化的标志性项目。水果进口是这个项目的主营业务和一大特色。

天津东疆保税港区天津东疆保税港区

  2018年1月5日,一列由中国天津发往俄罗斯莫斯科的货运班列从天津港缓缓驶出,标志着中远海运首列中俄国际班列正式启程;2017年12月7日,天津港高沙岭港区开港通航,标志着天津港打开了辐射腹地东向出海的新通道,辟建了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一带一路”建设和雄安新区建设等国家战略的新物流节点,进一步提升了天津海上门户运输综合枢纽功能;2017年11月17日,由以星、德翔、高丽、宏海、森罗五家船公司合作开辟的波斯湾航线正式在天津港上线运营……目前,天津港已在腹地5个区域营销中心和25个内陆“无水港”,打通了10余条海铁联运通道,与世界各大航运联盟建立了长久稳固合作关系, 120余条集装箱班轮航线和每月550余航班运量形成的航运网络,基本覆盖了世界各地的主要港口。

  邮轮经济也异军突起。来自山西的游客靳先生一家去年乘坐邮轮赴日韩旅游,他说:“以前想坐邮轮得到上海或者广州,现在从天津东疆国际邮轮母港就能坐,太方便了。”截至2017年11月16日,天津港当年累计完成国际邮轮接待量160艘次,进出境邮轮旅客88万多人次,同比增长35%。

  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赵亚赟说:“自由贸易港又称‘自由口岸’,是设在一国国境之内、海关管理关卡以外的允许外国货物、资金自由进出的港口区。目前我国有11个自贸区,如果升格为自由贸易港,天津自贸区的意义、影响、潜力是最大的。”他认为,如果天津自贸区升格,可带动环渤海经济带升级。以天津港为枢纽,沿渤海湾两翼张开,利用便利的交通运输条件,建立世界上最大的湾区,等于下围棋点了“龙眼”,环渤海经济带一盘棋形势马上大好。

  新时代的“自我革命”

  2018年初,滨海新区紧紧抓住改革开放创新这个“根”和“魂”,启动了有关功能区体制改革,为新区发展增添动力活力。这轮改革,滨海新区将区位相邻、功能定位相近的原中心商务区并入天津开发区,原临港经济区并入天津港保税区,成立泰达街道工委和街道办事处,将原属于开发区的社会管理职能剥离出来,以再创一个新的上升期。

  随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天津港保税区立刻针对干部“能上不能下”、发展活力不足的现实问题,刀刃向内,启动了处级干部竞聘,力求为经济主战场通过竞聘选拔出作风过硬、能打善战的“主官”和“战斗员”。 以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为例,在这次处级干部聘任中,原有38个正处级机构被整合缩减到了31个。现任的干部都要全部“站起来,再坐下”。竞聘上的干部也不再是“能上不能下”,而是三年为一个聘期,如果不担当不作为,他们的位子甚至连三年都难坐稳。

  在这次竞聘成功的77名处级领导干部中,80后干部4名,70后干部39名,超过一半,平均年龄比之前下降了2岁,更有干事创业能力、更有利于整个区域未来发展的干部被选拔上来。

  打响蓝天保卫战

  “可以感觉得到,蓝天明显多了很多。”说到滨海新区的空气质量,大泛华国际大厦总经理张宏宇不停地“点赞”。“我是2015年来的天津滨海新区,跟前两年相比,现在空气质量有了好转,雾霾天少了,蓝天明显增加。我们公司旁边的塘沽体育场,健身的人都比以前多了。”

  张宏宇感受到的变化,与滨海新区坚决关停“散乱污”企业,科学精准推进企业节能减排,严格落实“大气十条、水十条、土十条”密不可分。在京津冀协同推进环境治理的过程中,滨海新区全力以赴。

空客A320生产线空客A320生产线

  2017年,滨海新区全力开展“散乱污”企业治理。大气污染治理攻坚行动扎实推进,截至2018年 3月19日,滨海新区PM2.5浓度为60µg/m3,同比下降33.3%,超过改善率目标值(-24.0%), 新区7个国市控点位全部达到改善率目标值。同时,滨海新区还进一步深化此前的农村生活散煤清洁化工作,全面开展散煤清零工作,截至目前,9183户城市散煤治理工作已全部完成,52593户农村散煤治理工作已完成34896户。

  在这场“散乱污”企业治理的过程中,大批以乱堆乱放的集装箱作为经营场所的汽车维修企业被清理,大批不符合环保要求的喷涂车间被关停,大批违规储运煤炭的堆场不再经营……

  而从2017年5月1日起,天津港不再接收公路运输煤炭,将每年减少运煤大货车约200万辆次,对京津冀地区的空气质量改善起到积极作用。截至当年4月30日,散货物流中心煤炭基本出清,散货煤炭全部实现铁路进港。

  无论是深化管理体制改革,还是推动高质量发展,无不体现出滨海新区作为国家级新区、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勇当排头兵的担当,而能够闯关夺隘,一往直前,更是改革开放创新结出的硕果,是滨海新区抓住历史性机遇,敢先行、真先行的现实回报。